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镇政府恶人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4日】1998年我有缘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习《转法轮》我明白了许许多多以前都不明白的事情和做人的真正目的。每天劳动之余学法、炼功,在日常生活中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受益非浅,家庭和睦相处,丈夫看到我的身体及各方面的变化,也一块跟着学炼,我丈夫以前经常胃痛,女儿从小体格也非常弱。自从修炼后,我们一身的病全好了,六年多来全家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我们庆幸自己有缘得到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

邪恶之首江泽民不顾全国人民的利益,无视中央老干部的规劝,独断专行,1999年7月20日亲自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诬陷。我的信仰和做人的基本权利被剥夺了。阴森森的恐怖局面在中国大陆进行着。镇政府干部在江泽民的淫威下,不让我们炼功,逼我交出大法书和炼功带。1999年7月22日,我们决定到北京上访,被政府恶人强行抓回,他们将我丈夫非法关押了12天。此后政府恶人不断进家骚扰、恐吓,逼我们交大法书。

1999年10月份镇长姜军和派出所所长柳星等,把我强行抓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在阴冷的房子里冻我,柳星穿着皮鞋用脚踢我,恐吓要送我去劳教。

2000年农历正月十八日,我们大法学员在一起学法、交流,被警察非法抓去,在派出所里他们把我铐在暖气片上强行逼我蹲在地上,学员吴瑞玲腰里装了200元钱也被非法搜了去,学员苏美荣、姜朋义、李春玲被非法关进了拘留所,我丈夫也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我家里只剩下14岁的女儿无人照顾。当天晚上我们四十多大法学员被押到计生办大院挨冻,我们四十多人中年岁大的有70多岁,(当时天气寒冷,晚上在零下10度左右),恶徒白天让我们站在阴冷不见太阳的的地方,脚下是厚厚的冰和雪。因为我炼功他们对我拳打脚踢。他们从各部门调来了三十人来轮班看管我们,它们酒足饭饱后,使出了流氓手段来刑罚我们,整宿让我们在外面冻,有的学员家送来棉衣也不让穿。逼我们蹲马步,腿弯里夹着砖头、木头棒子、破扫帚,学员吴瑞铃不配合他们,四、五个恶人对她拳打脚踢,又拖到家里打,嘴里还说谁打你了?直到把学员蔡伟娥打得昏死过去它们才住手。我也被押往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半个月,回来后镇政府还不放我们,学员苏美荣、姜朋义又遭到它们毒打,我们绝食抗议,又遭到了它们野蛮灌食的迫害。非法关押了我五十多天,有的学员被关了一百多天,每人还被勒索100元钱。

2000年农历四月初八我又履行我的合法权利进京上访,被半路拦住,回来后又被押往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我丈夫被政府恶人非法抓去打骂一顿。

2000年6月镇派出所恶人又拿着手铐到我家抓我,在它们的逼迫下我又离家出走进京上访。路上为了不被拦住,有时坐短途车,有时步行走,天黑了就走到哪睡到哪,好不容易到了北京,又被北京恶警抓到了天安门派出所,被镇里派去抓我的人认了出来,回来后派出所恶人姜学友用电棍电我,问我:你还去北京吗?我坚定的说:去!他问我去干什么,我说:我去履行公民上访的权利,我要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无言以对,又将我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我在里面炼功被恶人用电棍电,将我拉到地上罚站。

2001年春一天晚上11点多钟,我和丈夫正在家里睡觉,镇政府恶人非法闯入我家,把我俩抓去关押,给我们戴上手铐进行毒打,并恐吓要劳教我。我们认清了它们的邪恶本质,抵制他们,几天后我们趁机跑了出来。

2001年恶徒办起了洗脑班,我认清了他们的邪恶目的,为了不被他们非法关押,我开始离家出走,外出打工。6月的一天清晨,镇政府恶人强行把我丈夫抓到610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月。隔不几天晚上又到我家抓我,在邻居的抵制下,邪恶的目的没有得逞。

2002年6月的一天中午,镇政府的恶人慕欣带领5、6个人非法跳墙闯入我家把我抬到车上,送到610洗脑班。我为了抵制邪恶的非法迫害开始绝食,他们把我关在单间屋里,派人轮班看着我不让睡觉、不让坐、不让贴着墙站,一打盹就吓你一跳,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我听见同修苏美荣在另一间房里挨打的声音,老远就能听见,当时我的心一直打颤,又想怕什么,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我开始发正念,心态逐步稳定下来,并对看管我的人揭露他们的罪恶行径。他们指责我同情苏美荣,并恐吓对我处理不能轻了。不管他们用恐吓还是伪善我一概不配合他们,只是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他们决定要送我去医院灌食来继续迫害我,我心里一直很踏实,背法,发正念,讲真象。结果到医院去妇科检查已经怀孕。(以前也被灌过两次,从未到妇科检查),医生不给灌食,他们只好垂头丧气把我带了回去。

镇里计生办去了一个姓刘的说:如果不转化,要把胎儿打掉继续“转化”。一个陪伴我的小医生听了非常生气愤,没人时对我说:“一定要把这孩子保住。”并买来一些对婴儿有利的糖果给我吃。期间我向她讲真象,她说:“我也不相信电视里说的那些。”我相信这个小医生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镇政府人员慕欣假惺惺对我说:为了孩子吃点饭吧,明天就送你回家。我说:“只要你们说话算数,明天送我回家,我不吃也饿不坏的。”他们没办法,当天晚上十二点半把我送回了家。我知道只要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师父说了算,他们谁说了也不算。

2001年10月镇政府的恶人再次深夜跳墙闯入我家,抓走了我的丈夫,非法将他送到看守所里关押了将近一个月。

回想邪恶迫害这四年多来,真是有点心酸,但相比之下我还是比较幸运的,现在我的儿子已经8个多月了,身体特别健康。以前我大女儿生下来才4斤,这次我的儿子生下来11斤多。而且生的非常顺利,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都觉得惊奇。我告诉她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生二胎的指标批下十多年了也没有怀孕。这次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一切都那么顺利。电视上所演的都是栽赃陷害欺骗世人的。

独裁者江××因小人的妒嫉和个人仇恨心理仍在利用其手中权力,挥霍人民的血汗钱,对善良的人民执行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政策,残忍地摧毁追求真、善、忍美德的好人,江泽民所犯下的累累罪行,一定要受到人间法庭、道义法庭、人心法庭的公审,和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