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市玲珑洗脑班宋书勤等歹徒暴行:毒打、注射毒针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玲珑洗脑班位于招远市玲珑镇原政府院内。从2001年春天至今,这里变成了邪恶势力的黑窝,每天都在疯狂折磨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发表的《山东省招远市610恐怖组织及玲珑洗脑班犯罪恶人榜》一文中我们已经揭露了歹徒们的部分犯罪事实。那只是冰山一角。今天我们继续揭露它们四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事实。

宋书勤,女,41岁,原招远市玲珑镇妇女干部。籍贯:张星镇年头宋家村人。因从小父母双亡,故在本镇丛家村长大。其婆家是本镇栾家河村,丈夫在玲珑镇冯家联中任教师。宋在玲珑政府几年因刁钻凶悍,泼妇行径,素有恶名,人多不齿,更无提拔重用之希望。谁知天有不测风云,首恶江氏迫害法轮功给宋书勤带来了升官发财的机会。邪恶的外部条件适应了她凶残的本性,镇压中它摇身变成了江氏集团的“大红人”,开始了它的犯罪生涯。

江氏自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并叫嚣要在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结果其阴谋未得逞。就在镇压法轮功一年半后的2001年春天,为了巩固所谓的“镇压成果”,在全国各地成立了多如牛毛的洗脑班,搞所谓的“精神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样,“玲珑法制教育学校”(实为洗脑班)这颗毒瘤就应运而生了。洗脑班受市委”610直接领导,经费由财政直接拨款和随便敲诈法轮功学员的钱财组成。其职责是: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后,对其进行精神迫害,用酷刑,用罚款,用威胁判劳教,判刑等手段强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可以不受任何法律约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其幕后的黑手就是江泽民和被其利用的各级不法官吏。宋书勤就当上了这个犯罪“学校”的“校长”。

宋一上任后,就张牙舞爪,到山东省邪恶的黑窝—淄博王村劳教所学习迫害法轮功的毒招,亲自把不放弃“真善忍”的大法学员送去迫害。近四年来,受到玲珑洗脑班迫害的有大约400名学员。每人被勒索钱财多者近万,少则上千。宋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花样众多:通常是先逼骂师父,骂大法,不骂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录象和各种造假材料;用叛徒“犹大”对大法学员搞欺骗、诈唬、威吓,象苍蝇一样围着嗡嗡;迫害家人,株连亲朋,用各种手段使人精神恍惚,不能正常思维,再不屈服,就大打出手。下面是它及它手下的恶徒灭绝人性,对学员疯狂施暴的镜头:

对大法弟子王彬人施暴:2003年1月,610恶警非法绑架了焦格庄村大法弟子王彬人,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已堕落为叛徒的刘玉玖、林淑喜、刘振才、刘翠花和610恶警宋宪利先逼王彬人说“天安门自焚是真的”的这句话,王彬人说“自焚戏漏洞百出是假的”。这时,610恶警林涛、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冯书贵就动手毒打王彬人。林涛指使几个恶人拽住王彬人的两只脚,使头朝下倒着在地上拖,拖着过了好几道铁门,同时恶警宋宪利用穿皮鞋的脚朝其腹部猛踢,直至踢断了他几根肋骨,衣服也被拖烂。这时宋书勤出场了,它象母夜叉一样用拖把狠狠地在王彬人的身上乱打。打了一会儿,又用拖把在他身上乱捅,王仍不屈服。宋书勤命令人把他绑在铁椅子上(铁椅子是一种刑具,前有一根横棍,人坐进去后把横棍拉起紧挤腹部锁在另一边,再把手脚锁住,全身动不了),几个叛徒轮流看管,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王彬人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宋书勤指使叛徒们对其强行灌食(在这里把灌食变成了一种酷刑,没经过任何医学训练的恶人刘玉玖等用粗管子向他鼻孔里乱捅,捅得他鼻孔流血,强烈呕吐)无法灌食。宋书勤更恶毒的摧残他,给他注射了一种毒针,打针后,全身疼痛难忍,并出现黄色、黑色斑块,生命垂危。这时,恶徒宋宪利还将满满一盆冰水泼在王的身上,这是寒冬腊月啊!叛徒刘玉玖还讨好地凑过去逼他骂师父。后来,恶徒们怕他死在洗脑班担责任才放了他。

2004年1月8日,王彬人去向市委书记刘为群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他认为向领导讲真象是对领导的信任,自古以来有冤屈是找当官申诉的,封建社会还允许拦轿喊冤哪。但却被其直接下令非法绑架,又送到洗脑班。王彬人绝食抗议非法抓捕,被天天用灌食进行酷刑折磨。目前他身体状况很不好。市委刘为群书记发狠:两会之前不许放人。现王彬人仍在继续被关押受折磨。

对一年轻女学员施暴:2002年8月,城东区一年轻女学员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她因拒绝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象,被宋书勤指使叛徒林淑喜和刘振才毒打。现左肩处留有5厘米左右的伤疤。她被毒打后仍不看录像,宋便指使恶徒给她注射了两次毒针。药力发作时,头昏迷糊,浑身疼痛难忍,这是破坏神经的药物。她被非法关押了42天,被勒索了2500元钱。

对大法弟子隋松娇施暴:2003年元旦前,金岭镇山李家村大法弟子隋松娇被本村叛徒邵翠风出卖被劫持到洗脑班。宋书勤、林涛、刘玉玖等歹徒逼她骂师父,骂大法。她就是不骂,歹徒们恐吓要送她劳教,要株连她家人,妄图从精神上摧垮她。宋指使恶徒们看着她20多天不准睡觉,给她扒下棉衣把她拖到零下10摄氏度的卫生间开着窗户冻她。叛徒刘玉玖、刘翠花、林淑喜、于英彬、孙彦芹又逼她骂师父。她不骂,刘翠花、孙彦芹两恶妇喊着口号,其余几个手脚并用,拼命打她,揪着头发向墙上使劲撞,林淑喜用手狠狠掐她大腿根,疼得她大声叫喊。她被打得全身没有一点好地方:头部肿胀,面部青紫,并严重变形。这个58岁的老年妇女始终一句话:师父好,大法好!宋书勤看到歹徒们这么歹毒,大加赞赏。人被折磨的快不行了,宋书勤还勒索了她家2500元钱才放出。放出后三、四天,隋松娇便含冤去世。江氏集团的黑手、打手们又欠下了一笔血债。

对大法弟子张淑香施暴:2003年3月,50多岁的张淑香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宋书琴指使叛徒打手们打了她42天。恶徒林淑喜、刘翠花把她关在屋里拳打脚踢,用书砍头,耳光扇脸,骂脏话,不准睡觉,40多天她被打得几次昏死,头脸变形,双目失明,耳朵被打聋。宋书琴给几个歹徒撑腰打气,几个歹徒对张用酷刑,它在旁边阴阳怪气:“打死炼法轮功的算自杀,白死,死个炼法轮功的还不如死个鸡。”真是猖狂之极,无法无天,丧尽人性。仅这一次,张淑香被非法关押折磨了112天。

对大法弟子孙国的迫害:2002年4月,宋书勤带公安610恶警到电业局抓大法弟子孙国。孙国走脱后,它们到孙国家中逼孙国的妻子滕英芬说出孙国的下落,并扬言不说就抓她。滕英芬被逼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下13岁的女儿自己度日。2002年7月,宋又要抓这个13岁的孩子到玲珑洗脑班接受洗脑,并向孩子要1800钱,孤苦伶仃的孩子被逼得一个暑假不敢回家。

对一名老年大法弟子的迫害:2001年5月,文化区一个50多岁的大法弟子被劫持到洗脑班,因孙子无人照顾,被逼带着不到一岁半的孩子一同被关进洗脑班。孩子与几十个大人同吃同住。到了夏天,晚上没有蚊帐,孩子被蚊子咬得全身红疱连成片,奇痒难忍,整天哭闹。这些丧失人性的恶人不但不放人,反而把孩子当“人质”,逼她奶奶转化。

对蚕庄镇的一女学员的迫害:2003年4月,蚕庄镇一女学员被非法抄家后,绑架到拘留所一个月,到期后不放人, 又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因家中孩子太小,家人焦急去要人,被宋书琴狠敲了一竹杠,敲诈了她家8000元钱还不放人。

对招城镇南关东村的一老年妇女的迫害:2001年6月,宋书勤带叛徒刘振才到南关东村抓了一个58岁的老太太,她因不写揭批法轮功的“三书”,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2002年7月,宋又派人从她家炕上把她赤脚绑架到洗脑班。因她不配合恶徒们的犯罪行为,宋指使打手们又打又骂,不让她睡觉,罚她站直不准动 ,给她用老虎凳酷刑。这几年她被勒索了5000多元。

对大法弟子王松芬施暴:40多岁的王松芬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歹徒们先逼她骂师父,撕大法书。她不骂不撕,四、五个叛徒轮流毒打她。她全身被打得没有一点好地方,头脸肿得变形,被面壁罚站十几天,不准她睡觉,一迷糊就朝她头上狠打。叛徒于英彬喊:“打眼,打瞎她”。

对大法弟子王玉兰施暴:60多岁的老太太王玉兰被绑架到洗脑班,因不转化,被6个歹徒打得鼻青脸肿,手脖子被拧断,寒冬腊月被锁在铁椅子上。几年来,凡是被绑架到洗脑班的人,无论被打得多重,被关押多少天,不交钱,宋书勤决不放人。一般要交2500—4500元,有额外活动的,有的交仅万元。有一学员被3次绑架到洗脑班受迫害,共被勒索了6800元,家人请客送礼还花了几万元。有的家中贫寒,实在交不起的,砸锅卖铁也得交。叛徒刘玉玖还要交不起钱的学员回家离婚,然后再把房子卖了来交钱。凡是劳教回来的,先拉到洗脑班,洗脑迫害,不管去住几天,一律得交1000元,不交钱休想回家。宋书琴等恶徒以它们的恶行实践着首恶江泽民的三句密令:“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洗脑班就是人间魔窟,其滔天罪行,罄竹难书。宋书勤借着迫害法轮功,达到了她升官发财的目的。于2002年底,当上了市委610副主任,2004年初,又被市委公布为“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主任”(因610洗脑班臭名昭著,畏罪改名)。

就因为它是一个心狠手辣,阴毒邪恶的歹徒,邪恶才看重它,利用它,吹捧它。它还被江氏集团的喉舌媒体《烟台日报》和招远电视台美化成“春风化雨”式的关心法轮功学员。究竟是“春风化雨”,还是“腥风血雨”,看了上述发生在你身边的案例后,你自然会得出结论。

世人啊,真到了应该清醒的时候了。我们不能再被自上而下的谎言所欺骗了。也许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和与你认识的人也遭到了洗脑班或其他方式的迫害,你却埋怨他们“不会见风使舵”、“胳膊想拧大腿”、“认死理”。其实他们却是一群高尚的人。他们爱国家、爱人民、爱生命,他们不畏权势,敢讲真话,敢坚持自己的崇高信仰,危难之中不是先想到保护自己,而是敢于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吗?而当权者为什么就不敢听、不让说一句真话呢?

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已被国外多个国家和地区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了法庭,其他参与的十几个高官也在国外被起诉。宋书勤及招远所有参与迫害的恶人,同样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那些现在还在向法轮功学员施暴的各级官员、公安恶警、见利忘义的举报小人,以及受谎言蒙蔽诽谤、仇视大法的人,尽快清醒吧!否则必遭恶报!

叛徒恶人简介

宋书勤在玲珑洗脑班逞凶,手下有几个被叫做“帮教”的男女打手:刘玉玖、刘振才、刘翠花、林淑喜、孙彦芹、于英彬、等人。这几个败类之凶狠残忍文中已见,人们不禁要问:它们怎么这么坏?其实它们原来也不是坏人,是因为它们背叛了“真善忍”信仰,当叛徒后堕落到这个地步。它们曾经炼过法轮功,修炼时也曾经按“真善忍”要求当过好人,也做到过“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刘玉玖曾经骑自行车到北京上访被抓被打;刘翠花也因去北京上访被抓被非法关押时受到玲珑公安分局恶警栾德青的酷刑毒打;刘振才几年如一日自愿提录音机到炼功点为大家放炼功音乐,也被非法抓捕和毒打过。是什么原因把曾经是好人的人变成了恶魔一般毫无人性作恶至今?是江泽民的谎言欺骗,使其被洗脑后“转化”成“假恶暴”的人。把好人转化成坏人,所谓的“转化”就是“转坏”。

它们为了得到宋书琴和610的赏识,摇尾乞怜,奴才嘴脸,为讨好当权者,丧失人性,一个比一个凶狠。林淑喜因打人凶狠而自鸣得意,无耻地自称自己是地狱的小鬼转世,比警察会打人。而宋书勤对叛徒们的卖力和恶毒大加赞赏,不断用敲诈法轮功的钱给它们加工资,并用“好好干,有转正指标”来引诱叛徒们更加邪恶。这几个叛徒都出身社会低层,能得到主子的赏识,自觉长了身价:想打谁就打谁,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打死还白打死。这样越狠越坏越吃香,打人挣钱挣奖金,回家还有车接车送,它们自认为找到了好工作。有的家人劝它们靠正当劳动挣点干净钱,它们竟以不能干重活,出去钱不好挣,在这里白吃白住还能按时休班为由拒绝正当职业,非要在这里挣伤天害理的肮脏钱。大家想,这钱家人敢花吗?这是要用命偿还的!叛徒们被“转坏”后,吃喝嫖赌,好逸恶劳:刘玉玖竟对被抓的女学员进行性骚扰;它们这些叛徒之间还搞男女关系,它们被转化到连人都不是了。这就是转化的本质。玲珑转化班就是这样把好人变成坏人。大家想,这不可怕吗!社会上这样的人多了,这是什么社会?我们希望上文中提到的所有恶人的家人、亲朋正告你们的家的恶人立即停止做恶,不要再继续做这出卖良心,伤天害理的肮脏事。法轮大法谁也破坏不了,做恶只能得恶报。

玲珑洗脑班主要歹徒信息:

宋书勤,女,41岁,市委610副主任,市法制培训中心(即洗脑班)主任。家住招远市晨钟区
刘玉玖,男,50岁,身高1.8米,招远市玲珑镇鲁格庄村人,原供销社下岗职工,家住县社家属楼,宅电:0535-8212261
刘翠花,女45岁,农民,招远市玲珑镇鲁格庄村人。丈夫是本镇冯家村人。
孙彦芹,女,37岁,农民,玲珑镇鲁格庄村人。娘家是本镇姚格庄村。
刘振才,男,47岁,中等个子,无业,张星镇栾家河村人
林淑喜,男,35岁,上班职工,是蚕庄镇老翅林家村人。电话:0535-8322476
于英彬,男,35岁,在玲珑金矿上班,是金岭镇中村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