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炼净身心 坚持信仰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99年别人给我一本《转法轮》,看后觉得不坑不骗、与人为善做好人很好,接着又看了一遍,就下决心开始学法轮功。我曾经患腰椎骨质增生(已发展到第三节),还有肩周炎和颈椎骨质增生,常年吃药,不能干活。当时开始学法炼功的时候,也不知能治病,学炼几天觉得很舒服,学了几天就觉得没病了,从那以后再也没吃过药。家人见我学了功这么好,也跟着学,还有本村几个人也来学。可是到了农历6月份的一天,村里负责人领来几个人,说是辛庄镇政府和派出所的。其中有个人问:你炼法轮功是吗?我说是,他又问我村有几个人学,我就告诉他有好几个人学。他说:现在国家不让学了,近几天有人看着你,你不能出门。又说了一些不好的话,他们就走了。以后他们又去了我家几次,我也没怕他,我又没做错事,反正他们咋不着我(不敢怎么样我)。

2000年农历11月的一天,辛庄派出所警察侯庆三带领两个人来找我,说到派出所有点事谈谈话。我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谈吧。他说得到派出所去,谈完我马上送你回来。他把我带到派出所,我下车一看,已经有4个人在那里等我,说他们是莱芜公安局的。其中一个人问我:你散的法轮功传单是哪来的?还说你如果不说出来就拘留你。他们连续换了4个人审讯我,越来越凶狠,一直审到晚上6点,我还是说不知道。

当晚我被关在派出所一夜。第二天,他们把我押到莱城区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拘留期间我被非法审讯多次。拘留期满,拘留所的管理员说:写份不炼功的保证才能放你回家。当时我妥协了,违心写了“保证”。回到家,我觉得不对了,我马上又写了“声明书”坚持修炼,交给了派出所所长郑子平,他说你这样做,又得被拘留。接着,我又被关进拘留所第二次拘留。这次共关押18天才放我回家,两次拘留罚款600元现金。

2001年8月,公安局直接来人抓我,被我事先发现,我机智躲开了。

2002年2月4日晚8点多,我脱了棉衣准备打坐炼功,突听有人叫门。开门一看,是一伙警察,拿着警棍、木棍,他们一拥而上把我抓住拖上了警车,又把我屋里翻了一遍。没找着什么东西,就把我关进了莱芜市看守所,当时我下身只穿一条秋裤。进到看守所后,两个犯人打我,当晚又给我洗“冷水澡”(农历腊月,用冷水浇身的一种酷刑)。在我被关了1个月时,也就是3月4日,他们送我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到公安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当天送我回家。第二天又来人找我谈话,我知道他们又想骗我,为避免再次被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

我在外期间,莱城公安分局和辛庄派出所多次去家里企图抓我、要钱,夜间他们翻墙进院到我88岁的老母亲屋里抄家,吓得我母亲很长时间整夜不能入睡,不能正常生活。我流落大半年后,又回到了家。

2003年3月9日晚6点多,突然一伙恶警到我家,把我抓住抬上警车,把我妻子抓住不让动,进行抄家,什么也没翻着,才把我妻子放开。当晚,他们又把我关进了市看守所,关押了7天,光审讯就3天。16日,辛庄派出所一个人和分局张宝德把我从监室里叫出来,说释放我,又骗我在劳教证上签了名,接着给我戴上手铐押我到王村劳教所。在去王村的路上,我问张宝德我犯了什么法你们劳教我?他说,你什么法也没犯,得去学习一段时间。

到了王村,他们不检查身体就往里送(他们知道若检查身体劳教所不收我)我再三要求检查身体,张宝德被逼得无话可说,就拉我到医院,他们叫我在车里等了老长时间。不知张宝德在里面捣什么鬼,一会儿叫我进去,走了一下过场就把我关进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我每天6点开始坐木板凳至深夜12点才睡觉,有犹大来转化我,整天灌输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言论,我就用师父的法和他们理论,恶警们就又叫来几个犹大来对我围攻。20天后才让我晚上9点休息,以后每天强迫劳动十几个小时,不让休息,不让随便上厕所。37天放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