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七旬大法学员讲真话遭关押骚扰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我今年已是70多岁的人了。在法轮大法被江氏集团非法迫害后,我站了出来为师父说句公道话。

我于2001年1月14日到了天安门广场。刚到广场,马上就有几个便衣警察过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要看我们的身份证,强行翻我们的包。接着他们要求我们骂人,我们不肯骂,他们就叫警车过来要把我推上警车。我们就大叫:“大家快来看啊!过去人民警察爱人民,现在人民警察叫人民骂人,不骂就叫警车来抓人!”由于有许多群众在围观,这次他们没有抓我们。

我们从广场出来后去了北京城楼,然后又回到广场,想穿过地道离开广场时,恶警又紧跟上来,又翻包,又拖拉上警车。在广场派出所,一警察问:“你们来做啥?”然后又叫着我们师父的名字,问好不好。我连连说:“好!好!好!”在广场派出所,我们在墙上写了“法轮大法好”。

我们被用警车送到上海驻京办公室后,一直被关39个小时。在这期间我们一直向驻京办室处人员讲真象。当我们被他们押回上海下车时共四个人,他们用手铐把我们两人一组铐在一起。

我活了69岁,19岁就入党,已有几十年党龄,一生做好人好事,不做坏事,从出娘胎第一次戴上了手铐。他们把我带到我所属闸北派出所后,警察怨声怨气地说我们妨碍了他休息,我又向他们洪法。当我发觉他们要去抄家时,我首先请师父加持,说:“师父啊,它们要去抄家了,弟子遇难了,请师父化解。”然后我大声质问警察:“你们这是知法犯法,私闯民宅,破坏党纪国法!”他们惶恐地说:“你哇啦哇啦干什么,你怕人家不知道啊!”我心里想:我们不怕,是他们怕老百姓知道他们在干坏事。结果抄家时什么也没抄到,他们只得让我取保候审,放我时,还威胁恐吓我女儿,叫她看着我,不让我自由活动。和我一齐被押回来的其余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送到洗脑班去了。

2003年6月15日,我已71岁了,去帮助一个77岁的老太太去买米,当我把米送到她楼上,刚坐下来歇歇,就有人敲门。进来一个恶警,直接恶狠狠的问我:“你来干什么!”我说:“77岁老太,家里一粒米也没有了,我是来帮她买米的,米还放在灶头上呢!”恶警蛮不讲理地说:“要你关心什么!”接着,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硬要把我推上警车带到派出所,押我进楼梯下一间极其肮脏的地方,我就不进去,我大声说:“我是做好人的,好人也要抓啊!照理我应该受表扬的。”被江氏谎言蒙蔽的恶警陈××大叫:“你们是×教!”他们又把我关了三个小时,在这期间,我继续向他们洪法讲真象。

那个77岁的老太被吓得几天不能睡觉,到目前那些恶警还经常去骚扰,还叫对窗的邻居看着她家,有人来就举报。一次,别户的邻居来看她,就被那个恶警安排的眼线举报,把那位不炼法轮功的人抓进派出所,问长问短,吓得人家心脏病发作。

在迫害期间,由于自己对法理理解不深,也曾犯下配合恶人的错误,如按手印、签名等。签名的第二天,我对师父说:“师父啊,我错了,我要去声明作废。”我放下了怕心,真的去找了局长、所长。

以上是我举的两个真真实实的例子,是我们大法弟子被迫害事例的一部分。我在与警察的接触中,要继续抓紧机会讲真象,揭露邪恶。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已分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