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我被恶警从家中绑架到拘留所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7日】我96年6月份幸得李老师洪传的大法。得法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如类风湿关节炎、头痛、腰痛、气短、心慌等,学法几个月,全身的病症全部消失,身体一身轻,抽烟、喝酒、打麻将等不良嗜好全戒了。从此变成了一个好人。在家孝顺父母,在外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街坊邻居都夸我好。我告诉他们说是法轮大法好,是大法改变了我的身心,是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出于小人之心,对法轮功进行诽谤,把我们这些成千上万的只想做好人的老百姓抓去公安局、拘留所、劳教所进行毒打,其根本目的就是想让我们这些修炼者放弃修炼。李洪志老师说:“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大法弟子们在邪恶的镇压中没有退缩,没有被邪恶所吓倒,经过这四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变得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对大法的心越来越坚定。

在正法的今天,江氏集团想用谎言与欺骗手段掩盖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徒劳的,它对大法与大法弟子所犯下的滔天大罪罄竹难书。

99年8月15中秋节,我去燕郊旧街娘家过节,燕郊镇公安分局片警田曙光等十几个警察大约晚7点左右,把我娘家团团包围。当时家中姐姐、姐夫、弟媳、侄女们刚吃完饭,父亲还未喝完酒,小侄女想上小卖部给爷爷买瓶啤酒,为首的警察大声说:不许动!孩子吓得一哆嗦,惊恐的看着这些身穿警服、头顶国徽的人,怎么这么凶?孩子们吓得往我母亲身后躲,母亲一边护着孩子,一边上前问他们要干什么?

一当官模样的人支支吾吾回答说找我了解一下情况,一会就放我回来。说完就把我带上一辆警车上,由干警李联弟开车把我押送三河市公安局治安刑政管理办公室,也称刑政科。在刑政科,科长沈××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就把我学法炼后,身体受益的好处讲给他们听。经过3个多小时的问话,他们也没有从我口中得到什么,又想找些理由给我定罪。最后问我今后是否还炼法轮功,我回答说: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我炼。燕郊公安分局笔录员李××说:那就拘留你15天,理由是扰乱社会治安罪。

我一没偷二没抢,在家里过团圆节,上哪扰乱社会治安?恶警真是不讲道理。就因为我说了一句我要炼功,结果把我关进了拘留所17号女牢房。关进当天夜里,三河市五小老师李莉莉也因坚持炼功被关进来。第二天大约是晚9、10点钟左右,李旗庄阮××夫妇俩双双被关进拘留所,剩下一个几岁孩子无人照管。

17号牢房大约十几平方米的空间,一条土炕,只能睡七八个人,我们屋是十二个人,三个大法弟子,我们三人主动睡在潮湿的水泥土板上。伙食:中午每人一个馒头,一碗菜汤,晚上每人一个窝头,一碗汤,汤里只有几片白菜帮或土豆片。晚上两个小时可以在屋里活动活动,犯人在一起打打扑克,我们3个大法弟子就在一起切磋或背法。一天晚上,我们背《洪吟》,被看守发现,看守们气急败坏叫来值班所长,强行叫我们3人和一犯人跪地板,跪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我的双膝象针刺一样疼痛,身上也冰冷冰冷的发抖,犯人们也心痛干着急没招儿。

当时我的心真说不上啥滋味,三十多岁的人,从家里无缘无故被抓来,还罚跪,这是什么世道!这时院外进来十几个当官模样的人,好象是什么检查团,其中一个当官的问:这四个人怎么回事,为什么跪在地上,值班看守说我们是因为炼功。

跟我们一起跪的犯人,好几天膝盖肿老高。第二天女所长杜××听说我们晚上炼功,暴跳如雷,又把我们四人叫她当院罚跪一个多小时才算完事。这就是我由于坚持说炼功,被江××政府领导下的三河市拘留所迫害的真实一幕。这样的迫害我们不止经过一次两次。当然,我现在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是不同于常人的,应该正念拒绝邪恶之徒的任何迫害。

在三河拘留所18号女牢,关押二十多名外地女大法弟子,大家一起学法、炼功,恶警一看又急又气,等外地学员被接走当天,他们就把本市大法弟子李莉莉嫂子叫到院中,又打又电,最后还给戴上脚铐,一天不许吃饭。

在我抓走的那天晚上,母亲等到一夜看我没回家,叫二弟打听消息,二弟找到公安局听说我已被拘留,赶紧买了一箱方便面和火腿肠,想见见我,看守说不准见,也不准把吃的送进去(因为看守所里有小卖部,他们要赚钱,高价卖给犯人)我二弟回家跟我母亲一说:母亲气的又哭又骂,逢人便说公安局的人是骗子,是执法犯法,可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对公安局这种无视国家法律的做法也无能为力,只有以泪洗面。老父亲见女儿被抓走,对政府人员的这种做法也是愤愤不平,只有借酒消愁,一天外出与朋友喝酒回家,由于想我,一走神儿,自己从摩托车上摔下来险些丧命。

江泽民这种不管老百姓死活,对善良人们的迫害是罪恶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