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治愈瘫痪 遭迫害坚强不屈


【明慧网2004年3月25日】我是一个普通农民,1996年我身患重病,四肢失去功能,医药费花去近万元,也没治好。不满40岁的我便整日瘫痪在床上,成了一个废人。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我有幸得了法轮大法,走上了一条修炼的金光大道。修炼后,我的病神奇般地好了,不仅能下床了,还能干重活了。我的心胸也变得宽广了,时刻用“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和婆婆、丈夫的关系变得和睦了。我亲身体会到法轮大法的威力与神奇。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了江氏集团的邪恶的镇压。在这几年中我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2000年2月我到高疃镇王家疃村一位大法弟子家,被恶人举报,抓进了高疃派出所,拘留了15天,被勒索了1000元。

2000年6月,我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不料中途被抓,被恶警强行送进福山西山监狱拘留了半个月。后来又被带到高疃镇政府,在那里我遭到了政府执法人员、工作人员的毒打。一个恶警说要拿电棍电我,另一个说要拿开水烫我。当时我一点也没有害怕,师父的一段法清楚地浮现在脑海里:“有人怕,怕什么?弟子们哪!你们不是听我讲过,一个人修成罗汉时,心里产生怕的念头而掉下来了吗?什么常人之心都得去呀!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后来恶警也没有对我怎么样。正如师父所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最后,我绝食一个星期,堂堂正正地闯出来了。

2001年二月初五,史术家(谐音)带人把我抓到高疃镇政府。我想: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做好人,怎么能呆在这里呢!?师父啊!我一定要出去。等到第三天晚上,我一晃铁窗栏杆,结实的栏杆竟然断了,我明白是师父在帮我呢!就这样我顺利地跳窗逃了出来。

我从此流离失所。后来我来到呼和浩特,在散发真象资料时,被恶警抓到当地派出所关押40天。身上带的呼机、皮包都被恶警强占为己有。恶警逼我说出地址、姓名;我不说,它们就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坐不能坐,站不能站。又值夏季,身上痒得难受又无法挠痒,那种滋味真是苦不堪言。恶警又诱逼说:“说出地址、姓名就给你打开”。由于我法学得不好,对邪恶抱有幻想,又难受至极,动了人心,说出了地址、姓名。可说出来了它们仍没给我打开手铐、脚镣。我很后悔,教训使我深刻地认识到大法修炼的严肃性。

我下决心,无论身体承受多大的痛苦,都要严格要求自己,决不配合邪恶。晚上,师父给我显现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在被非法关押其间,每个人都要穿号服、背监规。当看到监规写着重新做人时,就想:大法弟子比好人还好,如何从新做人?所以我拒绝穿号服、背监规。一天,恶警过来问我:“监规背下来了吗”?我义正辞严地告诉她:“我不背!”恶警说:“不背?那你的铐子甭想打开。”我的心丝毫未动。第二天,我的铐子竟然打开了,我悟到又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

20天手铐脚镣的折磨,使我的手脚浮肿,疼痛难忍。40天后,我被带到福山西山监狱。一进去我就绝食抵制邪恶的无理迫害。第三天,我被送往医院检查身体,初查说我肚中有个小孩,这帮恶人竟要私自打掉孩子。再查又说腹中有个肿瘤(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演化的假象)。之后,我又被送到福山洗脑班,在那里,我仍旧绝食,并拒看、拒听一切诽谤大法的录音、录象,不给邪恶一点空子可钻。第7天,邪恶怕我出人命,用车把我送回了家。这一次,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大法的威严。

2003年11月9日中午,县公安局牟其东、于光等带人把我强行抓到烟台市看守所(东留公监狱)。它们几个人把我双手反铐,另一些人抄家,把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和录音机都抢走了。刚进看守所,恶警就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双眼正视恶警,正告他:“我叫大法弟子”。恶警非法审我时提的问题,我一概不回答。这时另一个恶警便毒打我,当时我一点怕心也没有,不停地发着正念。一进看守所我就绝水绝食抵制无理迫害。绝食的前几天,滋味真是特别难受,一旦冲过去就好了。到第五天,饥饿感全无,我一直不停地发着正念,全身热呼呼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后来,几个恶警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出去强行灌食两次,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可是我仍然绝食。恶警没招了又伪善地说:“你炼功吧!”看守所里的同修说:“这可能是师父点化让你炼功”。我想:不允许别的大法弟子炼功,为什么允许我炼?再说这里也不是我炼功的地方,要炼我回家去炼。师父也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所以我决定不炼。恶警看到我人被折磨得快不行了,只好放我回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又一次堂堂正正地出来了。

11天的折磨,我已经不成人样了。烟台看守所简直就是一所人间地狱,这里不许家属送任何东西,所需的一切只得靠买。可是里边的东西却贵得吓人。一包方便面卖2元,一斤花生米8元,一斤普通桃酥6元……。每天加班加点地干活,还不给饭吃,同时它们还对大法弟子使用各种刑具,真是邪恶至极。

回首这几年的正法历程,我有许多做得不理智的地方,慈悲的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很多。在磨难中,我只有一念:决不配合邪恶,“坚修大法心不动”。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一定会从魔难中闯过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