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4日】说来也巧,就在我心灰意冷想弃家而走之时,我遇到了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家庭又充满了温馨。

那是1998年,我想在我临走之时,来了结我对母亲临终遗愿的承诺。在我回家的途中,我遇见一位大法弟子,不知为什么这天当我看见这位大法弟子时,我竟问起他这个大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这个法确实很好,我一句两句是说不明白的,你要学咱们这附近就有个炼功点,吃完晚饭你过来看看。其实在我母亲有病时,我就从亲属口中听到过这个法,当时没有太在意。这天我回到家做好饭,吃完后找了一个邻居便去了。一开始,觉得炼功难度挺大,学法后又觉得这个法确实挺好。这样学了几天后,我终于明白了生活这么多年的我所经历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一切一切不如意的事。我把它们统统抛到九霄云外,我不再想弃家而走,而是肩负起这个重任,把家治理好,我带着这样的想法,也在拼命地做着,里里外外的活,忙得我少有空闲,因为丈夫有病,孩子只有九岁。丈夫看到我这样无怨无悔地干活,心里也挺高兴,一个险些破裂的家庭,团圆了,充满着温馨的空气。

1999年7月,江××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利用一切卑鄙的手段造谣诬陷大法、诬蔑我们伟大的师父,欺骗世人,以达到让不明真象的人仇恨大法的阴险目的。我感到心痛,心想我作为一名亲身受益的大法弟子,我应该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于是在2000年1月我一人来到省城信访局,当我说出我为法轮功来上访时,信访局的人告诉我:“法轮功的事,我们不能接待,因为上边有令。如果我们接待你们,那我们的饭碗就丢了。”无奈,我只好回去。可是,我总觉得这样对师父、对大法弟子不公平。师父告诉我们怎样做好人、做一个最好的人、做一个善良的人。这没有错!

江××集团把那么多的好人都送进监狱,让真正的坏人逍遥法外,真是天下奇闻!我越想越痛心,我们没有做任何有辱国家、有害人民之事,我们在按照真善忍修炼,在努力地做一个好人、一个在任何环境都对他人有益的人,我们有什么错呢?没有!我要揭穿谎言,我要把事实的真象告诉给所有的人!

有了这个想法,我鼓足了勇气,在2000年冬天,我踏上了西去的客车。在车上,我拿出一张真象资料塞给一个旅客,谁知却被旁边坐着的警察抢了过去,警察叫车停下,我下了车。警察也尾随下来。我没走几步,这个警察就喊我站住,我不慌不忙地站住回头一看,这个警察我认识,是我们当地派出所的警察,他母亲也炼法轮功。可是,他大喊大叫地凶相毕露,并追问我传单是哪来的。我开始向他洪法,告诉他学法轮功做好人的事实,我还给他讲了我的孩子两次拾金不昧的事。一次是捡到了一部手机,又一次是孩子捡到了一块手表,都高高兴兴地送还失主,当我问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孩子立刻说:“妈妈你不是炼法轮功吗?炼法轮功不得做好人吗?我这样一想,就把东西还给了失主。”他听后,无动于衷。我又说,你妈不是也炼法轮功吗?你应该知道这个功法是好的呀!他说,他妈是以前炼过,国家不让炼了,就不炼了。我说:“国家说的就都是对的吗?”他强词夺理地说:“我不管,反正国家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时又有一辆客车开过来,他急忙摆手叫车停住了,并让我先上车,把我带到了当地派出所,交给了所长。所长问我为什么发传单,我说我们被剥夺了上访的权利,只好用这种方式说说心里话,告诉老百姓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可是,多年来已经形成的变异观念左右着他,是非不辨地说我是在搞政治、妨碍国家公务。我觉得好笑,真不知道我一个农村妇女搞什么政治!真是荒唐透顶!

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了市公安局,把我交给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警察。他们走后,这个恶警就开始追问我传单得来处。我不说,他就一顿拳打脚踢,后来又来了一个彪形大汉和一个矮个子的年轻警察,他们软硬兼施,比问我传单是哪来的。我不说,他们就说:“不说,扒她的皮!上边有令,打死白打,法轮功没地方告状。”

他们见我不说,就给我戴上手铐,隔着一张放满了东西的床,把我铐在墙的高处,我无法双脚站立,只能一只脚抬着,用另一只脚脚尖支撑着整个身体,那种艰难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的。并且,只要我站不直他们就打我。就这样,大约有三个小时,汗水顺着我的脸往下成溜地淌,我已经快虚脱了。天渐渐地黑了,他们把我放下,开始让一个女警察搜我的兜,搜出一百元钱,递给了男警察,他们看了看我说:“我们不搜,到看守所他们也搜。”说完他们把我带到车上,送到了看守所。看守所这群家伙先是把我搜了一遍,然后就把我关进牢房。号长又把我全身搜了一遍。

号长姓陈,总是勒索别人。只要我炼功,她就领着人打我,有一天,无论她们怎么打我我都是炼,她们就喊来了管教,给我戴上了脚镣。第二天接班的女管教更是邪恶,给我换上了一副大脚镣连同手铐连在一起,使得我的头和脚几乎挨上,难受至极。

号里的女管教还对号长说:“以后她再炼,你们就狠狠地揍她。”副所长也说:“炼就狠点揍。”

就在这样阴森恐怖的牢房里,我共呆了十七天,后来有两个警察来非法提审我。一个警察骂骂咧咧地侮辱我们的师父,另一个警察问我到底炼还是不炼。我说炼,他作完笔录走了,这时有一个四十多岁的老警察出现在我面前,问了我名字后,说快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并递给我一张劳动教养的票子,我一看教期是一年。他开车到拘留所又带来四名大法弟子,车里一共坐着我们五名大法弟子,二个小时左右,车到了长春黑嘴子女子劳动教养院。由于我学法太少,对师父讲的法理解不深,所有的常人心都上来了。进了院里,把我们领到诊所检查身体,之后,把我们分到各个队。我当时被分到一大队三小队,管这个队的叫王蕾。

在那座人间地狱里,我熬了整整一年零三个月,被用过五次刑,都是被使用电棍电。当时,我全身被电得没有几处不起大泡的,脸和脖子全是水灵灵的大泡。有一次是两个管教,用两根电棍,前后把我夹在中间,同时向我发起攻击。一个是王蕾,另一个是大队长阎立峰。她们电完后又问我:“你还把今天这事告诉别人吗?”可见她们做贼心虚。我当时被她们逼得几乎就不能控制自己了,两眼呆呆地发直。她们一旦施完酷刑后就开始强行洗脑。

那时我真是觉得度日如年。整日没黑没白地干活,整天做手工艺品。天上飞的各种各样鸟雀和地上的走兽,我们都做。而且还给我们每个人定产量,完不成就扣分,每天干活基本都是十七八个小时。从早上四点起床到晚上十点收工,不放弃修炼的格外加两个小时学习时间,一天下来真是头昏脑胀、筋疲力尽。

我们做的是羽毛工艺品,就需要各种各样的羽毛,首先得把羽毛洗干净、晾干,然后再一根一根地粘上去。一只工艺鸟需要十几道工序才能完成,都是些很细致的活。上面一要来人检查,就糟糕了。我们就得分配下来,又得打扫卫生,而且要在很短的时间里快速地打扫干净。

做工艺品的原料中有泡沫塑料,这是做蝴蝶、蜻蜓之类的东西用的。把针在蜡火上烧热后在泡沫上扎眼,这样屋里一会儿就黑烟滚滚,每个人的脸上都被烟熏得像黑炭一样。而且干这些活劳教所把我们藏在一个隐秘之处,在厕所里干,这样上面来检查,来人也不会知道。一旦来人检查马上让我们撤离,并且把卫生搞好。上面一来人检查,劳教所的管教就领大家到外面做游戏、跳舞、唱歌等,还让一些人看书。而对于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就把她们藏在小号里。目的是怕揭穿她们的阴谋。一来检查,食堂的伙食就改善,若是有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她们就安排人说一些事先教给的话。而一旦有人揭露她们的丑恶罪行,她们就在我们面前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骂个狗血喷头。

只因我不放弃修炼,她们随意给我定罪。说我抗拒改造,加期三个月。她们就这样人性尽失地干着助纣为虐的事,残酷地迫害着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者。这一切都是因为邪恶的江泽民给了她们一张王牌--打死法轮功算自杀。然而她们也是被江泽民利用的工具,甘愿充当助纣为虐的帮凶,她们的手上沾满了多少好人的鲜血啊!当我们告诉她们要选择好自己的路时,她们却在笑我们太傻太愚。

在2001年4月,我终于走出了那个魔窟。然而,我回到家的日子里仍是不得安宁。不法人员到我家周围监视我的行动,不到一个月,派出所的恶警就带着三个人到我家进行骚扰,逼我按手印、写保证。不到两个月,镇政府610官员(与上边提到的姜某不是一个人)也来过二次让我写保证。2003年10月,村主任气势汹汹到我家无事生非,不让我出门。而后派出所又来2名警察到我家进行骚扰。2003年11月份,市司法局下来三个人由镇政府领着又到我家对我进行威胁恐吓,使得我一家不得安宁,给我丈夫和孩子都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特别是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年龄幼小的孩子竟然学会了抽烟、打麻将、喝酒,他试图用这些东西麻痹自己的感情,以减少对妈妈的思念,和心中的痛楚。

我的经历仅仅是千万名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冰山之一角,还有无法知道真正数目的大法弟子至今仍被关押在监狱中,遭受着酷刑的折磨,甚至是生命的威胁。我希望世界上所有正义的人们伸出一只援助的手,和我们一起为早日结束这场迫害尽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