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感情问题谈思路


【明慧网2004年1月18日】最近有同修提出希望探讨一件事,就是有些大陆同修在感情方面的一些问题,和朋友相处以及结婚、成家的问题。(不牵扯到第三者插足等道德问题,都是未曾结婚或已经离异的单身同修)。据同修说,明慧网上虽然提到过,但这个问题在有些地方好象更多地和直接地反映出来了。

大家对这个问题看法不一,一部分同修持一种认识,说现在正法都到了这个阶段了,还有心思想这个?好象是偏离了主航道,应该舍尽个人的一切,全部身心投入正法中。也有一部分同修认为,师父法中讲应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法中有这个内涵,不应该走极端和钻牛角尖,而且这种常人形式对于当前要做的事有时会提供便利条件,不至于人为地造成困难。

这里想谈一下个人看法。我认为这些看法本身应该都是对的,吃不吃肉本身不是问题,关键是要去掉对肉的执著。我觉得这个讨论很有意义,意义在于矛盾的焦点并不完全在对这两种认识本身的选择上,还有更深层的焦点,也就是每个人如何更圆容地看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思路问题。对修炼人来说,在矛盾面前,无论现在自己是什么想法,都有一个站在法的基点上对照自己心态的问题,特别是当自己的心动了的时候。如果大家都动了心而不去看自己,而是执著于对不同认识本身的讨论,那可能大家都错过机会了,还容易形成执著,很难解决各自内心和修炼中的问题。

比如上述第一种认识。有这样认识的同修,很多都是因为能充分认识到师父给开创的正法时间的宝贵,充分认识到人生的意义,因而放得下自己在人中的一切,觉得应该争分夺秒地把时间都用在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更多地救度世人上。如果更多的大法弟子能发自内心地自觉做到当然好(不是从形式上,而是从实质上。你家的房子是金砖盖的,你不执著于它,而是一心在法上、在救度世人上,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在大家有不同认识时自己如何对待,就存在一个自己是否能严格要求自己,时时修炼自己心性、善待别人的问题了:自己在讨论中是否做到了考虑问题时既重原则又圆容体谅?作为大法弟子,在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是在用自己的要求别人、修别人呢,还是完全出于为别人好的基点、尽量宽容、善意地、体谅地用对方能理解的方式讲道理而不执著于结果?有的同修认为这种看法对自己是压力,以至于领了结婚证都不敢对别的同修说,当然,这已经是在常人中看重个人名声的心、或者怕受伤害的人心在起作用,(如果不对的事,就不应该做,如果要做,实现应该清醒地明白是否符合大法在不同层次上对修炼者的要求,而不应该看别人怎么做来决定自己如何做),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有其好的一面:其实这也表明这些学员内心是明白自己不够精进的,只是一时还做不到那么高的标准,也是一种诚实的表现吧,而且也没有不符合大法的原则。当然了有的同修在迫害中,无法拿到户口和身份证,办不了结婚证,存在事实婚姻问题,这里涉及的问题就复杂一些了,明慧上已经有一些文章,本文因为篇幅的缘故,就不具体讨论了。

99年前和平修炼时期,关于交友和成家的问题,同修们也持不同的观点,但没有象现在正法时期这么走向两个极端。原因在哪?

固然有很多不可忽视的外在原因:在这场邪恶漫长的迫害中,有很多同修失去了工作、家庭等人中生存的物质环境,在流离失所中、在共同讲真相中,他们既可以共同做正法的事,当然也有人中生活的相互扶持和帮助。这过程中,在尚未完全修去的人心中(包括情和欲),在残酷黑暗的环境中有一种心灵上的相互慰藉和鼓励。再举另一个方面的简单例子:同是流离失所在外租房住,两个人在一起住总比两个人各租一房住经济,同时给邻人的感觉也很正常,他们会认为这是一家两口人。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包括做正法之事)应该是有便利之处的,但应该尽可能严格要求自己,不要把其做为一个借口,从而沦为常人,同时也要注意人中的基本道德,“情”和“色”是不同的,“情”应该专一,而“色”就乱套、不符合人的正统伦理了。而且人的东西不应该影响到大局,而是一个应该逐渐放淡的过程,自己要严格要求自己,在法理上逐渐有更清醒更好的认识。

但从内在的因素来看,同时是不是也是我们思想长期不够圆容,现在到了应该圆容起来的时候,在这个问题那个问题上都表现出来了呢?还有,是不是有一部分学员还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还在执著自己呢?

另外,还有其他问题表现出来,持上面提到的两种具体看法的同修中,可能都有一部分人有一个隐藏很深的心,即对正法结束时间的自我设定和猜测。对此我有些担心,因为我身边已经有过很多这样的例子,最后在这种深层执著不能清醒认识和彻底放弃的情况下,当正法时间不如自己所设想地结束,而自己在人中生存的一切物质基础环境都人为地走极端舍弃、不能圆容地理解好法,从而走向了反面,同时变得拼命去追求人中的他们认为因为修炼大法而才失去的一切(其实当时是自己走极端所致)。那么这里面可能就有自己人为地安排自己的修炼道路,利益之心、色欲之心等执著并没有放下,而是和常人为了完成一个事业而暂时放下了其它当时认为不够主要的事专攻一项一样,同时也是在和大法讨价还价:我这么主动地去舍弃了,那就应该如我所愿达到什么结果或得到什么。正法到了今天,这样的心不去是很危险的,应该在学法中从更根本上挖挖根,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和有漏的地方,放下它。

以上个人看法,旨在谈修炼人在任何事情当中都能跳出矛盾本身地去改变自己的观念、纯正自己的思路和心性境界的问题,不特指那一件具体的人和事。如在法理上有不妥之处请明确指出,不足之处欢迎大家补充、完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