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呵护数度死里逃生 江氏迫害终年家无宁日


【明慧网2004年3月19日】我98年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非常健康,一片都不用吃,身全一身轻,孩子们也跟着受益,我干活儿也很顺利。

我是个石匠,是开石头的。有好几次在干活期间遇到危险时,都是师父保护了我。比如,有一次我在下边干活儿,从高处掉下来一块十斤左右的石头,打在了我的头上,竟然没砸破,连包都没有。还有一次,我在下面开空压机打眼,老板领着几个工人在高处干活,老板让开挖掘机的司机往里边挪挪那块石头,石头有几十吨重,没想到车一动那石头就滚下来了。老板急了,大声喊我。因为有机器响声,我听不见,等石头滚到离我有半米多远时我才发现,可是在这一刹那,石头停住了。当时我也没害怕,我心里非常清楚:是师父保护了我。事情很多这里就不多说了,几次的危险要不是师父保护我,我都死了好几回了。

下面说说我经受的和看到的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情况。我2001年11月去北京天安门请愿。那时正是邪恶最猖獗的时候,一到广场,还没打开横幅就被便衣警察抓住。被抓住之后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用警棍打我的头,用脚踢我的腿,四五个便衣把我推上车,车上已有四五个同修。警察把我们拉到了天安门附近的一个胡同里,到那一看,有上百名大法弟子,老的小的、男的女的。过了一会儿,又把我们拉到了一个看守所。警察问我是哪儿来的,叫什么名字,你说出来就叫你回去。我实话告诉了他们姓名。后来他们叫我去洗澡,叫我把衣服全部脱光。我还没动手洗,几个犯人用盆子接上水往我身上连泼了五盆凉水。11月天气很冷,可当时我只觉得心里是热的。在那一刻我想起了师父: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回到本县后,我被送到了拘留所。被拘留了3个多月后,被判劳教一年,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我们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儿,腿都站肿了。我还看见有的学员被折磨的胳膊抬不起来。由于我学法少、缺乏正念,写了三书,实在是对不起师父。

回来后学员们鼓励我重新做好,这样,我又走上了修炼之路。我记得有一次和一位同修贴真相标语被恶警马保忠被发现,同修保护我,我跑了,可她被抓拘留,后来又被劳教。马保忠当时没抓到我,他不死心,到我家找了好几次没抓着。马保忠还是不死心,就在2001年9月的一个早晨,他们七八个人闯进了我家,将我带走,说是到镇里学习两天,我说我没犯错,修的是“真善忍”学习什么?他们不说明原因就把我抬上车送到了涿州转化班进行洗脑,在那儿我每天听到的是大法学员挨打的声音。江××为首的邪恶之徒以骗人、打人,干着最无良心的坏事,使众多的大法学员遭受了无人性的折磨。

2002年6月4日晚9点左右,我和妻子正在学法,公安干警突然闯到了屋里,收起了大法书,二女儿没炼功,她为了保护大法书和干警抢书,被恶警打了一掌,女儿大哭。恶警拽我们走,女儿不让,恶警把我女儿也拽上了车,拉到公安局已是晚上12点了。他们把我女儿关在一个屋里,把我们关在了每人各一个屋子(当晚我县抓去了我们7名大法学员)等第二天下午才让我女儿回家。晚上我们被拉到看守所拘留一个月,罚了2000元,才把我们放了。回家后,不断地受到国保大队的骚扰,家无宁日。

真没想到,我们修“真善忍”,一心做好人,却被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成这个样子。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伤,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归,有地不能种。

以后我要多学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还有好多善良的人受蒙蔽,我要抓紧时间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