我在洗脑班、看守所被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4年2月19日讯】我是东北某市大法弟子,2003年6月,在传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之徒纠缠,正念走脱后,流离在外,后来辗转河北某地做真相时,被警察强行劫持到高碑店610“转化”班洗脑。 所谓“转化”就是用残暴的法西斯手段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每天把我们这些手无寸铁、一心向善的修炼者强行关押在屋里,失去理智、疯狂地殴打折磨大法学员,强迫骂自己尊敬的师父。这里非法关押的不少大法学员是农民,世世代代靠种地养家糊口,由于长期的被洗脑迫害,地里的庄稼荒芜了,家里被罚得没吃没喝。

我在洗脑班被迫害的十几天里,感觉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非常的多,邪恶弥漫在洗脑班的整个上空,空气都凝固了。我开始讲真相,说真话、说法轮大法好、说我们是被迫害的… …。邪恶们不但不听,反而破口大骂,两名恶警毒打我,并把我的双手用手铐铐上,拖到没人的地方,一直把我打得昏死过去,而后又把我的双手铐在床上十几个小时。

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全体同修的不断发正念保护下,我又活了过来。

610洗脑班看我坚修大法,怕我带动影响起当地学员,把我强行带到一拘留所迫害。十五天过去了,它们还不放我。我就找所长谈,别的刑事犯人到日子放人,为啥不放我?这个恶徒说,对法轮功没有日子。它们不但不放我,反倒又加刑15天。我开始绝食,向邪恶提出抗议,它们怕我死在里头才通知我所在地的公安部门把我押回去。

在火车站,我告诉每一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法轮大法好,家乡来接我的警察就打我。我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勒住我的脖子不停地挥舞着拳头,用尖头皮鞋不分地方的胡乱踢我的身体,把我用手铐铐在铺位上,晚上把脚也用手铐铐上,不能翻身,脚脖子被卡得走不了路。

我被关在当地看守所,我的身体非常虚弱。看守所里及其邪恶,二战时的纳粹集中营也逊中国看守所三分,不要看电视里说的监狱改啊革的,都是骗人的。有的男管教整晚在某女号窗前同女犯人挤眉弄眼、猥亵三级下流,窗前摆满了烟酒糖茶,俨然一个地狱夜总会。

我的身体遭到极大的伤害,一天不如一天,瘦得皮包骨头,每天浑身疼痛难忍,心脏难受得不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我不知道身体还能支撑多久……,支撑我活到第二天的是对大法对师父的正念正信。

看守所关押迫害我达半年之久,到最后不得不放我。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重新获得了自由。回家后,社区片警邪恶地问我,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好!还炼不炼?我说炼!片警还想要我定期写思想汇报,我正念拒绝。

回想起,自从修炼以来,特别是这半年的经历,使我深深的体会到正念正行的巨大力量。在我流离失所的日子里,看到、听到、感到需要我们救度的人还有很多,他们有的被邪恶谎言欺骗毒害得很深,还不明真相!同修们,让我们用宏大的慈悲,正念正行,揭露邪恶,讲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