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艰难环境下证实大法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我是1998年圣诞节有幸得法的,得法后那种身心受益与师尊慈悲呵护的感受无以言表。但是这段美好的时光很快就被江××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所打碎。在遭受迫害的初期,由于太多的怕心和执著使我一次又一次的摔倒并裹足不前,但慈悲的师尊却并没有就此放弃我。

记得有这样一件事情,那是2000年6月份,由于执著太重,在单位和家庭的压力下,我违心地决定写所谓的“保证书”。由于单位太远,又错过了一班车,我租了辆摩托车去单位,在一个拐弯处迎面与一辆摩托车相撞,这时后面疾驰而来的一辆卡车也及时刹住,我只受了一点轻伤。这时我强烈地意识到,在我最不坚定的时候,师父却把最深沉的慈悲洒在了我的身上。如果我写了保证书,将给自己生命留下永远的遗憾。我决定不写保证书了;随后我被非法强行送进了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给了我许多鼓励,与他们的付出相比,我感到自惭形秽,于是我决定收回所谓的保证,重新回到正法中来。二十天后,我们被释放了。

我因被关洗脑班失去了工作,开始了四处打工的艰难生活。其间我刷过盘子,安装过太阳能热水器,送过报纸。在这期间,我完全把自己当做了一个艰难生活中的挣扎者,而忘记了真正的使命,并陷在人中不能自拔。在2001年的2月9日,我在送报纸的途中突然被政保科绑架,又被送到洗脑班。进京上访被抓、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让我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坚定和光明,我们共同学法和交流,互相鼓励和支持。

因为不写保证书,我被父亲揪住头发,把头往墙上碰撞,我真切地意识到江氏集团这场迫害的邪恶,使人性泯灭、亲人相残的恰恰是江××政治流氓团伙。在这三个月的关押期间,邪恶之徒由嚣张而逐渐虚弱,对我们的监视也越来越松。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决定利用这个机会,一边学法一边散发真相资料,有力地震慑了当地的邪恶之徒。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意识到不能被继续关押了,要走出洗脑班,最后大家一致决定绝食抗议。当晚狂风怒吼,仿佛另外空间正在发生着一场正邪大战。就在此时,邪恶急忙宣布无条件释放我们。

坐在回家的班车上,那一刻的心情是无比的豪迈,并赋诗一首“茫茫天地踏歌行,铮铮铁骨傲寒冬,待到拨云见日时,却见梅花别样红。”

从这时起,我就在救度众生、维护大法的道路上再也没有停止过。
  
回到家后,父母催促我赶快去看一看妻儿。我妻子因为无法承受迫害的压力而反对我修炼,最后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见到妻儿后,那颗对情的执著和求安逸之心又变得强烈起来,当我想起孩子那悲苦的眼神,我感到自己的心已经碎了。为了生计我开始卖报纸,面对茫茫的人群,艰辛的生活之路,心中就觉得很苦,有一次觉得甚至要崩溃了。这时在我心中想起了师尊在《排除干扰》一文中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我意识到应该多学法,才能够战胜这一切魔难,使自己振作起来。于是卖完报纸后,我便开始静心学法,学完法晚上去散发真相资料。卖报时又认识了许多人,向他们讲清真相。
  
就在当时,与我联系的两位同修突然被抓,其中一位同修因抵制迫害,从楼上跳下时摔伤,住进了医院。我感到巨大的压力和危险向我逼近,产生了离家出走的念头。最后我决定把未发完的资料全部发完,即使被抓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为了防止邪恶突然来抓我,我到了离家不远的一座山上把资料全部整理叠好,然后逐户发放。结果风平浪静,邪恶仿佛睡着了。

不久,父母让我同我妻子一同去河南(她的老家)谋生。由于我未能找到工作,一直为她们娘俩洗衣做饭,每天有很多空余时间,于是我把自己因修大法而身心受益,大法遭受迫害的事写成传单,用复写纸再复写两遍,这样一次可制作四份,在四处散发;又买来彩色粉笔,到大街小巷去书写“法轮大法好”。我想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想尽一切办法做正法的事,邪恶一定会万分恐惧。

由于我没有工作,生活的重担全都落到了妻子的肩上,她经常工作到很晚,非常辛苦。有一天她半夜12点下班,我也没睡一直等她。妻子流着泪对我说:“只要你别炼了,我马上跟你回家,不再遭这份罪了”。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痛苦极了,我对她说,让我考虑一下。我很快地使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要坚定和坚信。过了一会儿,妻子问我考虑清楚了吗?我说想清楚了,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放弃。让我意外的是,我刚刚说完,妻子的心情却好了起来。

因找不到工作,五个月后我决定回到父母家继续卖报纸。白天卖报纸,讲真相,学法,周而复始,坚持不懈。

有一次,我到一家公司打短工,正好同几位同事出门作产品宣传,在路过当地汽车站时,看到一个歹徒行凶伤人,用匕首刺伤了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脖子,受伤的司机正流着血拼命夺歹徒的匕首,情况很危急。这时我脑海中想起了师尊在《转法轮》中的话:“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

想到这里,我便冲了上去,一下子握住歹徒的手。这时又冲上来几个人,将歹徒制服了。然后我用这件事向同事们和公司主管讲真相,取得很好的效果,最后当我离开这家公司时,主管握着我的手,微笑着对我说:“愿世界充满真善忍!”。

就这样,向身边遇到的每一个人讲,力争不放过每一个机会,向老人讲,向孩子讲,向司机讲,向商人讲,向警察讲……。

在2002年8月份的一天,因本地大法弟子插播真相光盘,我被恶人绑架到了市防暴队,刚被绑架上车时,我感到怕极了,但随后想到,既然选择了正法修炼的道路,那就不必惧怕死亡。随即镇静下来。我下车后,面对凶恶蛮横的便衣警察大声说道:“我犯了什么罪,凭什么抓我?”

在对我的审讯一开始,我就开始发正念,不回答它们的问题。当它们诬蔑师父时,我就毫不客气地一一予以驳斥,并努力用正念与它们面对。

在正念作用下,我发现自己口才变得很好。当它们问我:“你修炼法轮功,你女儿将来怎么做人时?”我回答说:“我的女儿如果知道了她的父亲曾经捍卫过宇宙的真理,会感到无比的自豪。”一个恶警说:“炼法轮功违法。”我大声地告诉她:“给法轮功定罪的人才是真正的罪犯。”

非法审讯持续了近5个小时,我时时用正念面对,邪恶一无所获,有的警察还明白了真相,也不象抓我时那样凶恶了,态度变得温和起来,有的还给我倒茶。一个警察对我说:“小伙子,讲得真带劲儿。”最后我被无罪释放。

我的修炼经历和千千万万同修的经历相比就如同大海里的一颗水珠。因层次有限,如果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