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职工自述一家人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7日】我是黑龙江省某县新华书店一名职工。1996年得知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的,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使社会受益。所以,我就坚信不疑地走上修炼法轮功这条路。1999年7月20日迫害铺天盖地而来,简直象天塌了一样,江泽民开始了摧残人类的道德与良知,迫害大法弟子对“真、善、忍”的信仰,给全国人民和国家经济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使每个修炼法轮功者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残酷的迫害,被罚、被抓、被打、被开除公职、被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我也是其中受害人之一。自1999年7.20开始,我们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却成了“罪犯”,每天都被单位和公安部门监控,就是去姐妹家串门都要被拘留。

2000年2月,县“610”办公室突然下令,让各系统给法轮功修炼者办洗脑班,剥夺大法弟子人身自由。我单位没有食宿地方,系统和单位领导把我送进进修学校招待所,由系统派两名女工看管,一切费用由我承担。就在第一天晚上10点多钟,我们3人刚好休息,外面有人敲门,说是公安局的,进屋两个,一个是刑警队的包尚林,一个是杨波。包尚林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来找×××,谁是?”我说:“什么事?”它们说:“到公安局核实问题。”它们俩就把我带到公安局刑警大队。只是因为我正月初五去小妹家串门,遇到几个大法弟子(我们并不相识),我只呆了半个小时就走了。这也成了被迫害的理由。

它俩非法审讯我一夜,连喊带叫,恶语伤人,还把我关进铁笼子里。第二天,它们抄了我的家,翻得乱七八糟,拽坏了皮箱的锁头,掠走了我的照片。它们的非法审讯一无所获,但还是野蛮地拘留我15天。真是流氓至极!15天后,我刚被放出来,县“610”办公室马上让我到单位报到,第二天我被送到县农机校洗脑班。那里每天都播放中央电视台的诬蔑陷害法轮功的节目。

洗脑班办了15天,县“610“、”办公室强迫我们交食宿费400元。用这些钱给自己办伙食,它们每顿饭有鸡鸭鱼肉、有酒喝。而我们的伙食很差。“610”还逼我们交抵押金500元,胁迫写保证,保证半年不进京上访。大法弟子有话不让说,有冤不让诉!

2000年6月的一天,单位开党支部大会,发动全体党员攻击我,让我谈炼法轮功的目的、意义。我说:“法轮功师父教我们修炼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道德高尚的人。我炼功后,身心受益,一片药没吃过,给单位节省了多少医药费?”单位领导和同事就不再说什么了。有的说:“你就别说练,就在家偷着练吧。”但县领导和610不敢违背江泽民的命令,多次给我们单位领导施加压力,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否则就开除党籍。但我决不放弃修炼。2000年9月县纪检委下令把我开除党籍。

1999年7.20以后,每个大法弟子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每天都有人找或电话讯问,身份证被公安局长期扣留。如有事外出,必须向单位、610请假,必须经过层层关卡审批,否则即便到了火车站也要把你拽回来。有一次,我和姐姐出门办事,到火车站车票已买好,几名警察将我们拦住,不让上车,必须到派出所、公安局、610说明情况办手续。

2000年12月25日,全县又一次大搜捕,把炼功人强行抓去办洗脑班,如有不服从者,公安局下令拘留。它们就这样执法犯法,无理地对待我们,监控我们的由县领导、公安局、“610”办公室和各单位抽调的人员组成。每天逼我们看中央电视台诽谤诬蔑大法的节目,不让出屋。晚饭后接着看,上厕所要请假,还得有人跟着监控。有一天我们联名要求释放一名被送精神病院迫害的大法弟子(许金凤),不但人没要出来,因此我们还被逐个隔离审讯,直到凌晨4点多。最后强加的罪名是集体闹事。第二天晚9点还不让我们休息,说有事儿,大约不到10点钟,外面来了几台警车,闯进十几名武装警察,把我们团团包围,将11名联名的大法弟子绑架,当时场面很恐怖,电视台还录了像。从拘留所到监室这段路都不让大法弟子穿鞋,当时天正下着雪,大法弟子光着脚在雪地里走,冰冷刺骨,无法描述。在拘留所,大法弟子经常被提审罚站,关铁笼子,有时被恶警污辱人格、打骂。那段时间,拘留所里关的大多数都是大法弟子,每个监号10多人,睡觉时都是一颠一倒,头脚相对,侧身躺着,没有一点儿活动余地,如有人上厕所,就得全体折腾起来。每天吃的是酸发糕,里面有砂子,合不上牙,吃得直流酸水。那的领导竟然说:“生活要差一些,严加看管。”它们就这样非法剥夺我们的人权,企图动摇我们的信心,摧垮我们的意志,逼我们放弃信仰。但大法弟子没有被吓倒和屈服,还是用善心对待它们,告诉它们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可是它们迫于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的压力,不敢听,麻木机械地被江氏所利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的关了半个月、1个月、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1年、2年、3年。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先被送到劳教所,后办的劳教手续。有的没被劳教却被罚款几千元不等,没钱的交房照抵押,至今还扣在那里。

我们兄弟姐妹基本都炼功,大姐被判3年劳教,我二年,三妹三年,小妹二年,妹夫也被非法劳教,大弟被非法判刑4年,弟媳也被多次送洗脑班。可怜的是70多岁的老母亲没人照顾,只好落在没有生活出路、有残疾的弟弟家。老人天天想,夜夜盼,盼儿女早日回来,真是泪哭干、眼望穿,思念儿女的痛苦使她病倒,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处于崩溃状态。

大姐家的女儿、女婿都是聋哑人,还有一个几个月的婴儿,她们一家一直住在大姐家,生活和孩子都由大姐照顾。大姐被绑架后,可怜的婴儿半夜大哭,耷哑的父母听不见。家里的一切生活都乱了套,水开了报警也听不见,电水壶都烧穿了。大弟弟被绑架前是水利局副书记(后被“双开”),身体强壮,红光满面。被非法抓捕后,酷刑折磨得骨瘦如柴,行走都困难,被送监狱时拒收,保外就医。三妹的双胞胎儿子和妹夫也是度日如年。小妹和妹夫都被非法劳教,孩子无人照管,暖气冻裂,家里被盗。我与女儿相依为命,大法被迫害后,女儿同样承受被迫害的痛苦,整天提心吊胆,不能正常生活。我被劳教那年的春节,她在亲属家过的年,痛哭一夜。别人过年是团圆和欢乐,她过年是痛苦与悲伤。每当女儿去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看我时,还被逼辱骂师父和大法。一个执法的机关竟干出如此丧尽天良、卑鄙下流之事,简直是邪恶至极!女儿每次都抱着我放声痛哭,“妈妈,你没有错,你没有罪,为什么好人被关在这里?”。几年来,母亲和女儿为我都流干了泪,这是我给她们带来的伤害吗?不是!罪魁祸首是江泽民!它不但给我家带来无尽的痛苦和灾难,而且给全中国亿万大法弟子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灾难。它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整个人类的一场浩劫。

我于2001年1月22日被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天天遭到围攻,被强制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