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宝纯元宵节致信乡亲:我妻被害死 我被非法劳教三次


【明慧网2004年2月9日】

葫芦岛杨杖子乡的家乡父老:

又是一个元宵节,我已经4年没有感受过元宵节骨肉亲人在一起的团团圆圆了,因为修炼法轮功,我妻子刘丽云(44岁)在辽宁女子监狱被殴打折磨致死,我也因为坚持信仰而有家不能回。

“每逢佳节倍思亲”,身在异地他乡,妻子已经离我而去,儿子也常年不在身边,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唯有对家乡父老说说我们一家这几年的苦难。

我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妻子贤慧、儿子懂事,家里虽不富裕,但一家人和和美美。可自从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家就再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我和妻子都因为修炼真善忍而被多次非法关押。妻子在辽宁女子监狱被毒打折磨致死。我先后被非法劳教3次,在葫芦岛教养院遭受酷刑、电棍、毒打是家常便饭。

最严重的一次(2001年3月初的一天)我遭到了副院长姚闯、王胜利、郭爱民、宋忠天、谢博、曹雪等十几个的围攻折磨,他们用电棍电、皮鞋踢,管教科副科长张福胜还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水泥地上狠撞。我被打得4、5天不能翻身;肋骨被踢坏3处;左耳半年听不到任何声音;胸腔、腹腔疼痛2、3个月;右肩胛疼痛难忍,肩胛骨支出一寸高,肩周损伤、肌肉萎缩,半年多抬不起来;被打之后半年多头经常阵痛。

从教养院回家后,警察多次骚扰、绑架我,我只好又离开了家。我本是一个孝子、一个慈父,然而只是为了做一个遵循“真善忍”原则的好人,竟被江泽民逼得无法在年迈病重的老母床前尽孝道、无法尽一个父亲的责任。

几年来,我家被非法查抄6次,被勒索、强抢财物1万3千多元。我儿子就靠我“买断”的1万2千元钱和我妻子微薄的安葬费读书了,这点钱要让他读完大学是远远不够的。而我,则一直靠着功友们的接济生活,更不要说养活老母了。我母亲一直由其他亲人照看,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我也每时每刻地为此感到内疚,但我没有任何办法。

我妻子的死给我留下了永远的痛:二十年的夫妻,她死了我连尸体都没看到,甚至骨灰都不敢回家看一眼(当地派出所一直在找我),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残酷的事了。

我儿子听到他妈妈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时,天昏地暗地哭了好几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的妈妈就是要做一个好人,这么简单、善良的愿望怎么就犯了江泽民的法了?在江家天下,要做好人竟需要以生命为代价!在今天的中国,拥有善良、正义的父母竟意味着要做一个孤儿(失去了母亲,又见不到父亲,他与孤儿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

我的岳父,一个孤苦伶仃、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我妻子被迫害致死之后,被一帮没有人性的警察骗到了外乡(女子监狱所在地沈阳),被强迫着签字同意火化被活活打死的女儿,尸体只让他看一眼。我无法想象70多岁的老人看到被活活打死的女儿尸体时会是什么样的心碎。

我母亲因为受不了我多次被绑架的打击,变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痴呆老太太,当听到我儿子描述在我被非法劳教时,他奶奶怎样拖着半身不遂的身子趴在地上掏炉灰的时候我就心如刀绞。

我所有的亲人都为这场迫害承受了许多许多,几次被绑架他们都为我提心吊胆,尤其是我妻子被迫害致死,给所有的亲属都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其实,在中国,我们一家的遭遇是千千万万家庭遭遇的缩影。成千上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过着颠簸流离、朝不保夕的生活;成千上万的老人看不到自己的儿女、成千上万的孩子不能在父母身边,还要为亲人的安全提心吊胆;成千上万的家庭被江泽民迫害得支离破碎,苦不堪言。

家乡的亲人们啊,跟您说这么多,就是希望您能好好想想:真善忍哪点不好?只为做好人却要受到这样的迫害,这应该吗?希望家乡的亲人们都能分清是非善恶,呵护善良,支持正义,以对佛法的善念为自己换得一个美好的未来。“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最后祝家乡父老在新的一年里能风调雨顺、合家安康、幸福美满。

大法弟子:胡宝纯
2004年正月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