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证实大法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3年10月3日】我是一名大陆女大法弟子,50岁。我于97年6月份喜得大法。没得大法前我是医院的常客,有病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学了大法后,真是快乐极了。知道了怎样做好人,精神上升华,身体得到了净化,师尊谆谆教诲我们,在任何场合下如何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

就这样一部高德大法,99年7.20受到恶人迫害,他们利用国家一切宣传工具,污蔑、造谣、栽赃,我们师尊是冤枉的,大法是冤枉的,我觉得大法弟子应该到国家政府反映情况。于是我和一位功友去北京上访,这是我们公民的权利。但是,信访局变成抓人局,我们上访无门,就上天安门请愿,刚进天安门,还没走几步,就被警察绑架,送到驻京办,我们在那里被强行搜身,从上到下搜个遍。我被抢走了300元钱,那位功友被搜去900元钱,说是做回家路费了。回来后,恶警把我们送往看守所强行拘留15天。

第二次是2000年2月20日,我又去北京上访,和第一次一样,刚进天安门又被劫持回来,送看守所,这一次是非法拘留10天,10天后没让回家,说是给我办洗脑班。当时有的大法弟子是从家绑架来的,说是怕上北京。但是不论是在看守所,还是在洗脑班,我们大法弟子都照样学法,炼功,因为我们知道,大法弟子没错,这么好的法,不能受到坏人的诬蔑迫害。因为他们不放我们回家,我们就全部绝食。三天后,他们把我们放回。

我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无权无势,手无寸铁,但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生活的平淡甜美,早上炼一炼我喜爱的功法(法轮功),晚上读一读《转法轮》,与世无争,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爱着我的家庭,爱着所有善良的人们,我决不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我们没有反对国家,反对政府。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只想通过修炼净化身心。

2000年12月,我又一次去了北京,当时北京天安门天天有无数的大法弟子上京请愿,我们一位功友到天安门,横幅刚拿出来,就被警察绑架了,送到天安门站前派出所。那里有很多功友,大法弟子们一起背师尊的《洪吟》,喊着口号:“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大法好!”这声音惊天动地,后来,够一车就把我们送到北京门头沟看守所。在那里,我们大法弟子绝食绝水,一个星期不报姓名、地址。后来又把我们大法弟子全部从门头沟分到别的地方,我被送到三合市看守所。到那里,恶警给我们关进一个空房子里,我们十个女大法弟子大部分都是东北的,南方1个。原本我们就绝食了好多天,这里又是个空房子,当时我们感到又冷又饿,但是,靠着对大法的坚信,对师父的坚信,不论恶人怎样对待我们,我们就是说法轮大法如何好,后来他们问不出姓名地址。2天后,把我们送上车。我们堂堂正正的回来了。回来后,我生出了欢喜心,认为到北京没被抓,堂堂正正回来了,根本没在法上悟,恶警一次次到我家来让我写保证,不上北京,不作宣传资料,不串联,当时就认为写就写,没认识到事情的严重。就这样邪恶也没放过我,差3天春节,片警和政保科到我家来抄家,原因是发现一张传单,就要“教养我”,但是,他们最后只翻到一本书。就又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因是春节,就我们两个女大法弟子,我们俩时时学法,有时也出来常人心。家里亲人受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精神痛苦。

2002年11月6日开“十六大”,恶警又开始抓人。我当时正在家里,来了一个功友,我们正在看材料,恶警发现了东西。这时我让那位功友走脱,由于我正念不强,有漏,被钻了空子,不法警察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局。这时我丈夫知道了,马上赶到,我们在公安局国安科受到了一个姓王的警察的谩骂和污蔑。我的丈夫是个工人,他知道大法好,和他们讲理,这些恶警根本不听。后来,恶警把我送到监狱,女号里有九名大法弟子,六名刑事犯。

我们大法弟子无论到哪里都是做我们应该做的。一进监狱就被搜身,我的手表没被收去。说来也巧,没去前,号里大法弟子没有整点发正念,很难,我进去后就开始早6点开始一直到晚8点、12点我们都发正念。我们时时刻刻背法,晚上炼功,每一位大法弟子都那么坚强不屈,我被恶警打了两次,一进去第二天早8点发正念,管教和所长共有4个人看到,不让我们炼,我们谁也没听。这时,管教把门开开,挥起手里的皮带就打,其他功友有的放手了,我和另一个功友没放手。所长过来,对我说,你把手放下我不打你。但不论他怎么说,我都不放手,这时恶警恼了,把我拉到地下,我照样还是发正念。那时我什么心都没有,不法警察把我和另一个功友拉到办公室,他们大打出手,这时我感到了大法的神圣、师父的慈悲,一切都是师父替我们承受,我心中没有恨,我和管教讲理,我们没犯法,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他说我们不给他们面子。我们炼功人没有面子,我们到哪儿都是这样做。因为我们说真话讲了法轮大法的真象,被你们抓进监狱,这是对我们的迫害,大法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法制科警察提审我时,派出所给他们提供材料,全都让我当场给扯了。警察恼了,来打我,那时我根本不怕了。时时保持正念,时时抵制邪恶,一切不配合他们,在监狱一个月,教养证下来,让我们签字,我们谁也不签,这时我在号里出现病的反应。第二天就把我们送走。这时我的心很静,没有害怕,没有动摇。表面上是邪恶迫害,在常人眼中看可怕,可是我觉得我们时时刻刻都是伟大的、自豪的,因为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们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包括我的家人,在送往劳教所的路上,我的头脑清醒,一路背法,发正念。我决不背叛大法,我的心永远和大法不分开,结果到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我被退了回来,我又一次堂堂正正回到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