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正念”的理解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正念”一词是我们经常谈起的,经过与同修交流有的同修认为;正念就是使用“佛法神通”、敢做正法的事、不怕邪恶、能够从魔窟里闯出、临危不乱等视为正念。我认为这种认识得很片面。

其实,我们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无时不体现出正念来,不只局限在以上几点。在我们遇到事情时,能够按照大法的要求来正确的思考、正确地处理、对待所遇到的一切事情,这都是正念的体现,都是正念所涵盖的。如果我们动的念不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这个时候就是没有正念,也可以说是正念不足。

我认识一位功友,有一次他打了一辆出租车,车上装满了大法资料运往外地。(他经常往那运资料)此功友没有怕心,在车上给开车的司机洪法,并告诉司机自己就是大法弟子。我认为,他这种做法很不理智,有功友说:他在拉一大车大法资料的情况下还敢面对面的洪法没有怕心,正念多足啊!我不这样看,并不是说敢做大法的事就是有正念,如果光站在这一点上不加思考地去做,那是无理智的,更谈不上是有正念了。

我们做每件事情都要以法为大,考虑我这样做对法有没有影响、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的基点上,要理智成熟地去做这一念才是真正的正念。我们做事要着眼于大处、要为大局着想,在拉一大车资料的情况下告诉司机自己是大法弟子,在中国大陆邪恶的环境下是很危险的,在这种情况我们最好理智地用第三者的方式洪法也一样能起到救度的作用。所以洪法之前,我们首先要为这一车大法资料着想,如果出现意外大法将受到很大的损失,甚至影响到“资料点”,因为他本人就是印制资料的。

同时,因为你的出事会给当地正法形式带来什么后果,你担负着多么重大的使命啊!在这种不理智、没正念的情况下邪恶也就极易钻空子进行干扰,因为它抓到了你不理智的把柄。促使他这样做的那一念就已经不正确了,不符合法了,怎么还说这种行为是有正念呢?这也就是那些自认为正念很足的功友却被邪恶绑架的原因,因为他那并不是真正的“正念”。

记得我们这儿有几位功友自认为正念很足,天不怕地不怕一天大大乎乎的,打电话直接就说敏感词如:给我送点真相传单,给我来点明慧网等等。我提醒他们打电话一定要理智,他们说:“你那是怕心、没正念,法轮自动旋转,我们说话邪恶是听不见的。”其实,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不理智了,没正念了。后来没多长时间,由于他们的电话被监听,并且他们就在自己居住的楼区公用电话打电话,邪恶找到了他们的住址把他们非法绑架了,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此也希望与他们犯同样错误的同修能够吸取他们的教训,让大法少受损失。

有一位长春功友,他做正法的事情非常理智、清醒,在当地正法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从1999年7.20以后,他始终坚持在正法的前沿,经历了风风雨雨。在他身边的功友相继被邪恶绑架,可邪恶始终动不了他。一位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问他:这么多年来,邪恶始终动不了你,你是怎么做的呢?这位功友回答说:这些年来我非常注重学法,无论怎么忙我都得学好法再去做事。同时,我们遇事儿一定要向内找,做事一定要理智、清醒,做每一件事都要以法为大,要正念足,每一思每一念都要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

接着这位同修给他讲了一个正法中的一件事儿。

有一次他顶着风雪骑自行车给一位同修送一大捆大法书,当来到那位功友楼下时,发现楼下停了几辆警车,还有几名警察来回走动。他马上想:难道这位功友出事了,可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没有出事的可能。他刚想上楼去找同修,可一贯做事理智谨慎的他突然停了下来,他向内找自己:我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非要上楼呢?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怕心吗?如果我今天不给他送书明天再送对正法来说是不会受到影响的,那么如果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我非得上楼送书,一旦出了事儿不是给大法带来损失了吗?那么我为什么不回去呢?我执意上楼送书这颗心是不是有什么执著?他终于找到了;原来自己有一颗懒惰的心,怕今天不送明天还得送一趟、还得挨一趟冻。他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后,毫不犹豫地掉转车头回去了,第二天才把大法书送到那位同修手中。

通过这件事儿,说明这位同修在那种情况下不上楼并不是怕,而是做什么事情都要理智、冷静地想一想我这样做站不站在法上,能不能给大法带来影响、带来损失,处处以法为大,一思一念都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每一思每一念都要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我们只有每一思每一念都是正确的念头,这才是正念的真正含义,才是真正的强大的“正念”。

以上是个人境界所悟,不当之处还请同修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