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东港市政法委、公安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3月25日】1999年7月20日至今,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东港市政法委、公安局在江氏集团一道道密令指使下,在名利诱惑下,对东港大法弟子大打出手。10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入狱,3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致残,大法弟子被勒索钱财数万元,抄家、罚款、拘留、洗脑以及在他们的迫害下,有些人因害怕残酷的迫害而放弃修炼,导致旧病复发而死亡。更有许多的大法弟子不屈服于邪恶而被迫失学、失业、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里,我们举几例发生在我们东港的善良百姓身上的残酷迫害。

*王大新因修炼“真、善、忍”而被剥夺上大学的机会

1999年7.20,大法弟子王大新(孤山镇)去北京证实大法。同年8月,王大新在北京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当时,王大新的高考分数已经下来,王大新的考试分数已达本科正常录取分数(网上录取)。王大新被押到东港后释放回家。同年9月9日,东港市公安局、政法委强迫王大新放弃大法修炼,否则就取消她升大学的资格。王大新拒绝了它们的无理要求,告诉它们法轮大法就是好,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在政法委书记杨风的指使下,东港市公安局宋小河、周恒臣、王成一一伙将王大新绑架到东港拘留所拘留15天,后转送东港看守所关押了30天。王大新因此失去了升学的机会。

*王强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目前已近于“植物人”

大法弟子王强(前阳镇,土房村),1999年9月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而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到东港看守所。公安局指使看守所的刑事犯人殴打他,侮辱他。王强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同年10月,东港市公安局判王强劳教二年送进丹东教养院。

教养院的恶警使用各种酷刑逼迫王强“转化”,王强坚决不答应。恶警将王强关进严管号里,更加残酷地折磨他。在小号里,恶警不准王强睡觉,整天蹲着,王强两条腿肿得有腰粗。王强绝食抗议,恶警就给王强强行灌食,王强不开口,恶警将王强的门牙敲掉了,鲜血直流,王强疼得昏死过去。一个月以后,王强从小号被放出来,人已经瘦成“骷髅人”,精神已经失常。经丹东203医院检查,王强患有“肌肉神经坏死”和“严重的精神失常”。2000年10月,王强因此而被“保外就医”。回家以后,精神有所好转。王强要求继续学法、练功,遭到东港市公安局宋小河、周恒臣、王云龙一伙的再度迫害(王云龙已当上政保科长),他唆使王强的家属殴打王强,使王强精神再度失常,目前已近于“植物人”,一切生活均不能自理。

*正常人被送精神病院折磨含冤去世

大法弟子李红(女,大东镇人),2000年初去北京证实大法,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绑架。李红被送进精神病院,后转回家中。东港市公安局唆使家人监控李红,只准李红呆在家里,不准同大法弟子接触。2000年5月,李红精神失常,溺水而死。

*年逾六旬的赵开胜在东港看守所、丹东教养院遭非人的迫害

大法弟子赵开胜(大东镇人),2000年12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东港市公安局劫持,后绑架到东港看守所。2001年3月,60多岁的赵开胜被东港市公安局送进丹东教养院继续迫害。教养院的恶警对赵开胜采用各种酷刑手段迫害,用脚踢赵开胜,打得赵开胜满脸是血,让赵开胜整天蹲着,多日不让睡觉,不给饭吃,或每天只准吃极少量的东西。在残酷的折磨下,赵开胜病倒了。

*刘延俊一家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1999年7月,东港市政法委、东港市公安局以“法轮功有政治背景,与台湾有联系”为由强迫大法弟子王远敬放弃大法修炼,并令他“转化”妻子刘延俊,否则,夫妻双开(夫妻双方开除公职)。巨大的压力下,王远敬得了胃癌。同年8月,刘延俊协同王远敬去北京301医院去复查病情,在丹东火车站检票口遭到前去“执行任务”的王云龙的野蛮阻止。王远敬向它讲述去北京的原因,并将单位和卫生局的介绍信拿给它看,王云龙仍不松手,它说:“上级有命令,,今天不准你去北京!”王远敬见他们如此没有道理,没有理它,推开他便上了火车。

东港市政法委、公安局当即安排王远敬所在单位市委统战部的李部长和刘延俊所在单位东港三中的魏景德乘飞机追到北京。并在当天晚上,王远敬在北京得知,东港市公安局恐吓、威胁帮助王远敬联系住院的朋友。面对这些政治打手,王远敬当晚病情更加恶化。为了不连累朋友,王远敬没有去301医院,第二天便往回返。在北京火车站,碰到了等候劫持王远敬夫妻的李部长和魏景德,二人每人拽住王远敬的一只胳膊,因为他们看到王远敬确实已经病得不行了。回家后不久,王远敬便含冤离世。

2000年12月,刘延俊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时,辗转当上政法委副书记的宋小河为表现自己的“能力”亲自去北京抓捕刘延俊,宋小河亲自绑架了刘延俊,同时还有几十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刘延俊及其他大法弟子被拉到北京的一家旅店里(当时东港在北京的“法轮功办事处”),宋小河的手下给大法弟子上刑,刘延俊被它们打得半身不遂。同对待刘梅的手段一样,东港市公安局在宋小河的“大力协助”下,以“进京组织者”的罪名将刘延俊交给检察院。东港市法院给刘延俊判刑6年,送进沈阳大北监狱。东港市教委将刘延俊开除公职。当时,家里只扔下一个年仅14岁的小女儿。刘延俊一家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宋小河、周恒臣、王云龙、杨风、刘华一伙立下了“汗马功劳”。

*大法弟子刘梅、张伟、刘美荣、朱长明等所遭受的迫害

2002年,东港市公安局刘华、周恒臣、王云龙、王元君一伙在东港市政法委的指使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丧心病狂。2002年四月,刘梅、张伟、刘美荣、朱长明等8名大法弟子先后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绑架。

朱长明、李欣良、连平等均遭到东港市公安局恶警的残酷殴打和非人折磨。大法弟子刘美荣被周恒臣、王云龙派去的十几名恶警在自家的蔬菜大棚里残酷殴打直至昏死过去。恶警请示周恒臣怎么办,周恒臣说:“死了也要把她拉到东港来。”东港市法院以“在刘美荣家翻出一张真相材料”为由,将刘美荣判刑3年,送进沈阳大北监狱。

大法弟子张伟被绑架后,提审过程中正念走脱。这本是给东港市公安局一次赎罪的机会,然而,他们穷追不舍。名利心的驱使,使周恒臣、王云龙及王元君一伙失去了理智。为了抓到张伟,周恒臣下令抓了张伟的朋友,又绑架了张伟的丈夫。张伟的丈夫被它们折磨得生命垂危,为掩人耳目,又将其押到医院治疗。三个月后,张伟又一次被绑架。张伟绝食抗议,他们就下令强行灌食。张伟的嗓子被它们插管插得肿得很粗,插管很费劲,它们就干脆不拔管,始终在嗓子里插着。一个多月的折磨,张伟已经骨瘦如柴,生命已危在旦夕。即是在这种情况下东港市公安局强行将张伟送进沈阳大北监狱。

大法弟子刘梅是周恒臣下令,王云龙及另一名帮凶刘文权(今年2月已患肝癌命丧黄泉)带着十几名恶警去绑架的。当时,在警车没有停下来的情况下,恶警就逼着刘梅上警车,且不准刘梅的手扶车。刘梅当即摔倒在地,昏死过去。王云龙一伙将刘梅拖上车拉走。后经医院检查,刘梅被摔得“严重脑震荡”。至此以后,刘梅开始高烧。刘梅被绑架的第二天东港市公安局将刘梅转押丹东公安一处。丹东公安一处的恶警对刘梅施用各种酷刑折磨,强迫刘梅放弃大法修炼。它们将刘梅衣服扒光,只穿裤头,用电棍电击刘梅的全身,用胶棒敲刘梅的头,刘梅被敲得昏死过去。酷刑下,刘梅在关押的四个月中,连续高烧肺部已烧坏。丹东公安一处的恶警不给治疗,不通知家属,不准家属接见。直到2002年8月,在刘梅家属再三强烈要求下,刘梅被押回东港带去医院检查。刘梅家属拿出400元的检查费。检查过程中,它们还不断地向刘梅家属要钱。家属看到刘梅当时的病情十分严重,高烧烧得胳膊腿都凉半截。刘梅的身体检查当天没进行完,预定第二天接着检查,早晨做胃透。刘梅的病还没检查出结果,然而第二天早晨,当刘梅的家属赶到医院时,刘梅已经被带走。家属追到看守所,才知道刘梅已被东港市公安局密送沈阳大北监狱。

家属质问看守所:“刘梅的病那么重,而且还没检查完,为什么就把人给送走了呢?”看守所的王所长满不在乎地说:“刘梅没有病,一切正常。”此时,刘梅正在大北监狱进行身体检查。检查中发现刘梅已患有严重的肺结核(对外它们称肺内感染),刘梅因此而被沈阳大北监狱退回。刘梅被退回后,东港市公安局本该释放刘梅回家,抢救治疗,然而东港市公安局拒不释放刘梅。东港看守所和丹东看守所均拒收刘梅(因害怕传染),东港市公安局就将刘梅秘密转押凤城看守所,企图草菅人命。幸有好人相助,家属得知刘梅的下落,追着要人,才使他们没有得逞。同年11月,东港市公安局将已经病重的刘梅再次送进沈阳大北监狱女子监狱。在沈阳女子监狱,刘梅遭受非人的折磨,直到2004年3月10日,刘梅家属接见刘梅时才看到刘梅已经骨瘦如柴,生命危在旦夕!

刘梅以及全国十几万被迫害入狱的大法弟子,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仅仅因为他们信仰了“真善忍”;仅仅因为他们想做一个社会中的好人;仅仅因为他们说了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

几年来,东港大法弟子无论遭受多大的迫害,都没有把那些无知作恶的人看作敌人,相反,大法弟子以洪大的慈悲向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江氏集团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但是他们仍在名利诱惑下,在江氏集团的谎言蒙骗中执迷不悟!

自去年5月以来,几十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入狱,直到2004年3月15日,东港市公安局又将北井子大法弟子潘贵珍、赵秀芳非法绑架,现关押在看守所。

我们呼吁社会所有正义、善良的人们能够站在公正的立场,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说句公道话,向刘梅及其他正在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停止这场迫害好人的恐怖运动!也希望大法弟子在残酷迫害下所承受的一切、付出的一切(包括生命)能够唤回那些行恶者的醒悟和做人的良知!诚望你们能够将功补过,将刘梅以及被你们迫害入狱的大法弟子要回来!换回你们做人的良知,赎回你们的生命与未来!珍惜吧!醒悟过来吧!做一个好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