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 恩师呵护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在几年的修炼中我时刻感受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弟子。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有一年冬季流感盛行,乡亲们很多都染上了疾病,医院门前打针拿药的排着长队。我刚上小学的女儿也感冒发烧,丈夫和婆婆都很着急。我是修大法的,知道不会有事,女儿也常听我念法给她听。婆婆来看孩子,看她烧不退就催我带孩子去医院。我劝她放心,孩子不会有事的。正在这时女儿喊:奶奶你快看,满屋子都是法轮转呢。婆婆不修炼,一听害怕了,以为孩子烧的说胡话了。孩子说:真的,大的、小的、红的、绿的,什么颜色的都有。我过去摸摸孩子的头,果然不烧了。这时我丈夫(未修炼)正好回来,看到了这一切,惊喜万分,赶快站到师父的法像前,又是作揖又是鞠躬,嘴里还不住地说:谢谢李老师,谢谢李老师。婆婆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后来再也不反对我修炼了。

2001年元旦前夕,我决心进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去说句公道话。我丈夫不同意,把钱都放了起来。我拿不到车费,怎么办?我想,我是个大法弟子,怎么能在师父遭到诬陷诽谤的情况下,自己还躲在家里过舒服日子呢?我下决心一定要去。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就步行启程,一气跑到县城外。可还是被丈夫骑摩托车追上了。我知道将要饱受一顿毒打,把心一横。丈夫把车一扔,摘下头盔就向我砸过来。就在同时我看到一个透明的罩把我罩住,我甚至都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那头盔已经摔成碎片。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信心倍增。我继续往前走。丈夫又追上来,一脚把我踹倒,顺手抓起了一根椽子(路边有卖椽子的),照着我没头没脸地打起来。我只看到他挥动的棍子一起一落,身上却没有感觉。仿佛不是在打我一样,周身暖融融的。棍子打断了,他就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踹我,我始终没感到疼。

他打累了,喘着粗气问我:回不回去?我倒在地上没动,也没出声,他吓坏了,赶紧喊我的名字。过了一会儿我翻身坐起来对他说:你不用害怕,我师父在保护我呢,要不早让你给打死了。他不相信,我站起来走了几步一点事没有,他很吃惊,说:看来我是不该打你,咱们回家吧。我平和地对他说:你自己回去吧,北京我是一定要去的,我要去为大法讨个公道。他一听火冒三丈,推起摩托车使劲向我撞来。我站在那儿没动,车开到我跟前嘎然而止,怎么也发动不起来了。他只好打电话叫来了一辆车,和几个乡亲。此时我知道很难脱身,也是当时有人心在,不忍心让乡亲们陪着我挨冻,只好暂时回去,另找时间再走。

第二天,乡亲们听说我被丈夫毒打都来看我。见我一点伤都没有,都感到非常惊讶,我向他们讲了过程,大家都觉得这大法太神奇了。

2001年元月,我终于走出了家门到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押回本地后关押在本县看守所。一天刚下过大雪,恶警把我们十几个同修一起拉出去,把我们的棉衣都扯去后推到院子里,强迫我们跪在冰冷的雪地里。寒风刺骨还夹着雪粒,打在脸上刀割一样疼。嘴唇冻紫了,手失去了知觉,恶警还在一旁幸灾乐祸,讽刺、嘲骂。这时我心中升起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出来证实大法的,决不能给师父丢脸。我开始默念《无存》。第一遍还没念完,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顿时身上寒冷痛苦的感觉荡然无存,浑身暖融融的非常舒服。此时此刻没有语言能够表达我心中的感受,恩师啊,您总是在弟子最艰难的时候保护着我们,弟子无以报答您的佛恩啊!我激动地将我的感受告诉给我的同修们,大家顿时信心倍增,都开始背法,身上都没有了寒冷的感觉。几个小时后,恶警看冻了我们这么长时间却安然无恙,没有办法只好把我们送回监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