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土匪还土匪──恶警对我一家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我叫聂忠永、男56岁,3117厂退休职工;妻子刘慧兰、57岁,3117厂职工。95年9月得法,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我因为向世人证实大法的清白、讲清真象,而遭到白云区邪恶之徒的迫害。

2001年1月份,我们因外出做真相被当地恶人举报被白云区公安局恶警绑架到粑粑坳派出所进行迫害。当时参与迫害的恶警察有白云区公安局的毕军,徐红,李科长,(此人阴险,狡诈)另有贵阳市公安局的鼓光忠(此人是610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干部)还有一个姓孙的,一个姓郑的科长,据说也是610的头目,当时毕军和徐就是抄了我的家,当天晚上毕军又带人到贵阳将我打工的儿子连人带车绑架到粑粑坳派出所,恶警们以为他们抓到了法轮功的什么重要人物,一个个恶面喜出外露。

当时群魔狂舞,大有泰山压顶之势。他们用尽了多种伎俩招术,也没在我们夫妻身上捞到什么时,便恼羞成怒地将我铐在派出所走廊铁栏杆上,将我老伴和儿子关在一间阴冷的房间里受冻,当时那姓李的科长说如果你们不说出同案人,他就要诛灭我们九族,诛灭我们全家,还要叫我们儿女找不到工作和对象,我给他们洪法讲真相,那些恶警非但不听,还污蔑大法与师父。所以后来我们干脆闭口不说话。这些公安人员,表面上个个衣冠楚楚,出口骂人比地痞流氓内行,面对这些邪恶之徒,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坚修大法心不动,对他们什么也不能说,修炼人连生死都能放得下,还怕这些邪恶之徒的谩骂吗?恶警人们折腾一夜后,第二天又调集我们亲人及家人,苦苦哀求我们,叫我们放弃修炼和讲出所谓“同案人”。我轻声提醒老伴要坚持“真善忍”真理。恶警们看我们无动于衷,他们说,你们为啥这样自私,你们不替别人想,难道也不能替你们亲人想想,你们就忍心让他们受牵连吗。我们说。我们都是好人,是你们在迫害好人。恶警用尽了各种办法也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便强行抢走了我们家门的钥匙,一群恶人到家里抄家,翻个底朝天,拿走我珍藏价值800元左右的一块天然水晶。把家里的衣服、被褥、日常用品扔了一地,我女儿去收拾家里时,看到如此场面,含着眼泪说,这比旧社会的土匪还更土匪。恶警阴谋未得逞,便将我儿子扣留了两天,没收了我们的汽车,将我和老伴拘留15天,后来我儿子托人,才把面包车还给我们,一辆刚买来不久的面包车,被他们用了三个月后,只剩下七成新了。

自打我们从拘留所出来后,当地派出所、居委会、公安局经常骚扰,真是家无宁日,让人无法生活,甚至连不修炼的儿子及女朋友他们也不放过,也经常骚扰他们,使他们精神上受到极大打击,被迫无奈,我们只好流离失所,在外漂流,有家难归。

我们一家的遭遇仅是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家庭所受迫害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