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卫生”筷和劳教所的奴工生产(二)


【明慧网2004年2月25日】(接前文)

二、中国的劳教所普遍进行奴工生产,涉及产品种类广泛

在海内外商业圈普遍追求采用廉价劳动力降低生产成本的潮流中,中国的劳教所内增加了更多的强制奴工生产。在过去的四年里,在被强制的奴工中,除了一般的劳教人员外,还包括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截止到2004年2月中旬,已经有896人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另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并从事着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其中包括包装筷子、加工麦当劳(McDonald)玩具及许昌市创汇大户河南瑞贝卡发制品股份公司的假发。

◇1、据武汉法轮功学员2004年2月9日发表于明慧网的证词,武汉市武汉何湾劳教所长期强制被关押者加工麦当劳(McDonald)玩具,如鹰、熊等,加工工序复杂,从早晨6:00开始一直干到第二天的凌晨2:00。

◇2、兰州大砂坪看守所的在押人员,睡觉只能侧身才能躺得下,每天吃的只有馒头和煮面条,条件极其恶劣,却要被迫每天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根据法律,看守所只是侦察阶段暂时关押犯罪嫌疑人的场所,并未确定其是否可以最后定罪,不允许进行体罚劳动,但被关进来的人一律被迫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为甘肃知名外资企业“正林”瓜子厂进行生产。

兰州大砂坪看守所冬天分拣大板瓜子,夏天嗑瓜子、剥瓜子。每天从早到晚连续蹲着干10个小时以上,只有两顿吃饭时间才可以停手。冬天在放风场露天捡瓜子,许多人手被冻伤、磨破,手上的疥疮淌着脓血滴在瓜子上;夏天很多人牙被嗑掉、嗑坏,指甲整个被剥掉,但不允许休息。由于看守所也知道这种劳动是非法的,所以每遇外界采访或检查,奴工们都被事先通知停工,打扫卫生,将瓜子装入麻袋藏起来,然后将报纸发给每人,排整齐读报。等检查一结束,马上又开始开工。

由于看守所在押人员劳动不给任何报酬,“正林”瓜子厂就与看守所联营,利用这无偿的劳动力赚钱,利润与看守所分成。“正林农垦食品有限公司”在几年的时间,成为中国境内最大的炒货类食品生产基地,1999年营业额达4.6亿元,主打产品正林“手选瓜子”还远销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东南亚和台湾等。

兰州的西果园看守所、客阀厂监狱等都进行这种非法劳动。

◇3、在中国假发制品最多的河南许昌有一个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也称许昌市劳教所),该所在难以维持时靠大量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强迫后者生产奴工产品出口创收而复苏。该所所长屈双财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受其上级赏识,2003年5月调任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与许昌“瑞贝卡发制品集团有限公司”签定了加工合同,并带去了酷刑“约束衣”,不久便将被非法关押在十八里河的三名女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的警察沈建伟经常讲:三所在前一段已无法维持,就要解散时,绑来了法轮功学员,以每名两万元的拨款作为“转化经费”。借此机会,三所以其中八百万元的拨款建楼房,奖励迫害卖力的干警。现在,三所还以每名800元的价格买法轮功学员,为劳教所恶警们拼命提高产值。在这里,谁要喊一声“法轮大法好”马上受到各种酷刑摧残。

河南许昌市第三劳教所长期超强度奴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为瑞贝卡发制品公司等企业做奴工的恶行在明慧网多次被曝光后,海内外大法弟子增加了讲真象得广度和力度,近期以来三所每天接到的业务订单明显减少。由于利益受到损失,三所又生一计,2004年2月16日,经过精心策划,他们邀请经营档发的多家企业主及有关人士到三所各处进行参观,导演“和善”把戏,企图以此来掩盖和抵消迫害事实、继续牟取暴利。

◇4、凡是被廊坊市看守所关过的人都知道,那里的繁重劳动是高强度超负荷的,是使人难以承受的,那里有挑不完的豆子,包不完的筷子。在那里管劳动的所长每天都要给在押人员规定必须完成的任务,如果不能按时完成,就不让睡觉,还罚值夜班,每天从早到晚要干十几个小时,在炎热的夏天,由于通风条件不好,经常有人中暑晕倒在监室里。当有关部门来参观检查时,管教们就过来让大家把手里的活放下,把东西都抬到远处藏起来。这时全体在押人员开始打扫卫生,之后便席地而坐背监规,好象很正规的样子,等检查完后再接着干。

◇5、一位曾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曾在给明慧网的投诉中写道:“因为劳教所里恶劣的生存条件,百分之九十的人身上都长了疥疮。当时我的腿部胸部和双手都被感染了,但即使是这样仍然要被强迫劳动。”

投诉说:“恶警安排我往纸套里装一次性的筷子,也有时安排我用签子穿用于烧烤的素食串。车间里很多大法弟子都生了疥疮,有的从指甲里往外流黄水。又因为不能戴手套,所以黄水都染在食品上、筷子上。劳教所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也完全不顾消费者的健康,这样的产品根本谈不上卫生。而就在同一个车间里既生产食品又生产玻璃丝材料的防火帘子,车间里弥漫着玻璃丝碎屑。有一段时间我在车间里绑刷碗的炊具,正常定量每天做170个,而实际上给每个人定在390个,手头慢的人要干到天亮才能干完。有几次“上边”来检查,恶警们为应付检查,就在生产纪录上写上170个,按时下了班,但在凌晨两点又都把人轰起来继续生产。对于不配合管教的大法弟子则被随意增加生产定额。被关押在劳教所的人就这样累死累活的干,却得不到任何报酬。”

◇6、天津市建新劳教所是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而扩充的,光女子劳教六大队自成立以来就陆续关押了几百名大法弟子,其中大部分是50岁往上的,年龄最大的73岁。

天津市建新劳教所疯狂奴役大法弟子和犯人,强制每天劳动达十七、八个小时,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有时甚至连续几日干通宵,或只让睡一两个小时的觉。许多大法弟子特别是年龄大的都是因为有病而走入修炼的,在这种恶劣环境下,由于不能学法炼功,精神和身体上的压力使她们难以承受,长时间的劳累使她旧病复发。有一位李姓老人持续高血压200以上,有严重的心脏病,但还必须完成生产任务,在半夜12点上厕所时栽倒在厕所里,在厕所抢救一个多小时无效后,被迫送往医院抢救,确诊为大面积脑出血,开颅后发现四个脑室有三个脑室大面积出血。出事后恶警为了逃脱罪责,让犯人和犹大出假证明欺骗家属。

更有甚者,它们让由于迫害而致使手上、身上长疥疮流水的法轮功学员去干不适宜干的食品的活,一些长疥疮流水的犯人及染有性病的卖淫女犯被命令去选瓜子仁、包巧克力、糖果等、折点心盒、月饼盒等,并且都是在住人的床上操作,严重违反食品卫生法,侵害人民的身体健康,还让染有传染病的人装带有儿童食品的玩具

◇7、沈阳龙山教养院从2001年7月开始,逼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加工各种颜色的蜡烛出口(普通类劳教人员也被强迫劳动),以廉价劳动力榨取钱财。

2001年7月中旬,龙山教养院接了第一批加工蜡的活。年老体弱的法轮功学员在监号里加工装蜡的塑料包装盒(折叠盒底、盒盖,用胶水粘上盒底、盒盖的八个角),还有小牛皮纸盒和塑料袋包装的。

大部分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位于离教养院大门不远的大厅,加工、包装蜡。蜡的颜色有十多种,每种都散发出刺鼻的化学香料味,一天下来,浑身都是蜡屑和刺鼻香味。很多学员因闻这种香料味而脸色苍白、头晕、恶心、厌食、四肢无力。

每天被强迫劳动者有百名左右。普通类劳教人员快的每天每人能完成80-90盒。

粘盒的透明胶水有毒,因粘贴时要用手按住,所以经常有学员的手指被粘在一起,有时手指皮肤被粘掉在塑料盒上。

龙山教养院的“出工”劳动时间开始为每天早七、八点到下午五点,后来恶警队长说集装箱等着装满上船发货,有时就要加班到后半夜一两点。再后来大厅里干不过来,干脆将做蜡车间挪到窄小的监号走廊,本来监号被封闭得空气流通很差,这下满走廊、满屋都充满化学香料味。

由于长时间的劳动和有毒气味,造成时有法轮功学员体力不支,一大队一位姓宁的学员从做蜡大厅回来,头晕,四肢无力躺在床上起不来。一次,二大队一姓杨的老年学员脸色苍白,被人从做蜡大厅架回。

做蜡烛的活一直持续到2002年初。这只是厂商为赶海外感恩节、圣诞节和新年的季节高峰,利用中国劳教所的奴工,大量加工蜡烛的一个例子。

除蜡烛外,沈阳龙山教养院还加工节日饰品(雪人、雪花等),做鞋底,缝大衣(上袖子,钉扣子),包糖(酸甜苦辣糖)等,劳动时间更长、强度大。

◇8、佳木斯劳教所狱警为获暴利,在外联系不法厂家承接项目,对关押人员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强制加班加量劳动。以严重超标的劣质有毒胶为原料做手机套,使被关押人员身体严重受损。长期奴役和有害物质刺激下,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不能干活,或抵制迫害不出工时,就被恶警毒打。

强制以超标致癌原料生产:从2003年3月8日,佳木斯劳教所九中队全体劳教人员80多人干活做手机套,材料是厂家的,劳教所出人出力,计划年产值300万元,这样可以免税收,双方从中获暴利(实际是劳教所出卖营业执照)。

车间里,老板为了赚钱,用的胶是劣质的,气味呛人,代班的警察受不了,就找到技术监督局的人。监督局的人拿着仪器来了,仪器大叫,他们说:“这种手机料有毒物质严重超标,可以致癌。”这样,警察戴上大口罩,不进车间,12月份天那么冷也在外面呆着,却让法轮功学员在里面干活,同时拿有毒物质坑害消费者。

佳木斯劳教所的手机套车间,不但气味受不了,还每天定额超出工作能力的产量,完不成就加班。好多人流鼻涕带血,心跳、上不来气。法轮功女学员石静面色苍白伏倒在工作台上,稍好一点,就得继续干活。

粉尘、劣质胶生产亚麻汽车坐垫:2002年4月,佳木斯劳教所七中队接了一批亚麻汽车坐垫的加工活,逼迫法轮功学员从早上7点至晚上7点半或8点不停地干活。这种亚麻灰尘特别大,刺激呼吸道,造成喉咙发痒,呼吸困难、眼睛红肿。车间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法轮功学员曹秀霞被折磨出病来,不能干活,恶警孙立敏就对她进行殴打。

用有毒的劣质胶糊月饼盒:2002年7月,佳木斯劳教所七中队让法轮功学员糊月饼盒,用的是有毒的劣质胶,气味刺鼻。有很多学员被呛得眼睛红肿、恶心等,可恶警根本不管,只顾赚钱。这些活都是大队长何强及所里的人安排的。

◇9、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为了赚钱,与多家工厂挂钩,生产大量用于出口的床上用品、加工塑编水泥包装袋、贴商标等,残酷奴役法轮功女学员。

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五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受害最深。她们的劳动车间设在大食堂厨房的地下室,下水道纵横交错,低矮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臭水不断渗漏到车间;室内摆放6台高频电动缝纫机和10余台手缝纫机,及8张3米长的工作台;地下室出口封死当厕所摆尿桶,没有隔墙,臭气、尿味熏人。劳动时,隆隆机器声不绝于耳,加上头上厨房机械声嗡嗡作响,令人头晕目眩。

法轮功女学员们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被迫在地下室干12-15小时,见不到阳光,呼吸不到新鲜空气,伴着高分贝的噪音。学员体质明显下降,神经衰弱、感冒、头痛、腹痛、胃肠功能紊乱、听力视力下降普遍;多次向执警反映情况,要求每天中午或晚饭后让大家到室外活动10分钟,都被警头牛学莲、赵杰拒绝。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警察还随时延长劳动时间。如果完不成“劳动定额”,就辱骂学员、扣罚劳动分、延长劳教期等。恶警赵杰宣称:“国家不能白养活你们,干不好还要加倍地惩罚,这里有的是措施!”(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