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真善忍大法 屡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5日】1998年有幸与大法结缘,不但得到身体健康,而且心灵得到净化。99年7月20日邪恶江××集团疯狂迫害大法以及大法弟子。我百思不解,这么好的“真善忍”大法为什么不让修?我和几位功友决定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在信访办,我们遭受十几个警察轮番盘问毒打,我们拒不报名,便将我们扔到荒郊野外,几经周折回来后,我们又进京说明真相。我女儿也去了,她被非法带回本地关押;乡里向我家勒索5000元钱。我拒不配合,并且去市“610”找迫害法轮功的头子要人。他说:“凡是进京都得拘留。”我说:“她没犯法,为什么拘留?我一分钱也不拿。”乡党委书记恼羞成怒,连夜召开党委会,将我与丈夫停止工作(因女儿进京)并24小时监控。

一日由于我和炼功人说了两句话,被村治保看见了,就说我与炼功人串联,于是派出所几名警察把我从单位押到派出所关押8个小时进行审问。因没问出什么,只得放人。回到家后,我想:既然工作停了,还应该进京,我简单安排了一下,带了几个条幅便动身了。当我踏上天安门展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那一刻,达到了忘我的境界。

也不知多少警察把我抬上车,警车开到天安门附近派出所。我不报姓名,几十个警察急了眼,加重对我的迫害,把我的手铐在过道的暖气管上,进行毒打。那时我已绝食抗议,我被打得奄奄一息,两天后被释放。回来后当地派出所、村委会一群人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了?我回答:“炼”他们说:“要炼就到村上走一趟。这样我和女儿还有几名同修被关在村委会(期间播放天安门自焚,我说:这是假的,被民兵打了两个耳光。)。派出所和乡里还经常派人去做洗脑,又让我们抽烟、喝酒、玩扑克,我们用正念制止恶人。我们被非法关押1个月后才回家。

2001年腊月二十八,我正在家里睡觉,市610和乡派出所共十多个警察来抓我。正值深夜,我知道事情不妙,不开门,他们便砸开房门,强行抓捕,并屋里屋外翻个遍,然后搜我身,妄图将我抓走。丈夫质问恶人:为什么抓人,把人逼成这样。女儿到外面喊人,恶人心虚,慌忙逃跑。第二天邪恶之徒仍不死心,我正告恶人: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让家人给你们的丑事上网,让全世界都知道。恶徒一听被震住了,打消了抓我的念头。但邪恶改变不了其本质。4月25日这一天,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抓我,妄图送我劳教。我不配合邪恶,在师父的加持下安全走脱。此后乡政法书记向丈夫索要1000元钱,并对我停止工作。

这样我被迫流离失所50多天,回来后又让我写保证,不写不让上班。我告诉他们:我一个字都不会写。我被停止工作8个月一直到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