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四年来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我是四川省广汉市的一名教师,也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父母、姐姐也修炼大法。象中国千千万万修炼法轮功的家庭一样,从1999年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开始,我们家就遭受了数不清的迫害,抄家、毁药铺(我父亲是中医)、拘留、关押、劳教。我仅因修炼“真、善、忍”,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从镇压以来遭受了身心上的严重迫害,精神上承受了巨大压力。同时单位和亲朋好友也遭受很大压力,导致他们现在对我还有误解。我决定写出我一家4年来所遭受的迫害,以揭露这场罪恶,制止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唤醒人们的良知。

2000年1月16日,我和一位同修到广汉桥头公园去玩。后来她去了北京上访,就因这,第二天,连山派出所把我从学校强行抓到派出所,用手铐铐在板凳上,并非法抄了我的寝室,还威胁我写保证和认识。我不写,他们就把教委和学校的人喊了一大堆来软硬兼施,我迫于无奈就写了,我哭了。我为自己的软弱,也为自己迫于压力而背叛自己的良心而哭。那时我才体会到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要坚持自己的信仰是多么的艰难,到那时我才知道我在十几年的政治教科书中学到的什么宗教信仰自由都是骗人的谎言。

2000年4月,我和我姐因在广汉桥头公园炼功被抓。我被教委接到连山派出所象罪犯一样按指纹和手印,而我姐则被抓回广兴游街示众。后来我被单位保了回去,同时遭到了领导的责骂,并在期末时扣发了我的教学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江泽民,这也是江氏集团最阴险的地方,积累了中国几十年来政治运动中整人的经验--群众斗群众。那天,我回到广兴的家里,家里却空无一人,我妈因上访还被关在看守所,我姐因炼功还在被拘留,而我爸又在到处找我。

2000年7月对我家来说也是灾难性的日子。那时广兴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我母亲是被从家里强行拖上车的,连鞋都不让穿。以派出所所长刘元高、副所长钟贤春为首的恶警把大门关起来毒打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人,其中大多是上了年纪的,有两位60多岁的老人臀部被打得皮开肉绽,还有很多人被溺水,被溺得奄奄一息才放手。我妈看到这一切,就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些人就来堵她的嘴。到了晚上,又把同修们串铐在一起喂蚊子。我妈两天没吃饭,又被折磨,后来就晕倒了,这样才被放了下来。第二天,刘元高带领派出所全体人员拿着棍棒砸毁了我父亲的诊所。那天恶警砸毁了4家法轮功修炼者开的店铺,一家小食店、缝纫店、理发店。

2000年7月,我利用假期去北京上访,可还没到北京就被非法抓了回来,被非法处以治安拘留15天,又被学校开除。

2000年12月,我再次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劳教2年。在我劳教期间的2001年下半年的一天,广兴派出所采用欺骗的手段闯进我家,一哄而入地抄家、抢东西,我妈为了制止他们的恶行,别无选择的从二楼跳了下来,当时就昏死过去,这样派出所才停止了作恶,我妈却摔成了粉碎性脚骨折,在床上躺了半年。

广兴派出所恶人:张大洪、温升棋、邓运波
0838-5580174(党委办) 0838-5580175(政府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