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脱手铐 两天出牢狱

【明慧网2004年3月17日】大陆南方某地两年前开法会,被坏人告发,恶警绑架了数名大法弟子,我是其中一个。

我被带到派出所,警察两人一组对我审讯。他们问我姓名、年龄、住址等,我说:“我的名字并不重要,你们是针对法轮功搞打压,这才是实质。”警察掏出手铐说:“把这个戴上!”我拒绝配合说:“这玩意是给坏人戴的,对善良的老人你们不能用刑具!”警察摆弄着手铐又问:“你究竟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我说:“你们真想知道,我告诉你吧,我就叫大法弟子,年龄就是老人,就是重病缠身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的老人!”

接下来我便给警察讲真象,就像摆家常一样地谈,语气平静祥和,警察在注意听。看得出来在大法弟子正念带动下,也带出了警察的“善”念,那手铐放桌上也不铐人了。在谈话中,警察也变得和气了,他们知道法轮功都是好人。时间真快,两小时过去了,又轮换两名警察继续审讯,结果如前,审讯笔录仍是空白。转眼他们又更换了另一组警察,审讯结果仍无进展。警察在大法弟子面前感到力不从心,欲罢不能又无可奈何!又过了两小时,他们再换来一组警察。警察轮流休息,企图用“疲劳战”、“车轮战”、“不吃不喝”等方式折磨大法弟子,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在审讯过程中,我的正念很强,没有怕心,始终记住师父的话:“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从深夜到第二天警察虽轮换多次,“笑脸”、“恶脸”表现充分,对我却无计可施。后来换了一组警察,他们凶相毕露,采用暴力对我搞体罚逼供仍无效果,又出手打我,并强行脱掉我的衣服非法搜身,结果在我内衣口袋发现电话号码,恶警通话后才知我的真实姓名。

当时恶警打我耳光、抓头发、打头部、打身上时,只觉得被击打部分肉身象有一层厚厚的保护层,将恶警的拳脚弹回去了,而我身上只有麻木感没有痛感。我亲身感到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弟子,师父为弟子承受了许多。后来恶警把我绑架到另一派出所,又连续审讯到深夜。警察累了,他们用手铐将我铐在长条椅上,派专人监视。

夜很深了,我想闯出派出所。看门上有明锁和暗锁,又有专人把守,知道出门很难。但我闯出魔窟的心却很坚定。我深知闯出魔窟是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邪恶安排的举动,义不容辞!出去后,大法弟子才能在正法洪流中更好地助师世间行。正念出行动跟,黎明前的凉意使我更加清醒。我试图打开手铐,我的东西比如手表、钱包、钥匙、皮带等物都被警察搜去,我没有开铐工具,但有超常的能力,确信可以正念正行脱铐!于是我猛拉手铐,想手腕缩小用力拉出手铐。我的手拉呀拉呀,拉得手背红肿发痛,都没拉出,我不怕痛又继续拉,手背已经肿大,骨子里都发痛(我手背红肿疼痛了大半个月才好),我仍不甘心,还要拉!这样拉一阵始终无法脱离手铐。实在不行了,我就请师父加持!想到《转法轮》中说,另外空间的身体可以变大和缩小。如果铐子不变,我的手缩小了,移动手的位置不就脱出来了吗?!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手真的缩小了,我试着慢慢脱开手铐,奇迹出现--我终于自由了!这时突然有警察敲门,看守把锁打开放人进来,然后他又关门上厕所。在这数秒空档中,我乘机走出派出所,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了。

大法弟子脱开手铐,闯出魔窟的例子很多。这种反迫害行动是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安排,窒息邪恶,震慑恶警,警醒世人慈悲伟大的壮举,是大法神威的展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