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明慧网2004年3月19日】师父在《浅说善》这篇经文中讲到:“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我在正法修炼中体悟到:当我们遇到魔难时,能用善来对待所遇到的问题,这种善的力量就能处处体现出来。

有一阵我出家门就有人盯梢,我天天也在发正念想摆脱邪恶的这种迫害,但总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无力的感觉。有一天我在学《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经文,读到:“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一句时,一下把“真念”两个字点给了我。后来我得知以前的一个同事在我家附近的市场做建材生意,就决定去给她讲真相。去之前我想了想,万一讲真相的时候,那些盯梢的人来盘问我,抓我怎么办?那我就给他讲真相,并告诉他:“你拿着这些钱去干点好事该多好。”就这样想清楚后,我到同事那里给她讲完真相。

在那里闲聊的时候,有一人进来问我的同事进过什么材料,我一眼就看出这个人就是盯梢的。这件事后,我找自己:为什么在被盯梢的时候敢去给人讲真相,而不敢到居民楼发真相材料,还是有一颗人心,觉得给人讲真相别人抓不住证据,而去发真相材料则容易被人抓住证据。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在炼静功时想到:如果我到居民楼发材料时被发现,我就善意地告诉他真象。刚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向周围放光,可以去纠正一切的不正确,破除一切邪恶。从此以后就感觉邪恶再也够不着自己,再去发真相材料和光盘时就没有被盯梢的感觉。

一次我被抓以后,警察送我们到医院体检,我看出他们对萨斯病的恐惧,就在车上给他们讲真相:“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讲真相,就是因为看到很多无辜的人要被淘汰掉……”我讲的时候,车上没有一个人说话,都静静地听着。我讲完以后,其中有一个警察就说了一句:“唐僧够慈的,我看你比唐僧还慈。”

在看守所我因为绝食而被换到另一监室,刚进去的时候,同修告诉我她一直给她们讲真相,但其中有一个死刑犯和另外一个人特别顽固,经常说反话,这位同修认为那两个人是救不了的。我原来打算绝食到底,直到无条件释放,绝食第8天的时候,死刑犯告诉我:她还想向管理人员反映情况争取立功的机会,这在她是最后一个机会,但因为我绝食的事,看守所那些人的精力全在我的身上,没有功夫管她,她希望我能给她一个机会,也许通过这次她真能认识大法好。我考虑到:如果我要一味地坚持下去而不管她的正当要求的话也是一种自私,别人还有机会认识大法,而她可能只有这一个机会,如果她因为我的事而抱着对大法不好的一念,因此进无生之门,那么我也是有错的。

回想一位大法弟子在《什么是真正的善?》一文里写到:“真正的善是不带一点私念地为别人着想,为这个生命的永远着想,不能因为我们的过失而给他人的生命造成业力。在这种善的力量下,任何的阻力与不善都会被熔化掉。”这种情况下,为了能更好地讲真象、从根本上帮助周围的人,我决定停止这次绝食。

两天后这个死刑犯和牢头发生矛盾,因生气中午都没有吃饭,我没有直接劝她们,下午我边干活的时候边讲:“有些大法弟子修得非常好,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关在看守所的时候给监室的犯人讲:‘以恶制恶,人学到的就是恶,他会把这种恶同样发泄到别人的身上;以善来对待恶,人向往的永远都是美好的。’”我刚讲完这句,那个死刑犯马上明白了,说:“对的!”

接下来我再讲了为什么要做好人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后来那个死刑犯真心向牢头道歉,并真正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去杀人,最后连那两个最顽固的人也完全认同了大法。几天后我被判劳教,送去劳教所,劳教所因为我前后绝食几次坚决不收,警察也没办法只好把我送回家。

有一个辅导员和一位学员住得很近,自从那位学员邪悟后,那个辅导员再也没有到过她家。隔了很久,这位辅导员到邪悟的学员家时说话中都带着指责的口气,邪悟的人说了句:“我觉得修大法的人应该是很善的。”这位辅导员听后心里很难受,回家后她看到《浅说善》这篇经文时流泪了,她意识到:自从这位学员邪悟、自己到同修那里谈到她,都是在说她怎么不好,实际上是在往外推她,没有用善心来对待。找到自己的问题后,她感到自己心中的一团黑色物质消下去了。等再去找那位邪悟的人交谈时,几次都谈得很融洽。

在有同修出了问题时,我们往往想到她是有什么漏造成的。我在与同修交流时谈到我的看法,我们谁都从有很多执著、有漏中走过来的,看到同修的问题时善意地指出,帮助他在法理上提高上来,这才是对同修最大的善。这种善能使大法弟子凝聚成坚不可摧的整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