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是为了能达到救人的目的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师父在亚特兰大法会讲法讲明了讲清真象的真正目的是救度众生,那么我们大法弟子选编、散发真象材料,向世人讲述真象,用各种方式讲清真象……都是围绕救度众生这一目的,因此真象材料的选编把关、讲述真象的角度都应围绕救度众生这一主题。

(一)真象材料的选择、编辑、散发的把关

真象材料的选择、编辑、散发的把关中,看怎样的内容有利于世人明白真象从而得救,就选择什么样的内容。听说大法弟子间对真象材料应不应牵扯政治内容发生了争议。作为一个局外人,跳出争论本身,我想真象材料的选取把关应站在法的基点上从救度众生的目的出发,而不是个人喜恶。

比如,《特工—民运—法轮功》这篇文章看过的人都说好,为什么呢?我感觉这篇文章很纯净,虽然写到了特工,写到了六四,好似写的是政治事件,但无政治的心,只是为写经历而提及,叙述中肯、真实,并无对政治的评论,字里行间流露的都是纯真(就好象用孩童的眼睛看世界,怎么会有认为哪个政党好不好的肮脏的政治观念呢?)同时叙述理性、严谨,对到天安门喊大法好的经历的叙述也是把读者定位为常人,所以这篇文章不但厌恶××党的人看了感觉好,对××党有深厚感情的人看了也会为中肯真实的叙述而震惊,而相信、而感觉到作者的正直、善良、可信,而跟着作者走进历史的真实,走近法轮功。作者传奇式的经历也吸引人们读下去。因此适合给中国大陆的各类型世人看,能起到使人明白真相的作用,能达到救度众生的目的,因此是篇好的真象文章。

然而有篇“我家四代人受××党迫害的遭遇”(题目记不清了),还有“揭露红朝谎言”的征文,还有赵明的文章中分析××党的一段论述(题目记不清了),我们认为这类文章非常适合海外民众看,对海外民众可以起到讲真象的作用,但不适合于大陆民众。

第一篇“我家四代人受××党迫害的遭遇”,让普通老百姓看了可能会反感,大陆民众是生活在××党的洗脑灌输中的,虽然老百姓恨贪官污吏,很多人骂××党,但要是大法弟子说××党不好,他就不高兴了,就不愿听,因为如果他知道大法好,也就不用我们讲真象了;如果他对大法有不好的看法,相信“参与政治”的谎言,本来就敌视大法弟子,这样一来就不容易接受真象了。我的一个亲戚因公致残,下岗,生活不能自理,却对××党有深厚感情,讲真象能听进去,说江××迫害法轮功也能听,说××党他就打心里反感,中国人的复杂扭曲的心理不是生活在海外正常社会的人所能理解的,让他听“民主”、“揭露××党罪行”这些东西,就象让一个生活在阴影里的植物,一下子把它移栽到阳光下,它会受不了对它来说太炽烈的光照而枯萎,甚至死亡,虽然阳光是它需要的;只能渐渐的让它接触阳光,逐渐适应。中国的老百姓做了五十年的愚民和精神奴隶,没有关心政治、关心国家体制的习惯,没有“民权”、“自由”的概念,所以用“政治”这种对中国人太猛烈的药引子,恐怕会引起不良反应,病没治好,反而增加了症状,要是碰到过敏的,就更得不偿失了。而且,在恐怖高压下,对“政治”过敏的人大有人在。要打开中国人的心锁,要让他明白真象,就要研究他,对症下药,好的药引子有很多,为什么非要选择峻烈的、容易让人过敏的,而不是保险系数高的呢?为什么要让一个有争议的药引子影响了我们对病态的中国人本来很有把握的救治呢?人命关天,怎么能为了对药引子的偏爱而影响了救人呢?我们损失不起,真的损失不起。

再者,这篇文章以揭露××党为主题,而不是以揭露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为主题,向大陆民众揭露××党不是不行,但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不是管××党怎样。不管是××党成员还是非××党成员,只要迫害了法轮功,都要揭露,要揭露的是邪恶之徒对大法的迫害,而不是专门针对××党。大法弟子要向世人讲清的是江××迫害法轮功,而不是××党怎样、政府怎样。××党的存亡是它自己造成的,中国政府会是什么结局也是它自己造成的,这些问题是不配大法弟子管的。大法弟子一定会把江××集团的每一个犯罪成员绳之以法。

因此,我个人认为这篇文章不适合选做向大陆民众讲真象的真象材料。

第二类“揭露红朝谎言”的征文,写作对象定位在评委及关注揭露红朝谎言的人,而不是大陆民众,因此,单从这一点上,就不适合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份,选做正面向大陆民众讲真象的真象材料。如果作者是想从法轮功和江××集团之外第三方角度来写从而给人中肯公正感,那也要注意,主要揭露的是江××迫害法轮功,而不是范围太广的易让人过敏的、只能作为辅助参考的“揭露红朝谎言”。

同样原因,第三篇赵明文章中分析××党的一段论述(题目记不清了),虽然分析××党是为了讲真象,但这篇文章更容易引起海外民众的共鸣,适合于给海外民众,而不是大陆读者;能打动大陆民众的部分是“学子遭受迫害”,而不是××党怎样在人的成长过程中灌输××党的那一套东西这一部分。对××党的深刻分析对一部分读者来说,有助于引起他们的思索,从而明白江××集团迫害法轮功这件事,但对广大大陆读者,不具有普遍性。因此,这篇文章并不适合选做大法弟子作为一个群体或者整体向大陆民众讲真象的正面真象材料。

另外,同一篇材料、一篇文章、一本书,作为个人行为时的份量和标准以及正负两方面的作用也许是有一个适当的平衡的,但是如果大家不冷静对待、不能用理性考虑周到,把个人行为放大成群体行为,让世人误以为某个修炼个体的思路、思想言行就是大法弟子整体、甚至法轮功的观点,那等于也在起着与证实大法相反的作用。这是人情太重和考虑问题时的面过于狭窄造成的。

综上所述,真象材料的选择、编辑、散发的把关中,不管是用什么做引子讲清江××迫害法轮功的真象,得看适不适合大陆广大民众,得看怎样的内容有利于世人明白真象从而得救,一切以救度众生为重,以个人喜好为轻;以法为重,以自我为轻。

(二)向世人讲述真象

向世人讲述真象中,不管是面对面讲,写信讲,打电话讲,上网聊天讲,通过电台节目等其他方式讲,目的是救度众生,怎样能救了世人,就怎样讲,不管是正面、侧面、直接、间接……讲真象目的不是为展示自己口才、文采、辩论的才能等聪明才智和自己知道的法理多。所以不能讲高了。不能让世人口服心不服,人心不改变,自己辩论胜利了又有什么用呢?不可把向人证实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看得比讲真象证实法的效果更重要,如果从侧面讲世人容易认同,就从侧面讲。

比如:不久前,我的一位亲人在亚洲自由电台热线电话节目中,听到有人告诉一名捡到佛像的人把佛像拿到庙里开光,云云,然后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并没有讲真象),引起一片哗然。我亲人(常人)怀疑他是特务,专门搞破坏的,如果是特务,那一定是特务也认为这样讲能破坏,可见讲高了会起到破坏作用;如果是学员,那可见这样讲在世人心中的效果——竟是破坏。现代人信神的底线很低,讲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又玄又高的,只能让他更不相信。“而且你要是真的知道,做为一个炼功人守心性,也不能随便去泄露天机给一个常人,就是这个道理。”(《转法轮》)开光不开光对世人有什么关系呢?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是救度众生,而不是管常人中的事,当务之急是让他们知道真象,免于淘汰。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说“站在各种不同的角度去讲真象都没有问题,可以去讲,最后你谈到这场迫害。”所以不论从任何角度用什么做引子讲真象都要归到迫害真象这一主题上来,不讲清迫害真相,不破除江××给世人灌输的谎言,不能挽救世人,那有什么意义呢?

总之,不论从什么角度用什么方式讲清真象都应围绕救度众生这一目的。师父说“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转法轮》)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世人生命的永远负责,这样,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证实法的路才会越走越正,越走越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