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堂堂正正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看了105期《明慧周刊》上发表的《对在无知中干过错事的人也要善待》一文,个人认为此文章人情味太浓了点,有些观点欠妥。联想到近段时间,围绕如何更好地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及真象材料取舍方面发生的争执,针对其中较为典型的几个问题,谈一点我的看法。

1、如何正确看待大法网站刊登的迫害纪实与实际情况有出入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有“滑海英”之事;其二是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天,其未婚妻遭绑架并被非法关押一天,以致“残疾”一事,有学员认为“残疾”一事不属实,并强调要追究写此报道的同修的责任;其三当地恶警遭天惩暴毙一事,文中提及此恶警品质恶劣,依权胡作非为,在群众中影响极坏,警界同事多不齿其人,口碑极差(后经多位同修证实所写基本属实),但一同修听一认识的警察提及此人此事说这个人品质还算可以,云云。
2、如何正确对待邪悟及走过弯路人的问题,尤其是过去有点“名望”的人。

针对以上提及的问题,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跟同修交流。

一、保持清醒的认识、认清邪恶迫害的本质、摆正基点、着眼大处,不求全责备

在讲清真象过程中,揭露邪恶是非常重要的,但在实际当中,有些同修总是强调要给他们一次机会,即使有些网上曝光内容,也十分挑剔,这儿写重了,那儿又有点出入,常人不理解应删去,而对还在作恶迫害大法及大法学员的恶人恶行的搜集、曝光却并不十分热心。我个人认为这是基点问题,站在什么基点看待问题。

大家十分清楚,由于邪恶各方面封锁,我们得到邪恶迫害的消息很困难,有些消息证实也很困难,加之邪恶疯狂迫害,打击报复,使得有些同修不敢讲出受迫害及知道的一些真象,真正上网曝光的很少很少。如何看待曝光内容与实际有所出入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着眼于大处,不求全责备,有出入之处经证实之后及时更正,在当前特殊情况下,事事都想水落石出没有一丝出入确实很难。

我们本地洗脑班中就传说明慧网曾刊登一学员被打死的消息(其实明慧网根本没有此事),后证实是邪恶自己编造的明慧网内容来欺骗学员,为此有些同修受邪恶欺骗不相信明慧网甚至抵触。

我们应该清楚地知道,明慧所有刊登的当地消息主要都是当地同修搜集、整理、确认后发给明慧网的,若有出入也必须我们当地同修上网更正。有些同修甚至是协调人不能正确地判断文章本身的报道是否确切,而是在枝节问题上找借口,从而造成一些混乱,使不明真象的同修误解。

下面我就当地三件上网事件提一下个人看法:“滑海英”之事,我反复核对了更正前后的第一段对此事的报道,对丁刚子迫害致死一事,改与不改对于人们理解没任何差别,也不能说明什么,至于独子(按中国传统习惯,几个子女中若只有一个儿子,一般统称独子)还是长子,调离到卫生局还是文化局,都是枝节问题,并非关键问题,既然有争议都可更改。

二是: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天,其未婚妻遭绑架并非法关押一天,以致“残疾”一事,有学员认为“残疾”一事不属实,并强调追究写此报道学员的责任。文中提及被迫害残疾一事确有夸大一说,但被关押一天总是事实。但后来这方面的相关报道中把这重要的一节(非法关押一天)给删去了。残疾一事应更正,或加引号,但关押一天不应去掉,此同修被恶人打死后,反而又把其未婚妻迫害一天,多恶劣残忍!

其三:当地恶警遭天惩暴毙一事,文中提及此恶警品质恶劣、依权胡作非为,在群众中影响极坏,警界同事多不齿其人,口碑极差。后经多位同修证实所写基本属实,但有一学员听一认识的警察提及此人此事,说这个人品质还算可以,就认为明慧报道不属实、对该人的评价该删掉云云。作为一名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他难道不清楚大法弟子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吗?对于这样的好人他都疯狂迫害,昧着良心多次抓捕毒打、非法劳教大法弟子,把他们的恶行公布于世,人们会怎么评价其人呢?此人还能说其人品质好吗?

至于说常人评价他品质还可以,那是常人的说法,真正的好与坏,品质好与高与低是由法来衡量的。以上报道与事实也许有多大出入,存在的个别枝节问题也许不客观,我们都能更正,但我们要着眼于大处,精力放在揭露邪恶,讲清真象这件事情上,且不可因小失大,站错基点,忘了我们的真正目的。

邪恶迫害快五年了,对于邪恶迫害的本质也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了,并不是大法不好,大法弟子做的不好。我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们在单位、街坊、家庭都是公认的好人,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对同事热心帮助、办事公正,这有什么不好。作为修炼者,我们从法理上知道,这其中有邪恶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在人世间邪恶生命对大法进行造谣、诬陷、栽赃陷害、无中生有,以此来迷惑世人,它们还从多层面多角度多渠道,对师尊、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进行攻击、诬蔑。

从这几年的表现来看,这并非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不好,网上报道不真实,环境没有正过来,而是许多邪恶迫害真象没有得到曝光,好多真象被掩盖,加之邪恶控制媒体的负面宣传,世人不知道真象,不了解迫害的邪恶程度。因此我们首要的是给邪恶的恶行曝光、窒息邪恶,而不是对一些报道中的枝节问题求全责备,追求完美,有多少恶人恶行需要我们学员一起齐心协力去揭露,若把邪恶的所有恶行全面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时,邪恶就会自灭,环境就会改变。

二、慈悲待人,揭露恶人恶行,规劝其悔改,挽回其影响

大法弟子的慈悲是在受到邪恶迫害的情况下,还在向世人讲着真象,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去除世人对大法不好的念头,救度世人,我们本着善念善待一切众生,哪怕他们做了多少坏事,只要他们还有一丝悔改之念,我们都会去挽救这个生命。不会计较他们的过错。但我们这种慈悲决不能等同于社会上变异的善,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一个笑脸、一句客套话、一句言不由衷的道歉,就认为他有正念了,或者是他对我们个人好,他就有正念了,关键是他是否真正地树立了对大法的正念,从内心深处真正认识到大法好,认识到过去所作所为是不对的。

有些恶人他表面显得很和善,但他内心深处却痛恨大法,背地里疯狂地攻击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们不能被表面的假象迷惑,从而干扰了我们讲真象救度世人的大事。

我们就是要给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行曝光,使他们的邪恶让世人知道,从而解救被谎言蒙蔽的芸芸众生。世人也会被他们丧失道义、良知、违法的无耻恶行所激怒,万夫所指。确实就象一同修文章所讲,他们的上级会因为他太歹毒而不敢重用,同僚会对他侧目而不齿,下级则会对其心存二意而敷衍,亲友子女为其恶行而失颜面。这正是制止其继续犯罪、制止其继续害人害己所需要的环境。

我们大法弟子讲真象是在救度世人,救度常人社会,不要指望常人社会的人及组织对我们有什么帮助,是我们在开创未来,为常人社会奠定美好未来的基础。我们大法弟子各行各业都有,只要从法理上升华上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齐心协力,就会把当地邪恶揭露出来。只要我们把自己遭受的迫害真实地揭露出来,把参与者的言行客观公正的揭露出来,就能窒息邪恶、唤醒世人。

我们不能乞求常人及其组织给我们什么帮助,但常人及其组织从正面洪扬大法,我们当然欢迎,那是他们选择美好未来,至于那些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过罪的人,他们有清醒的认识后,能给我们提供邪恶犯罪证据,这是他们挽回影响,弥补过失,走向美好未来的明智选择。当然这是我们希望看到也欢迎他们这样做。但我们一定要清楚,一切的变化是在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中产生,并非是在常人帮助下产生。

我们在讲真象中,运用典型的真实事例警醒世人,是大善的行为,是为了救度世人。当然也可能对当事人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但这种影响不是因为我们讲真象造成的,也不是海内外大法弟子写信打电话造成的。是因为他们在昧着良心干坏事而造成的。几乎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公认的好人,有些人员一边迫害大法弟子一边说等你们平反后我给你们道歉,或者说上边让这样做的,否则就得下岗,丢饭碗,说什么没办法,我也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是上边定的政策。那么为什么有的人就没有那么卖力,反而暗中帮助大法弟子呢?说无知也可,他们这样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事到临头报应临近还不悔过,甚至抵触大法的救度,这才真是无知了。面对这样无知的人,我们只有把真象讲清,讲到位,尽力挽救。

迫害大法的人受到报应,若能及时醒悟,真正认识到自己的罪过,对大法产生正念,把自己因迫害大法遭恶报的真实事例讲出来,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从而挽回造成的影响,也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样做虽一时痛苦,但对其生命却会有一个真正美好的结局。而我们有些学员认为:要给这些无知中干过错事的人一次机会,不要把他们推出去,要挽救他们,要善良。当然我们做这件事情时要善,不要掺杂强烈的人心,要客观公正报道,言辞适中。如果只是给他们机会,而不把他们所干的恶事一件件一桩桩揭露出来,那就是把其推出去了。我个人认为,这才是真正的不善,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才是真正把他们推了出去,使他们失去获救的机会,在没有外界的压力下,他可能不会认真地思考,也许会认为他所作所为别人不知道,继续作恶最终被淘汰,这只是针对作恶者而言。从另一角度讲,广大的世人由于不能了解迫害真象,而被邪恶谎言所蒙蔽,可能会认为电视宣传是真的,不能及时得到救度,当地正法环境也得不到改善,那又会有多少大法弟子受迫害,多少无辜世人受蒙蔽,我们是在干什么呢?这是真善吗?是真正为这些生命负责吗?只有把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行客观公正的报道出来,才能使广大世人明白真象,也能警醒行恶者,规劝使其悔过,挽回给大法造成的影响,这样才能得救。我们更要清楚,真正救度世人的是师父和大法,我们只不过是把真象讲出来,使世人有机会选择自己所要走的路,真正能否得救,那是有法来衡量的,不要人心太重了。

四、去掉常人情,正确理解和认识向邪恶妥协及“邪悟者”

1. 针对曾向邪恶妥协写过什么保证的,应不应该写“严正声明”的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有些同修在压力或理智不清时曾向邪恶妥协,写过什么保证,或“几书”的人,通过学法及交流明白过来之后,也重新开始修炼,但对写严正声明一事认为可有可无,只是一种形式。我个人认为,这并非只是一个形式问题,这是慈悲的师父给犯过错的同修一次能弥补过失的机会。我们想一想,邪恶当时为什么非让写什么保证呢?它们也清楚,有些学员并非真心放弃修炼,为什么它还非得这么做呢?那还不明显吗?它就是想毁掉大法修炼者,即使是违心写的,但对修炼者来讲,这将意味这什么?那就是证实邪恶,毁灭自己啊!宇宙的法理是公正的,来不得半点虚假。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在等待着这些走过错路的学员啊,严正声明必须写。别无选择。

2. 如何看待邪悟者的问题:邪悟者大凡都这么三种:一是承受不了压力违心的写了保证的。二是理智不清、法理不明、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三是彻底放弃修炼走到大法对立面的。我这里不对如何分辨这三种情况而讨论,而是探讨如何对待这些从被关押处出来的这些人。我个人认为我们要清醒、理智地认识,光有热情是不够的,用人情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对这些人我们不要采取抵触、不接触;也不要认为他(她)没问题,尤其是后者,有时因我们的疏忽造成的后果更可怕:绝不能认为这个人过去做的各方面都很好,冒然接触,没有深入了解就断言其如何没问题,甚至无话不谈,更在有同修提醒此人尚有争议的情况下不能认真思考,被情带动不听劝告,就极容易被邪恶钻空子,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正法修炼走到了今天,我们常人中的情,尤其同修之间的情也应该放下了,不要人心太重了,要理智、清醒。他们向邪恶妥协之后,开始时是理智不清的,是被邪恶操纵的,已经掉到了人以下的层次,我们应该去帮助他们悟过来,但只能从法理上交流,让他们学法,万不能用人心人情去对待,说他(她)过去做的那么好,他不会对不起大法如何如何。不是说他(她)过去做的好,过去付出多大就如何如何,我们在法理上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是宇宙中过去旧势力有序的安排。作为修炼中的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不要觉得自己如何如何,其实都是过去旧势力或法及师父的安排,师父在帮我们,若没有师父为我们承受,看护我们,点悟我们,我们又能做什么呢?我们历史上造的罪业能还清吗?关键是在修炼中我们如何走正走好自己的路,为法负责,为社会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负责,说白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也做不了,只不过是在修炼中我们的一念符合法,法为我们开创了一切,师父为我们做好了一切。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