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恶警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

我被恶警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在2003年11月17日去某地,该地的真相VCD母盘和真相录音母带都在我这里拿,我用手机和对方联系了好几天也无人接,在网上已看到那边的功友出事了,我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正在这时,那边来了电话,是一个女的打来的,口气很不善(我就想每个人修的层次不一样,心性的标准也不一样,不要放在心上,去交流一下就好了),她说和出事的功友是一起的,说那个功友出了车祸了,而且是非常严重,现已住进了医院(我以为是对方说的暗语),其实是邪恶之徒冒充的功友编的假话。说有要紧事叫我去(因出事的功友是跟我学的电脑等,在技术方面还不太成熟,经常须我去指导)。我说我这几天非常忙,等过几天我再去。(我当时的确是非常的忙)放下电话后,我想那个功友出了事,那边有好几个县、市的大法工作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因其他县、市都从他那里拿资料),我想要不把我这边的大法工作做一安排,先去他那里帮他那边把问题先解决了再说,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好几个县、市的众生等待着大法弟子去救度,不能因为我这里忙就误了那里的众生得度。加之她那里又来了好几次电话,很急迫。还叫那个出事的“功友”(其实是邪恶之徒假扮的)和我通了话,在电话里听那个“功友”奄奄一息的声音非常的像,所以打消了我的任何怀疑(当时还想太好了,这个功友终于闯出来了)。第二天,也就是2003年11月17日我就带齐所需工具及物品去了招远,结果在和“功友”见面时被抓了,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恶徒因在功友的手机调出我的手机号码后扮演的一出骗人的假戏。我没有理智地及时识破邪恶的阴谋诡计。好遗憾啊!

恶徒们把我的双手铐在铁椅子上,双脚锁在铁椅子腿上,再用铁链子拦腰锁在铁椅子上。在我身上搜去了移动硬盘一块(里面的文件都用PGP加密柜加密了,他们破译不了),手机三款(一块与同修专用;一块用于修电脑;一块用于租房),传呼一个(空的),通讯录一本(经特殊处理了,他们破译不了)。人民币1600余元,真相VCD母盘两片,真相录音带母带两块。由于恶徒们在我的兜里搜出我才交的房租收据,他们当天就去了我的居住所在地抄了我的住处。因我上网的用房和其他功友的住房收据都在我处,被他们搜去了,还有我的笔记本电脑的维修单据及一些他们认为的重要物品、资料和值钱的东西。还有全套的大法书籍、新经文、师父法像、讲法和经文录音带、炼功带、真相光盘和录音带等。

当晚对我进行了突击性审问,审问人员由烟台市610恐怖组织一个姓于的主任(带着一个打手)和招远市610所有不法人员。

一开始由烟台市610不法主任于××,以伪善和拉家常等各种方式对我进行了审问。问我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家有几口人、并说我们到你的住处看你也真够可怜的,整天就吃馒头大咸菜,有几包方便面也早已过期,问我还能吃吗?我说:没有事,我常吃。所以我告诉你:我们大法弟子的每一分钱,我们都要珍惜利用的,因为那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生下来的钱,是为救度众生的,叫更多的人能从江氏的谎言中解救出来。过程中他们有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对大法不敬对他们没有好处和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他们说没有办法,江泽民叫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因为他给他们钱。我说:作为一个人不能因为钱,连做人的尊严都不要了。他们看我不配合他们,什么样的花言巧语都不起作用,他们就撕下了伪善的面纱,对我、对大法谩骂、侮辱、拳打脚踢,打耳光等(每次左右开光打几十下,打够了为止。我警告他们:侮辱大法和我师父对他们没有好处,是要遭报应的,他们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疯狂了。后来他们拿出一台微型手摇发电机,把正负极分别挂在我的耳朵上,然后用毛巾蘸水往我的脸和脖子上擦,给我灌酒和一种不知名的药液。就开始摇发电机电我。使我的头里就如同闪电雷鸣一般,整个头的外面就如同万根钢针往里刺、里面如同持续爆炸一般,疼痛难忍。他们疯狂的摇,前三次我都用巨大的忍耐力忍受过去了,一直不配合他们。他们说:“还真行,有两下子,还真是条汉子,好样的”。等到第四次他们用尽全力更加疯狂的摇,我终于承受不住了。

后来他们又连续电了我好几次。我人的东西上来了,就觉得没有必要无谓的找苦吃了,反正他们也都知道我的情况了,所以我就开始用人的圆滑心理和他们周旋、过关。

2003年11月18日他们就拿着笔记本电脑维修单,叫我和他们一起将笔记本电脑提了出来,回来后,他们想抓另一位同修(因在我的手机调出另一同修的电话号码)叫我与另一同修通话把她骗出来,这时我也正想与同修联系,所以我就将计就计智慧的将我出事的情况告诉她们,叫同修不要回或去已暴露的房屋的事情告知了同修,结果邪恶扑了空,回去后,当晚他们又提审我一次,他们一直不让我睡觉,有时连饭也不让吃。第二天,他们也不让我吃饭并把我投进了大狱,说来也巧,正好把我和招远出事的同修关在一起,我一进去他非常惊讶,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我一接到你的电话我就来了,他又是一惊,我才意识到我是被邪恶骗来的,一切都是邪恶的圈套。牢头告知狱警说他们是同犯,然后他们把我又调到了另一个号。

2003年11月20日,我们当地国保大队和公安局及派出所将我拉回当地,又将我直接送进了监狱中。监狱接管人员一量体温发现高烧拒收,叫上医院去体检。这些恶人又和接受人员说了好多好话,监狱还是拒收。这些恶人无可奈何只好把我拉去中医院,到医院后,他们先叫那两个由招远回来一直在我两边挟着我的恶警和我在车上等着,他们先进去搞好“关系”在叫我们进去,直到医生提出带着手铐无法检查时才给我打开手铐,经医院查体,虽然医生没说出我的实际体温和血压是多少,也不难知道其实都不合格。因查完体后医生问我你今天中午喝酒了吗?我说:“炼法轮功的从不喝酒”。医生听我说是炼法轮功的,就问我炼法轮功不是病都好了吗?我说是好了,我从炼法轮功六年多了,从没吃过一片药,身体一直很好。这些病都是被警察迫害的。恶警一听马上说:“好了,好了,别说了,赶快回去我们还有事,”就带我走了,结果医生将查体的单子开了个正常,我就这样又被邪恶送进了监狱。

监狱的条件很差,将我和30多个犯人关在一个监号里。每天干着非人的超体力劳动,还要经常挨牢头和犯人的打骂,我一进去的时候牢头就先给来个下马威,和一个犯人同时搜我的身。搜不到钱和值钱的东西就打,问我为什么不带点钱和穿点名牌进来。我说我没有,即使有也带不到这里来,在外面警察就已经搜了多少遍了。听我说没有就连骂带打,说住在城里哪个人不穿一身名牌,叫我马上写信问家里要,并问我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说是拘留所,他说:看样你是第一次进来,我说:是,他说:“我告诉你,这里是打死人不偿命的地方,我们这个九号是有名的死亡号。那个犯人告诉我说这是咱们的老大(指牢头)。问我是怎么进来的?我告诉他们是因学法轮功,他一听学法轮功,就说: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哪。我说:是的,我们都是做好人的,我师父教我们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一个好人。这时牢头说好了,出去干活吧!今天晚上咱们再好好说。从这天开始我一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相。通过讲真相,这些犯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转变,特别是牢头一有时间就叫我教他们炼法轮功,后来跟我说在这里不方便,等以后出去,我一定去找你跟你学法轮功。从此以后对我也很好,在我住院的时候,他还给我买的水果和卫生纸,并说这些警察真抠(吝啬的意思),连卷卫生纸也不给你买。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就使这个人有如此的转变(其实,这些牢头基本上都是黑社会上的头面人物,在监狱里都有一定的势力范围,打起人来是极其残忍的,简直成了他们的一种瘾好)。

我在监狱的半月中邪恶之徒就提审了我8次,在审问过程中,他们说你已是公安部通缉的了,你做的还小吗?他们的话把我说笑了,我说你们也太小题大做了吧?我只是个学法炼功做好人的,至于这样大惊小怪惊动公安部来通缉我吗?我觉得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所做这一切也是堂堂正正的,我就把我从明慧网上下载文件,再用来讲清真相和把受迫害同修的文件及严正声明等及时地上传到明慧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都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与他人无关。然后我签了字画了押。后来我认识到是配合了邪恶,为迫害自己给邪恶提供了所谓的证据。

后来无意中叫一个犯人点醒了我,他说你还是公安部通缉的,能和你关在一起也是三生有幸了,我说这都是缘份吧,然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当他们听完真相后,一个犯人说你们炼法轮功的真是好人,都是江泽民害得你们,我也非常佩服你,就有一点我不赞成:在恶警提审时问什么你就说什么,象个王连举似的。我当时吃了一惊,我想这不是师父在利用犯人的嘴在点化我吗?我又想连常人都看不起叛徒。因我有怕心所以我已经和邪恶说了不学了也不炼了,虽然我还和他们洪法、讲真相,可是我却背叛了师父,再不配做大法和师父的弟子了,不过叫我出卖大法和师父的事我坚决不干,我知道大法好、师父好,就是我太不争气了。可是我在狱每天过着地狱般的日子,才意识到做人太苦了,这时想起师父的话:”有了这个身体之后,冷了不行,热了不行,累了不行,饿了不行,反正是苦。“(《转法轮》)这时才想起请师父不要遗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啊!我不要做人,做人太苦了,我要跟师父回家,请师父演化个病态救我出去,我还要继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结果师父真的就演化了个病态,叫狱医一看,狱医看我两眼肿得只有一条逢,头也肿。就问我说你以前都有过什么病?我说以前有过肾炎、肝大、胆结石、十二指肠溃疡、坐骨神经痛、腰腿痛、等。狱医说可能是肾炎又犯了。那你帐上是否有钱,我说有二百元钱,他才给我请示了让我上医院去看病。他们把我送医院一检查说肾炎病很重,需住院。结果就住进了医院,我发了一个念,让他们越治越重,叫他们知难而退把我送回家。结果真的越治越重,两眼肿得更重了,脸肿得都变了形,头也痛、腰也痛。他们怕担责任又怕花钱,就通知我的家人,叫我父亲为我担保,办了一个保外就医,我父亲把我接回了家(因我妻子迫于邪恶的压力在2003年5月份就去法院单方提出和我离了婚)。

我在出院的头天晚上和国保大队的大队长石维兵及他的手下、还有公安局的、派出所的、去看望我和陪床的公安干警讲真相,从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案、江泽民在国外被大法弟子起诉、大法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对我师父及法轮功的褒奖就有1000多个。一一讲给他们。当他说起心脏不好时,我就告诉他如果从现在起通过明白真相,从此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你的心脏很快就会复原的。他又说起他的脚垫如何难治时,我问他你是不是用脚去跺大法弟子来的。他疾口否认,说他从不打大法弟子。他的同事问他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说:”他的意思是说我打大法弟子遭报应了“我说你既然明白你就要好好珍惜自己和自己的未来。他说没办法我们的职业就是干这个的,江泽民不叫你们炼你们就不要炼了,在家好好过日子。我说我们也想在家好好过日子,可是江泽民把我们这种生存的环境给剥夺了。我们哪还有在家好好过日子的条件哪?他说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你好好休息我们得回去了。他们叫我回家后保证不到处乱窜、不准上网、不接触功友。由于求安逸之心和圆滑心的驱使我就答应了他们。

回家后父母为了用情软化我,就不惜一切给我治疗、补身体、亲朋好友来探视,结果越治越补越重,我向父母洪法讲真相,我说您二老也看见了,在我以前修炼的六年中,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支针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好,而我在邪恶的迫害下只有短短的半个月中,就把我的身体摧残成一个废人,越治越重,最后他们怕担责任才把我推给了二老。在二老的悉心调制下,又过了半个多月,也没有明显的好转,而且又增加了腹、胸胀痛、呼吸困难、阴囊肿胀有13~15厘米直径那么大,阴茎肿得无法小便,两腿、脚肿得就得暴开一般,全身无处不肿,真是苦不堪言,所以我想只有大法才能救了我的命。父母亲由于受邪恶胁迫压力下将我整天关在家里,不叫出门,而且老父什么也不干,每天在家陪我,要什么、吃什么只要张口就行,一切满足,就是不准走出家门半步,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是大法所造就的生命,我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不能这样碌碌无为的混日子了。有了这一念,我在冬至(12月22日)的这一天,我妻子叫我回家吃饺子,(我的妻子虽然和我离了婚,但她还想叫我回家和她过安稳日子)所以我想这是师父给我安排走出来的唯一机会了,我终于在2003年12月22日离开了家门。

当天下午邪恶的警车狂叫如穿梭,各单位、村庄封锁搜查,真是邪恶至极,就在江氏邪恶的爪牙的最后的哀嚎中,我又汇入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