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 真正在大法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我是96年4月25日得法的。那天我从一个同事那里借了一本《转法轮》。因为我小的时候一直到很大天目都是开着的,并且到得法以前我的大周天都是通的,并且我小的时候出过一次车祸被汽车撞出十几米,我的自行车都撞坏了,而我看到一双大手把我托着轻飘飘的放在地上,自己一点事也没有,因此对于修炼,自己以前也知道一些门径,所以一直在寻找真正能够得道的大法。

拿到《转法轮》时已是深夜,看了师父的像及第一讲的第一段我就什么都明白了,我的眼泪就落下来了。这就是我人生中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这就是我生命的归宿。我如饥似渴地读着《转法轮》,在看到第三讲“我把学员都当做弟子”之前,我一直担心师父会不会收我做弟子。当看完第三讲“我把学员都当做弟子”时我就放心了,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受似喜似悲。第二天早晨身体就开始净化。当时我胃肠不好(吃海鲜太多了),所以就拉肚子。

得法后因为自己的根基的作用,很多难、关对我根本就不是回事。那时我常跟人说:修炼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放下名、利、情,抵制金钱、美女的诱惑、忍、吃苦等等吗?什么可怕的,我就不信去不了这些东西,我就不信我修不成。那时真的满怀信心。99年7月20日之后,我跟同修说:没什么可怕的,它们就那些招,威逼利诱、金钱美女、儿女情长等等,这些东西几千年坏蛋都玩多少遍了,它们也玩不出来什么花花,让它们玩,玩来玩去就把它们自己玩死了。别怕,它们动不了咱们。

我没有怕心,表面上修的也很好,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根本上为我为私的东西没去掉。表现上是不找自己,让别人找自己,用大法和师父的话来掩盖自己,甚至掩盖的掩盖。这个为我为私的东西牵制了我,让我不能象得法初期那样突飞猛进,让我四处碰壁,被旧势力利用了。

得法后,我对自己、对修炼充满了信心,同时沾沾自喜,自以为自己很坚定,很好。一朵牡丹花,美呀!典型的自我感觉良好!我把我自己看的太完美了,太好了。我固执不听任何人劝告。别人说我不好的时候,还没等他们说完,我就借用大法中的话(断章取义)把他们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你看到我有不足?为什么让你看到?好好想想你自己,你自己不好还说我?是不是你自己的观念把我的好看成了不好?你要是没有不好的地方也许我也就好了!明明自己不对,却无赖地说别人不好。当别人被我噎得气得鼓鼓的时候,我就得意地说:看看你还生气了,你炼功人呢你还生气呢。反正我周围的同修被我给治得不轻。

有的同修也是在家里以前谁也惹不起,可是一到我这,他一万个有理我也能让他没理。他一句话没说完我有一百句等着他呢,保险让他又气又恨又明知道我是用法来掩盖又没招还得找他自己。有时候我还会说他们:我知道你们会说我“小某某你这是利用大法让我们找自己的同时掩盖你自己”,可是你们说我的时候也要想一想,当你们在说我这是利用大法让你们找自己的同时掩盖我自己的这句话时你们是不是在掩盖你们自己,甚至在掩盖你们的掩盖的掩盖?结果因为我的掩盖的掩盖的掩盖要远远的超过他们的掩盖,所以最终他们虽然知道我在掩盖却又没办法。又因为他们确实有不足,所以他们只好找自己,而不能说我了。我好洋洋自得。自己虽然在这些过程中看到了自己的为我为私的东西却觉得了不起,哼!谁能比我强哪?谁能说过我?你们还不如我呢还说我!其实还是修了别人,自己该提高的机会都推出去了。

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讲到这里我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大家不要绝对地看问题。特别是在中国邪恶宣传的那些歪理,比如它们宣传的“你要叫别人做好,你自己得先做好”,大家想想这句话对不对?很多人抓住这句话掩盖自己的错误不想改正,特别被那些有问题的人拿来当真理不放。我告诉大家,这是绝对的错误。一个有错误的人就不能告诉你做好了吗?一个做了错事的人就不应该叫别人做好了吗?那是什么逻辑呢?有多少人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呢?”

“一个修炼的人在修炼到最后一步的时候、还没有完全脱去人身的时候他还是有罪业的呢,他还是有执著的呢,可是修到那一步的时候他已经远远地超越常人了。如果按照这么个说法,谁也不能叫别人去做好了,这个社会不完蛋了吗?”

“大法弟子有执著,有没有修去的常人之心,有做不好的地方,但是不等于这个大法弟子都不好,不等于这个生命不行,也不等于这个大法弟子修的都不好。他有许许多多方面修得都很好了,因为他有错是因为他还有的执著必须暴露出来从而认识到不足之处,所以能表现出来。能表现出来才能修,隐藏着表现不出来还不好修,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那还真不好修呢。”

我当时就是象师父讲的抓住这句话掩盖自己的错误不想改正,特别被那些有问题的人拿来当真理不放。一模一样的,师父这话就是在说我啊!而且隐藏着表现不出来还不好修,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那还真不好修呢。 真真切切的隐藏的很深,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还以为自己很坚定,对大法认识的好呢!

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有两个问题还有师父的解法。

“问:只是修到这么久,才意识到什么是自己的根本执著,那就是执著于自己。
师:对,说白了就是过去生命的基本因素。过去这方面大家都有,很多人还真的意识不到。随大家的整体提高,这方面已经不那么突出了。

问:在过去的证实大法中,虽然做了证实大法的事,但现在看来是站在私的、证实自己的基点上。我们的问题是,为什么意识到这一点会这么晚?
师: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地认识自己的不足从而去掉不足的过程,只是许多最根本的执著认识得越早越好。认识到了本身就是提高。能够去掉它,或者克服它、消弱它,最后完全去掉,这个过程就是在不断地提高,也是生命的根本转变。”

我自己就象两个问题说的一样执著于自己、自我而且还利用大法在证实自己的独特,一招仙,自己的了不起,自己的伟大,自己的一切。抱着这个为我为私的东西死死不放还很得意!给大法带来了很大的破坏!

正当我陶醉在自己的“伟大英明”、自己的“了不起”中的时候,败坏的旧势力看到我这样乐坏了。这小子犟,这小子想与众不同,咱们得好好培养,让他跟别人不一样。它们这一培养我可坏了……

我无上慈悲的师尊啊!弟子用什么来报答您的慈悲普度,您的佛恩浩荡!您没有嫌弃我,没有丢下我。是您把弟子从宇宙生命的浩劫中挽救出来,洗净弟子那无比肮脏的一切,给予弟子美好的未来和荣耀!

为了使我看到不足,师父让我在人中处处摔跟头。我开始什么都不顺利,工作不顺利,家庭不顺利,同修之间也不顺利,反正没一样顺心。而且我以前说别人的话这回别人都反过来说我:“你好好找找自己吧!你要是那么好我们会说你?!看看你根本上有什么执著,你懂修炼吗?”这时我心里明知不对还不服气地说呢:哼!让你们吃这么大苦你们还吃不了呢!

有时虽然表面接受了同修的意见,但心里还固守着一个东西不肯改变,并自己骗自己说:他们不理解你;有时还骗师父说:师父啊,我比以前好多了,你看我现在是比以前好多了。有时候明知道这是掩盖可又会用另一个掩盖来骗师父:师父啊,我会改的,我真的会改的,我下次就改。可是到了下一次还是这些话,而且说这些话根本就是不想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借口。

人做什么事情要找借口,找个原因推卸责任,或者不想做什么,有的是借口,有的是理由。当自己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却还不想改的时候,那个过去生命的基本因素是想尽一切办法来掩盖和保护自己的。

这种状况愈演愈烈,我也渐渐的意思到自己该改变了(主意识开始清醒,得了法的那一面也开始起作用)。然而,我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命的一切是多么的危险。我还以为(后天败坏的观念认为的)只是一个执著吧。

有一天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强大无比地打入我的大脑,我的整个生命的一切都被这种能量震撼着!也不知为什么我一下想起了小学时学的一篇课文《周处除三害》的故事。故事中讲周处到河里斩杀蛟龙,到深山剪除猛虎。可是百姓们仍然闷闷不乐,也没有人认为周处是英雄。后来周处才明白在百姓心目中猛虎、蛟龙并不可怕,而周处才是真正的一大害。周处知此羞愧难当,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学成万人敌,自以为英雄豪杰,岂不知在百姓眼里自己禽兽不如。因此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到处访明师、学礼教终于成为造福百姓的将领。

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在正法中什么旧势力、什么邪恶,它们都没有我那个为私为我的东西坏,因为我自己那个为私为我的东西比它们还隐藏得深。虽然我表面上也在学大法并因此去掉了很多名利情,但是本质上我和旧势力是一路货。旧势力也没有人的执著以及低层的一切,可是旧势力为什么会破坏大法?为什么它们意识不到自己是在破坏大法反而认为自己在帮师父?为什么它们表面圆滑的一切使它们根本意识不到它们那种为我为私的心?为什么它们意识不到它们做这一切当中的求心?它们以为它们做着一切师父就得给它们所要的一切了。它们在求它们的结果。当师父指出它们的不足时,旧势力还说:“我们在帮你哪”从而掩盖它们的私心、它们的求心。

通过看旧势力再反观我自己,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旧势力有的一切我身上都有。即使我把旧势力、邪恶全灭掉也没有用。我自身的那一切不好一样的会破坏正法。旧势力只不过是猛虎、蛟龙,而我却是周处。我也明白了如果我没有这样的心旧势力就不能够这么邪恶!自己的这些心助长了旧势力的所为。

我的心震撼着。我明白了能不能意识到这个为我为私的根本执著,能不能去掉这个为我为私的根本执著。是生命的一大劫数。自己修炼这么多年还自以为不错,自以为很坚定,自以为在助师正法。其实自己还不如旧势力,跟周处更是无法相比。一时间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悔恨、羞愧、失望、一切的一切。 我想掩面号啕大哭。泪水顺着我的脸止不住的往下淌。我在心里说:师父啊!我知道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前都是骗您的,这次我真的改。

当我做到的时候,在师父的法像面前我流泪了,泪如泉涌。写到这里的时候我也落泪了!

我终于走过了这艰难的一步。这一步太难了,难到当时自己根本意识不到的。难到当时自己委屈的再也不愿意找自己,难到发现了这个根本执著也不愿意去掉它。然而一切都过去了,生命在正法中得到了升华。我超越了自我,真正的在大法中修炼了。在“大法造就的一切是不执我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这一点上,旧宇宙的最高也无法同新宇宙的最低相比。因为那就象泥土跟黄金,根本没有可比性。那不仅仅是表面的变化,而是本质的升华、升华再升华。

* * * * * *

我刚得法的时候想这么好的东西不能给别人,别让他们给糟蹋了。现在不是这样想。大法就是这样的伟大,能使一切不好变好。现在我看到有些同修本质上为我为私的东西没有变,虽然他们表面上在做着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事。但是因为本质上没变,所以起到内部破坏的作用。在指出他们不足的同时,我知道师父是珍惜他们的,一直在给他们机会等他们提高上来。我也相信只要他们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就能使他们自己看到自己本质上的不足。相信大法会真正从本质上改变他们,只要他们真的愿意改变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