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学法 一切来自法中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我是九五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自从99年“7.20”江氏集团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大法以来,我不知过了多少个胆战心惊的日日夜夜,也不知为同修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流过多少泪。在这四年半的反迫害中,我与同修们一起在共同做着证实大法的事情,每当背诵师父的《弟子的伟大》一篇经文时,我既高兴,又羞愧,同时也感到自豪。我们曾经与正法同在。

可是过一段时间就我感到修不动了,有怕心、疑心,底气不足。但这时我想起“法能破一切邪恶”(《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对呀,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大量学法,每天听师父讲法带六至七盘。就这样两天过去了,早上起床我感到很轻松,没有怕心,也没有底气不足的感觉。一切都很自然,没有被迫害的感觉。这样我来到老乡家,在她家我觉得不自在,头痛,我明白她家不干净,她丈夫在修别的,我一边心里发正念,一边和她们谈话,不知不觉中我和她丈夫谈到了修炼,谈到了江××如何迫害大法弟子,央视电台如何造谣,江××在海外多国被告上法庭,在大法中我如何受益与改变。

这时我的老乡端着热气腾腾的饺子进来,说咱仨人吃饺子,不用炒菜了,我才发现我和她丈夫面对面地已经谈到了中午。我们就象亲人一样,在纯正的能量场作用下,我们祥和地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这时我的老乡说:“法轮大法肯定好,不好能那么多人炼吗?谁傻呀?这些人受益了。”这时她丈夫把筷子举过头顶,象天安门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一样,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好!就是好!”当他发现我在对面望他的时候,他不好意思了,脸通红,低下头来,说:“法轮大法本、本来就好嘛。”(她丈夫原来就口吃)这时我竖起大拇指说:“好!兄弟,好样的。”

吃完了饭,我对她丈夫说:“我要走了,我不能老来串门,我还有事做,你认不认我们师父?”他说:“认,我是修炼人,这几年我看到了还是法轮大法好。”他问我在什么地方拜。我说我师父无处不在。他说就这吧,他一米八零的大个子,恭恭敬敬地朝天拜道:“李洪志老师,我恳求你,我要拜你为师,收下我吧!我将来一定修炼法轮大法。”然后给师父拜了三拜。

我走的时候她丈夫说:常来玩,都退休了,常走动走动。我知道这将来是陆续得法、走入修炼的新学员。两个生命得救了。

回到家我继续学法、发正念,第二天早晨我们原来的邻居来了(现已搬走了,她是外地农村来打工的),她两眼红红的。我问:“小凤怎么了?咋这样了呢?”她说:昨天去烧纸,回家就迷迷糊糊的,还感冒了。她丈夫给她照顾水果摊,她就跑来串门了。我说:小凤别着急,你看我因工伤两年没上班,修大法都修好了,你看我象五十岁的人吗?

她看着我笑,我们说着家常。她说在这没住够,要不是因为孩子上学就不搬走了,我拿出《转法轮》,打开第一页,对她说这就是我师父。她说:这么年轻,真本事,全世界这么多人都相信他,江××这么打这么骂,还这么多人学。我把《转法轮》给她看,她就开始把“论语”读了一遍,她说:“嫂子,我不难受了,我想给你师父上香。”小凤双手合十,跪在师父面前,眼泪悄悄地流着,喃喃地对师父述说着她在人世间的苦,怎样打工中午一个馒头一块咸菜,许久许久小凤对师父说:李老师,我以后也修大法。

小凤走了,走前说她还会再来,她说不知为什么跪下就想哭,眼泪是自己流出来的,止不住。我想慈悲的师父会给她安排学法炼功时间的。

通过这两件事我悟到,学法的重要,以及学法后溶在法中自然流露出的纯正、慈悲和善所给常人带来的信任、可亲、慈悲的感受,同时我也感受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佛法的伟大。

以上是自己一点点体会,层次有限,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