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法在人们心中扎下根


【明慧网2004年3月24日】曾经走过的每一步,当下我们可能不知道后续的发展会是如何。但是,师父已为每一位大法弟子及众生铺下往后的每一步。

我所任教的学校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全校有七、八位大法弟子。虽然大家得法都很晚(平均大约两年吧),平日也很少在法上交流,但是,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在修炼大法。

直到上学期,其中一位同修提出,我们应该在学校一同炼功,为学校师生营造一个得法的环境。于是一周五天,无论风雨,开始了我们(七、八个大法弟子和两、三个小弟子)的集体炼功。只要一放学,就能看到我们匆匆收拾东西,准备炼功。

学校同事也渐渐习惯了我们炼功的作息,只要放学时间一到,就会打招呼喊着「炼功了!」其间,我们甚至共同准备一百本大法经文,提供给同事们借阅,也有同修每周都负责将刊有法轮功真象信息的中文报纸送到老师们的教室去。就这样过了一个学期,虽然这一段时间鲜少有老师、学校孩子或上学校运动的居民向我们询问大法。其实,大法已一点一滴扎根在他们心中。

在上学期期末,有同修提出,我们应该可以做的更多,不单单只是在自己的班上默默地帮助孩子学法、炼功,其他的孩子也应该有接触大法的机会啊!而且在办活动的同时,也带给我们讲清真相的便利条件。一开始,大家的意见非常分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也认为在提出想法时,都是站在法上维护法。虽然大家的意见初步无法达成共识,但是这件事情也都进到心中去了。

后来,大家还是决定经过较为正式的开会形式来进行讨论,期末开了两次会。这两次会议,让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刻记忆。会议一开始,大家都不太发言,后来谈开之后,才发现每个人在法上的见解都不一样,甚至谈到最后都觉得彼此很难沟通,虽然发言的人都自认为站在法上维护法,也确实做到“真”的要求,尽力将自己的观点钜细靡遗的表达出来,可是感觉很差(或许只是我的感觉)。

回到家之后,立刻对也在修炼大法的家人抱怨,明明有心做大法工作,为什么还会有这个意见、那个意见?既然有心做大法工作,为什么达不到共识?有太多的气和不解在心中、在口中不断流泄出来。在一阵气愤地抱怨的同时,我逐渐看到了自己那一颗放不下的心,嘴里抱怨着别人怕这、怕那的,如同师父所说“…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自己那颗自以为是的心也鲜明地显现在眼前。师父在讲法中已经多次提到过这方面的问题,我看着看着是觉得懂了,当真正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那颗心真正暴露出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心性所在的位置。当自己觉察到是自己心性的问题时,真是感到万分羞愧,一心只想着“做事”,一心只认为别人有问题时,却忘了大法是“真、善、忍”同修,在表达自己“真”的一面时,却忘了用“善”去看待出现的矛盾。自己的问题还真不小!

寒假期间召开了第三次会议时,虽然彼此仍会有不同的见解。但大体上,大家都能静静谛听着同修发言,在心中细细思索,也能发自内心体察到别人看到了自己没瞧见的部分。在大家你一个意见、我一个方法之中,对于下学期在学校开展大法工作的形式越来越具体了。到了开学之后的第四次会议,正式敲定以“法轮大法研究社”的社团形式,将大法正式推介给全校师生。

在校长的信任及大力支持之下,在发放通知单之前,先对全校老师讲真相,那张招生通知单在同修的精心设计书写下,包含了大法的介绍、说明,也涵盖了大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法轮大法研究社开始也已数周了,我们有学生组五十多位小弟子,及教师组数位新进大法的同仁。

书写至此,内心充满了感动,并不在于有多少人进了社团,而是有更多的人得救了的感动心情。其他尚未真正得法的师生们,我真的相信,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之下,大法已经悄悄奠定在他们的心中。附带一提,目前除了集体炼功之外,我们也再找出时间,大家集体学法,在学法交流之中,我感受到大家真正做到了修炼人所散发出的“真、善、忍”,并且约定如果看到了彼此的不足,一定不能客气地要马上指出来。我想,这就是师父一直强调的整体提高的重要性吧。

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无论大家集体做事还是自己单独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这就是整体。都在讲真象、发正念、学法,具体上做事不一样,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是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唯有我们每一个人在自己的位置上(无论是修炼的位置上或是常人的位置上)都得做好,才能达到个人及整体的提高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