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泛地在当地讲——也谈揭露当地邪恶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以前总感觉我们很多同修被迫害致死之后,我们除了将迫害真象上网之外,广泛、深入、细致地到民众中讲得很不够,以至于揭露总是不到位,有时候清除迫害效果很好,但也有些时候,一些恶人的恶行不但没收敛反而越加疯狂。后来我们更注重内涵和在法上的基点,而不再满足于一两种常用的形式是否已经做了。

例如,2001年12月21日,王可非在长春市公安医院被迫害致死,消息传开后,长春的同修赶快行动起来,那时几乎长春所有的真相传单几乎都有王可非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恶人本想将王可非秘密火化,但因为消息揭露及时,恶人没敢将她火化。有的同修不具备打更长文字的条件,在一张纸上写着简短的几句话,告诉周围的邻居王可非被迫害致死。我记得当时的相关责任人和事实揭露得很明确。从此以后,公安医院对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不敢收留。

2002年12月,我被抓绝食后被送往公安医院,开始公安医院不收,后来看守所谎称我是被转化的学员才被送进去。后来他们给我检查身体时,说我现在和王可非的身体一样,赶紧急救,这样我在公安医院呆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送往医大急救。这是我们揭露公安医院后最直接的效果,公安医院说不管我身体恢复到什么程度都坚决拒收。

2003年12月26日,刘成军在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人世,但这一消息在刘成军被迫害致死之前之后我们对这一事件中的迫害真相并没有在当地及时地揭露。

在2002年3月5日,刘成军等长春大法弟子成功插播有线电视以后,一夜间法轮功真相成为长春市民谈论的焦点。我们大法弟子,无论是本地的还是当地的,本应在这一事件之后抓紧时机大面积讲清真相,但是邪恶迫不及待地针对我们的执著开始疯狂迫害。大量同修被抓,有的被迫害致死,许多同修被迫流离失所,许多资料点被破坏。加上官方的舆论宣传,致使许多百姓对我们的插播行为不理解,结果这次扎扎实实地让人们明白真相的机会错过了。

后面又来了新的机会。在刘成军在反迫害绝食时,我们本可以旧话重提,加大力度讲清这方面的真相,然而我们并没有及时认识这个问题,又错过了,所以不能说刘成军的走跟我们没能及时广泛地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有关。我们国内的弟子不能依赖国外大法弟子和社会上的国际追查组织。

现在刘成军走了,每走一位大法弟子,对我们大法弟子整体来说都是损失。那么我们就不能再错过机会,我们要将这一消息告诉我们的家乡父老,将有线插播的壮举告诉我们的家乡父老,让人们明白这一壮举的意义和目的,从而制止邪恶,挽回邪恶宣传造成的影响。

我希望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拿起手中的笔,写出我们曾经受到的迫害,让我们身边的邻居、同事、朋友知道我们所受到的迫害事实,共同制止邪恶!虽然我们现在都是个人资料点,或几个人组成一个资料点,这种遍地开花的形式、为了安全、资料点之间几乎不联系,但是我们还有明慧这片交流的园地,明慧上我们地区的重大事件我想在我们的真相传单中一定要报道和揭露,再加之我们自己身边的迫害事实,那就达到整体配合的目的了。

师父讲的法就是天象,不能再给自己的任何怕心和求安逸之心找借口了,愿我们共同精进,完成我们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

以上仅是我个人的一点建议和想法,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