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进京上访 备受监禁折磨

【明慧网2004年3月14日】江氏集团99年7月20日开始对法轮大法迫害。本着善意我们7月21日到省委信访办上访。当天,上午我在信访办写上访材料,才写了两条他们就不让写了。信访办的接待人员说:“你们的情况我们解决不了,你们上北京找中央解决。”这样我于当晚坐车进京上访。

早晨到北京不到7时,北京的大街小巷布满了警察,各街路口全部戒严,严查过往行人,一个也不放过。一听到外地口音,不由分说,全部集中在一起,用公车送往各体育场。当时,每辆车都是满满的一车人。一辆接一辆得开往景山丰台体育场(也数不清有多少辆)我坐的车不到早8时就进了丰台体育场。在体育场内,各省的法轮功学员分开,由武警、公安警察、城管人员把我们包围在里边强迫我们坐在油漆地上,当时是大伏天在太阳底下曝晒,有的学员被警察毒打,被拽着两只脚在地上拖,拖到汽车后面拳打脚踹暴打一顿。有的女学员被警察揪着头发,把手背在后面,狠狠的用脚踹,上厕所、喝水、买物品,都被限制……

晚上,10点多我们被押送往丰台火车站,在车上,武警部队全副武装,上车后,车上的气温非常高,人多警察又不让开窗户,当时,一列车全是大法弟子。7月23日在锦州下车,公安警察对每个人严查登记,我的身份证就是被他们强行扣下,直到现在也不给。我们沈阳的大法弟子由沈阳来车,把我们押到新城子丰台体育场,恶警继续审问,用莫须有的罪名审问,我们又被带到当地公安局,恶警强迫不许炼功、不许上访,交大法书。直到24日凌晨才放我回家了。

由于江氏集团栽赃陷害,诽谤师父、诽谤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再次进京上访,刚到国务院信访办还没进门,就被抓去。押入国务院招待所地下室,恶警经常对大法弟子施暴、毒打,每个房间都押满了大法弟子,横七竖八躺在水泥地上,11月3日晚被沈阳警察押往遣送站。由于我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上访,被江氏集团无任何手续,非法拘留15天,超期10天,没让回家又被送去洗脑班。在洗脑班由于我不放弃信仰,被百般虐待,蹲小号等。

2001年1月4日恶警把我劫持到龙山教养院,继续迫害。这期间受到多名恶警精神和身体的迫害,2001年4月1日被无条件释放。

2002年1月4日恶警无任何理由无故将我非法劳教3年。在张士教养院,我遭受了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摧残,晚上不让睡觉,坐板(屋内温度只有4-5度),教养院警察和犹大强行灌输攻击大法,诬蔑师父的邪恶言论。我完全被剥夺了信仰自由和最基本的人权,恶警连续24小时不让我睡觉罚蹲顶墙(早5时-午夜12时),恶警曾多次叫嚣我整死你,我叫刑事犯一点一点的折磨你整死你。

2002年8月2日关峰、宋百顺、陈伟、潘某,还有刑事犯两个人,用电棍电击张国义两个多小时,就听电击声啪、啪响了两个多小时,我和另外一个同修被电击。

这都是我的一点亲身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