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抵制邪恶、我与同修提前走出劳教所


【明慧网2004年3月25日】我因在1999年-2000年间多次证实大法,2002年再一次被邪恶之徒非法绑架到拘留所。在这里我和A同修给犯人、干警讲真象、炼功证实大法,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和要求、不向邪恶妥协,被非法劳教二年。

我们刚到劳教所就遭恶警强制‘转化’迫害。A同修被迫害致残,我在大冬天(零下20多度)被恶徒将衣服扒光往身上浇冰水达3个多小时,在师父的呵护下才死里逃生。

当时劳教所里的环境十分恶劣,很多同修被关进小号(约十平方米的屋子)进行强制洗脑迫害,三个犯人看管一个大法弟子,只要学员不放弃修炼,恶警就指使犯人对他们打骂、体罚、不许睡觉。在这期间有一个同修被邪恶之徒迫害致死。面对犹大多次洗脑,很多同修都能正念抵制,A同修遭关小号6个月的迫害。以后又来了被非法劳教的同修,也是先关小号进行迫害,这样就把我们先到的学员关在一个大号里(约200平方米)。在大号里恶警叫两个犯人看管一个大法弟子,一切行动都在监视之中。

后来我们看到师父的《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和《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悟到,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共同抵制邪恶整体提高。在劳教所的领导和干警对我们进行‘洗脑’的迫害时,我们给他们讲真象,揭露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他们的这种行为是严重的违反宪法,践踏人权。并指出犯人看管大法弟子是不应该的,我们都是好人。他们不配管我们,该是我们管他们才对,他们才是真正的犯人。大法弟子一致要求废除这不平等对待,他们无话可说,又编出一个新名词,叫三人互监小组(就是两个犯人一个大法弟子互相监督)。

这以后大法弟子的环境好了一些,我们能在一起切磋和学法。同修们整体提高得很快,共同抵制邪恶的要求和命令,坚决不看诽谤大法的书和录像以及其它宗教的书、录像。一次在打扫卫生时我把邪悟者和家属送给劳教所的锦旗和其它一些诽谤大法的书全部毁掉,我悟到因为书里和锦旗上有不好的信息和灵体,它们在指使坏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有时恶人手指锦旗和诽谤大法的书对大法弟子迫害)因为那里有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谎言依据。

通过我们不断给干警和同屋的犯人讲真象,揭露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环境也有所好转。A同修又分别找到主抓迫害大法弟子的所长、大队长、教育科长讲真象,把他们讲得无话可说。此后他们的行为收敛了许多。A同修在劳教所炼功、学法被干警举报给最邪恶的队长(此人以前迫害死过大法弟子),邪恶的队长把A同修叫到办公室想要迫害他,A同修没有害怕,质问邪恶的队长说:“你们把我都迫害成残废了,我不炼功能好吗?”并继续讲真象。邪恶的队长不听并诽谤大法,A同修发正念制止,事情也不了了之了。

在劳教所,同修们经常在一起学法、背法交流体会,大家悟到要帮助走弯路的同修。只要有机会见到邪悟者和被高压所谓转化的人我们就鼓励他们规正自己修炼的路。干警和犯人头(一个中队的头面)经常向大队和劳教所领导报告,并说要迫害我和延长劳教期限。以此来吓唬我,我告诉他们,你们说的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才算。我并没有遭到迫害。某个同修遭到迫害时,所有的大法弟子共同抵制邪恶,并找相关的领导和恶人讲真象,要求停止迫害、无罪释放我们,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劳教所的伙食也存在着问题,主食不熟,咸菜发臭,餐具洗不净。我三次找到管食堂的领导,向他说明情况,最后问题得到了解决。

在劳教所里,有80%走向反面的规正了自己修炼的路。并在明慧网上声明(同修带出去的)自己在高压下走了弯路,表示以后一定坚修大法到底(有几个没有声明的他们是清醒的,只是有怕心)因为劳教所有专人在看明慧网,谁声明能看到。

2003年省领导来劳教所,出了关于法轮功的答题,所有大法弟子都是正面回答的,包括没有写严正声明的走了弯路的人。通过这次答题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证实了大法是坚不可摧的,也证实了大法弟子是邪恶永远迫害不倒的,证实了大法弟子整体提高的力量是巨大的。

一次干警无故辱骂法轮功学员,我们一个监号的大法弟子都起来抵制他这种不道德行为,并向上级领导反映。干警怕事情激化(正与邪的较量),赶紧向这个同修赔礼道歉。

由于我们讲真象揭露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包括向来劳教所检查的领导讲真象(大多数大法弟子的身上有伤)。这以后劳教所再来领导检查工作就提前把大法弟子带到隐蔽处,不叫大法弟子接触上级来的领导,害怕大法弟子揭露他们的罪恶行径。

由于大法弟子整体的提高,不断的讲真象。劳教所的环境也越来越好,2003年10月1日前后我和A同修等几人被劳教所认为不好管理提前6个多月被释放回家。

以上是个人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