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诸城市李海、李文胜父子惨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5日】山东省诸城市郝戈庄镇大法弟子李文胜以及其父李海,在江××发动的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邪恶运动中,遭到郝戈庄镇政法委书记王新军、派出所所长李风春、片长赵新军、祝××村书记郭方明、村长郭方学等一帮恶人的严重摧残,李海于2002年腊月23日离开了人世。

现将郝戈庄镇不法官员的犯罪事实公布如下:

在1999年7月20日以前,这些不法官员们就对李文胜进行非法跟踪、监视、登门骚扰等非法行为;7月20日后,随着江氏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恶徒们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1999年7月20日李文胜想进京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到他的亲戚家借钱时被出卖,7月21日恶人把他从潍坊劫持到郝戈庄镇宋家庄村,后转移到郝戈庄镇西岭(原高中学校)。当时有十几人对他管制和跟踪,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太阳底下暴晒,最恶毒的迫害手段是“金鸡独立”,所谓的“金鸡独立”就是呈正步走状态,一只脚着地,一直脚成45度角向前抬起,静止不能动,脚尖上还要放一块砖头,如果坚持不住脚放低了,恶人就对他拳打脚踢,有一次因坚持不住脚放低了,被恶警王华用砖头猛砸他的脚,用木棍猛击他的腿,脚趾被砸破流出血,脚面肿得很高,走路疼痛难忍。

1999年腊月22,李文胜因向镇政府说明真相,在恶人王新军操纵下,恶警李风春、王华、张重光、魏立华、周建波、郑德明对他进行了疯狂的迫害。腊月23早,恶警李风春、王华、周建波从他家中扯着他的头发将他非法劫持到派出所,在车上恶警李风春口里一边骂着,一边用车刷子打他的嘴和脸,在派出所恶警逼其脱光衣服,蒙上他的眼睛,4、5个恶警用脚踩着他的胳膊和腿,恶警李风春用两根电警棍对他进行了长时间的电击,包括腰部、背部、脖子、脸、头,电完后恶警李风春将冷水倒进他的脖子里,用手铐铐在院子里的水泥杆上,只穿着单上衣冻了5、6个小时,晚上将他铐在没有暖气的管子上一夜。

24日,这帮恶警又对李文胜进行了电击,并用胶皮棍对其进行了毒打,下午恶警们逼他在派出所院里跑,因脚和腿都被恶警打过,走路都非常艰难,恶警魏立华就用胶皮棍轮番打着他的屁股,让他快跑,这次迫害使他全身疼痛难忍,身体多处青紫色,稍有善心的人都不忍心看他的样子。

2000年6、7月份李文胜因向镇政府声明继续修炼大法,恶警李风春、周建波从镇政府后的公路上将他劫持到派出所,恶警逼他脱光上衣、裤子,只穿裤头,4、5个恶警踩着他的胳膊和腿,由李风春、魏立华对他进行了长时间的电击,电击后,魏立华、张重光、周建波、郑德明等恶警用胶皮棍轮番将他毒打一个多小时,全身被打得青紫色。

邪恶之徒开始将李文胜关押在小庄沟村十几天,天天有民兵管制、跟踪,白天戴手铐步行十几里到派出所干活,高温30度,中午不让休息,有时被罚站铐在派出所值班室的暖气管上。有一天中午恶警张重光、魏立华轮番对他拳打脚踢,李文胜被打得口吐鲜血,它们才住手;还有一天恶人祝××、恶警郑德明把关押他的屋里泼上一桶水,逼他面墙而站并轮番对他进行拳打脚踢;有几天晚上恶人郭方明将他用手铐铐在床上,不让睡觉;有一晚上恶人郭方明(村书记)、郭方学(村长)将他铐在树上,扒掉上衣,敞开裤子的纽扣,让蚊子咬,并逼他回家拿粮或牵牛。

不法官员后来又将李文胜转到韩家沟村非法关押在学校里十几天,天天有民兵管制跟踪,基本不让睡觉,有时睡觉睡在水泥地面上,期间恶警魏立华、郑德明、祝××对他进行拳打脚踢、谩骂、恐吓和威胁。

被劫持到格德夼后,李文胜被非法关押在大队院里十几天,由民兵看管跟踪,白天戴手铐来回十多里到派出所干活,中午罚站。恶警魏立华时常对他进行拳打脚踢,电棍电击等,晚上铐在值班室门口的墙上或排椅上过夜,有时晚上铐在厕所门口边的地上,值班的民兵说:上边(指镇里)要求动硬的(只使用暴力)。

在李文胜被关押期间,他的父亲李海时常遭到王新军、祝××、郭方学、郭方明、恶警李风春、魏立华、周建波等人的谩骂、恐吓、威胁,逼其借钱或搬家,李文胜的父亲在给他送饭的路上被马车撞到,腿摔成重伤后,恶人也没有放过他,后来敲诈他家1400元现金,还将房产证扣作抵押,才将他放回家,这次迫害共计40多天。

2000年10月李文胜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人王新军、郭方学、恶警周建波、王华劫持到潍坊驻京办,在驻京办楼前,恶警王华对他进行了毒打,一米长的杨木棍被打断,当天恶警周建波、郭方学将他戴手铐非法劫持到郝戈庄镇派出所,当晚铐在派出所后院的房子里,第二天恶警李风春唆使恶警张重光、恶人郭方明将他戴手铐用胶皮棍轮番进行了长时间的毒打,这次他被打得浑身紫黑色,屁股肿的老高,十多天时间不能坐立。当天下午被带到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恶警曹锦辉狠狠的打了他几个耳光,后将他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入所检查身体时,管理人员说:“怎么打成这个样子,这还了得!”

期满后李文胜又被带到郝戈庄收购站的一间屋里非法关押,由各村派人轮流看管,关了一个月后,12月5日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潍坊昌乐劳教所。以下是他在劳教所遭受迫害的一些情况:

2000年12月5日,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劳教所的草场西侧那栋南北走向的楼房的四楼,二大队二中队的恶警韩会月(中队长)正组织暴徒们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施惨无人道的迫害,在这滴水成冰的严冬,李文胜被刘春祥、许文咨等十七名暴徒(普通劳教犯)逼着扒光衣服,在厕所里洗冷水澡,由两犯人轮番向他的头部、嘴里、鼻孔里连续长时间喷水、灌水、使其无法呼吸,几乎窒息。

用水折磨后,暴徒强迫他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强行掀起上衣,将裤子扒下,使背部、大腿处裸露在外面,有好几名暴徒踩着他的胳膊和腿,暴徒张金涛用三角带制成的皮鞭,甩开膀子,狠狠的从其腰部抽打到小腿处,直打得他皮肤上裂开了一道道血口子,向外渗淌着鲜血,打完后,又逼其到厕所扒光衣服洗冷水澡,因当时劳教所加工大蒜,暴徒们就从泡蒜的水缸里用盆盛水,从头上往下浇,用水管子往嘴里、鼻子里喷水。

在二大队二中队二组的房间里,这些暴徒们轮番对李文胜拳打脚踢,他们大都抓着他的肩膀,用腿的膝盖处猛顶他的胸部,直打得他死去活来,几乎窒息,当时他连话都说不清楚,当天他大小便都带血,浑身疼痛难忍。打完后,其中一暴徒很害怕,说:“这样容易打死,打死怎么办?”

即使这样,这些暴徒们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还逼李文胜到双层床的上铺去睡,他遍体鳞伤,怎能上得去?可这些暴徒就用马扎子砸他的腰和臀部,直到打上去为止。很长时间,他屁股上打裂的口子都往外流血水。

就在李文胜惨遭邪恶迫害的同时,他的父亲李海也在精神与肉体上承受着痛苦的折磨。

李海是诸城市郝戈镇小庄沟村人,修炼法轮大法前患有胃病,有时腿痛,喝酒抽烟,得法后按照李老师讲的大法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一个好人,随着学法炼功,胃病好了、腿不痛了、戒掉了烟喝酒,身体健康,家里家外忙个不停,能干活了,像年轻人一样。

自1999年7月20日江××发动镇压法轮功和迫害大法弟子以来,在郝戈镇追随江氏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王新军的操纵下,派出所恶警李风春、王华、张重光、魏立华、片长赵××集小庄沟村恶人郭方学、郭方明强迫他放弃修炼,于1999年7月22日将他劫持到郝戈镇焦家庄子村,对他进行了恶毒的体罚和打骂,并强迫他在全镇党员会上作检讨和上电视诽谤大法,他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摧残。

2000年6、7月份因他的儿子李文胜到镇政府说明真相,被非法关押40多天,每天他要来回几十里送饭,还要忙农活,期间恶人还对他进行威胁和谩骂,因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劳累过度,在给儿子送饭的路上被马车撞倒在路边,赶马车的人趁天黑没人而逃,在邻居好心人的帮助下把他送回家,当时腿撞成重伤,膝盖处流血,十几天不能走动,即使这样,恶人还是不放过他,王新军还指使祝××、郭方学、郭方明逼他到处借钱、搬家,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凑足了1400元钱并没收了房产证作抵押,才将他的儿子放回家。

2000年10月份他的儿子和老伴进京上访,母子均被非法拘留和刑事拘留。王新军等恶人对李海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恶警和恶人们赵××、祝××、郭方学、郭方明天天登门要钱、恐吓和谩骂,有时将他绑架到派出所对他进行毒打和谩骂,并派专人对他进行看管和跟踪,还要把他赶出家门,一年的收入全部被敲诈一空,卖的牛、花生、大豆、玉米约计4000多元。期间他的儿子非法拘留释放后又被王新军等恶人非法关押40多天。他要风里来雨里去的给儿子送饭。

在这惨无人道的迫害下,李海时常精神恍惚、老泪纵横,甚至想到轻生。恶人还是不放过他,有一次在恶人郭方明、郭方学的挑唆下,恶警李风春用一铁器猛击他的头部,据生前他自己讲,当时被打得眼冒金星,一口气堵在了心中。往后的日子里,李海时常精神恍惚,心中忧郁,干活没力气,看到警察、警车就害怕,腿萎缩,在这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堵在胸口的那口气时常往上翻,腿的三叉处时常出现一根二十多公分长的鼓包,上半身疼痛难忍,口中吐血,有时痛得在地上连滚带爬,痛苦的熬过了两年,于2002年腊月23日离开了人世。

在江氏发动的这场断古绝今的迫害中,欺骗了多少民众,伤害了多少善良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