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关于诗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学了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的讲法》,对人类的文化有了重新的认识,心中明确了文化本身的最高境界和最终主旨是反映神的光明、美好、伟大、神圣,那纯正优美的语言也是极为重要了。

我从小喜欢诗,但却不知诗是干什么的,只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众多解释。孔子说《诗经》三百首只用三个字即可概括,就是“思无邪”。我读《诗经》是感到了人类早期的那种纯朴率真。而最打动我的却是屈原的《九歌》与《离骚》、《天问》,内中充满了神秘莫解的优美与向往。岳飞的《满江红》直现忠义。然后就是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种中国的半神文化、神的印记若隐若现,激发人的无限遐思又留给人重重迷障。这使我对诗的本意愈加迷惑:言情乎、言志乎、载道乎?自从学了师尊的讲法,我一下悟到“诗”一字的真意:用语言建造神的殿堂,用语言歌颂神的神圣崇高,用语言供奉自己对神的敬仰。“诗”字,左边为“言”,右边为“寺”,其实已将诗为何物告诉了人类。我感到诗歌原来是多么重要和神圣啊!那诗如其人,只有最圣洁纯净的心灵才能写出最美好的诗歌,才能把神的庄严美好慈善伟大再现永驻人间。

古人非常珍惜神给人造的字,因此用字凝练简约,生怕遣词不当遗毒后人。我的老家在四川的一个小镇,有青山秀水。那里的老街上有一座砖塔非常精巧,名曰“惜字宫”。在我父亲小时上私塾时,所有写错的字和无用的字都不能乱丢,要拿到塔中的一个小龛烧掉,归还给天神。所以那时作文写字是毕恭毕敬的事。而当今变异的人就没有这样的郑重,也丧失了文化的纯洁了,那么我们修炼人再重新归正这一切,在文字上的严谨确切就意义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