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双口、渔山劳教所恶警暴行


【明慧网2004年2月21日】天津双口劳教所长时间奴役大法弟子,不让洗澡,不让睡觉,许多人身上长疥疮、长虱子。恶警对大法弟子行恶,用木棍打,用脚踢阴部,下手极其凶狠,有的被打得臀部整日发黑。

天津双口劳教所第一号恶警姓魏,天津蓟县人,只要见到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就打,对犯人也是一种变态的心理,非打即骂。一名叫周向阳的大法弟子被这个恶警打过不知多少次,练队、吃饭时,此恶警都拿着棍子,想打就打,当时双口劳教所一大队缝皮球,魏恶警强迫大法弟子缝球,不让休息,每个人只能每天睡一两个小时的觉,甚至有一个多月都没睡过觉。

恶警王政2000年后半年被调入3队,戴一副眼镜看似斯文,其实邪恶至极。在3队期间给犯人开会鼓动犯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恶警王政宣称“谁能转化大法弟子就给谁记功减期”。

恶警张东昌2000年在双口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恶毒迫害,曾与一名姓李的恶警,在冬天逼迫大法弟子脱光上衣,再用电棒电嘴、腋窝、手心、肚子、耳朵、后背,直至电累为止。

2001年期间有一王姓恶警,毒打一名姓唐的大法弟子长达1小时45分钟之久,直到打不动为止。

由于打人,魏恶警曾被几次调队,一队、二队、三队、五队都被它打遍了(四队是食堂队)。2001年魏恶警调到蓟县渔山劳教所后,再次因打人凶狠而臭名昭著,对绝食几个月的周向阳多次用电棒电,死过去后再电。大法弟子周向阳从双口劳教所被劫持到渔山劳教所后,绝食一年左右,后来不知被带往何处,传说被迫害致死。

渔山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残忍,邪恶下流,其手段有:不让大法弟子休息,一分钟的觉都不让睡,整日挺直身子坐在小凳子上,谁坐不直就用针扎、用拳打、用电棒电,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更是大打出手,用刷厕所的刷子捅嘴、灌大便、灌辣子面,用烟头烧手指盖、脚趾盖;有的被电击的受不了撞头,它们就专门准备了一个头盔戴在头上,几个人按住,几根电棒同时电,有的被电的口吐白沫,有的被电死过去继续电,还有一个人被打的肠子都流出来了,回来后吓得不敢说实话,在大法弟子的追问下他才说:“是队长看我不争气打的。”更有甚者,还象文化大革命时打砸抢的造反派给国家主席刘少奇那样戴上高帽子,往肛门里塞电池等等,其手段真是卑鄙至极,残忍至极。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最残忍的邪恶之徒有:

李占,渔山劳教所一大队教导员,以洗脑大法弟子后减期为诱饵,逼迫引诱犯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

王宝东,劳教大队长;张绪勇,中队长;李立新,小队长。以上四名恶徒当犯人在它们的授意下毒打大法弟子时,它们躲在门外偷偷地看,偷偷地乐,如果有犯人不愿意打或监控不到位,他们也同样被电击、被毒打、被加期。参与毒打大法弟子最凶狠的犯人有:李刚、刘保安、郝川、何云猛、杨少林、吴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