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图牧吉劳教女队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暴行


【明慧网2004年3月3日】2001年7月22日,内蒙古劳教局在图牧吉劳教所召开污蔑法轮功的会议,张丽等几名大法弟子拒绝参加,被干警毒打、罚站。会上只准背叛信仰的犹大发言,不准坚定的学员发言。男队有一名弟子站出来揭露男队干警对坚定学员用酷刑,结果被拖出了会场。

2001年夏天,早晨3点半起床,晚上9点休息,实行超体力劳动。冬天活少,劳教队为了迫害大法弟子,200多亩地的包米,有机器不用,12月份大冷的天,让弟子们坐水泥地的操场上用棒子打。当时160多人中,百分之八十都是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当有法轮功学员问队长:“为什么不用机器打,机器打得快。”队长回答说:“那还不明白,打完干什么去,让你们在屋里背经文呀?”他们用刑事犯做监控(看着坚定的大法弟子不让说话,不让背经文,不让炼功),并用减期作诱饵,协从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有学员因为晚上起来炼功而被打被电棍电。

2002年1月15日,学员们正在打包米,外面来人检查,富桂英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们没有错,要求无罪释放!”结果第二天大队领导说找富桂英谈话,富桂英去了就被铐在椅子上,四个中队长加上大队长周国玲,共五个人殴打、掐、用电棍电富桂英,致使她心脏病发作才停收。后经检查,心跳180下,最后送医院强行治疗。1月17日,有70多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对大法弟子用刑,要求无罪释放。当时劳教所看绝食的人太多,表现上谎称不再打人,并说向上级反映情况。暗地里的真实情况是:对不写保证不再绝食的学员进行毒打。二中队大法弟子孟祥玲因不写保证,被两名男干警轮班殴打,被打得脸肿,满口牙活动,头痛,头晕。打完后还被强迫去开会,结果在会上没几分钟就吐了很多血。在会上管教科的肖科长还信口雌黄地说不再打人了,而大法弟子矫玉霞正在队长办公室被毒打。

此外二中队的大法弟子胡淑敏因不写保证被带到图牧吉公安局去用刑,遭毒打、电棍电、踩脑袋、拽头发、被打后经常头痛,有一段时间精神恍惚,不知道吃饭,瘦得只剩皮包骨。二中队大法弟子赵积琴也因不写所谓的“保证”,半张脸被电得全是水泡,电棍电用没了还上一中队去取电棍。几个人踢打她,全身青一块紫一块,没一处好地方,被迫害得一瘸一拐不能走路,还强迫参加军训。实在不能走路就在旁边站着挨冻。一中队的大法弟子马秀琴被带到图牧吉公安局毒打,用电棍电,上十根绳,被迫害得晕过去了四次。一中队另一名大法弟子刘春艳小腿骨被打骨折。各中队还强行念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对出来制止的学员用刑、加期进行迫害。

有学员在和内蒙古劳教局张科长谈话时,张科长居然说:“你们不是要向中央反映情况吗?我就代表中央的意思,对不服从管理的就要镇压。”

2002年7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强制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一中队尹桂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恶毒的一名干警,一中队也是迫害最严重的一个中队。毒打,谩骂,把学员吊起来,电棍电阴部等阴险毒辣手段全用上了。一中队大法弟子孟呼轮因不放弃信仰,被两名男保安用皮带打,电棍电长达一个小时,并强行按手印。在后来开会时说转化了多少多少,孟呼轮当场站出来揭露了他们的骗局,结果会后又遭到了毒打。一中队的大法弟子王桂英也是被强迫按的手印,后因向劳教所严正声明按手印的保证书作废,被打的整个脸都肿大变形。一中队另一名弟子王素琴因反对迫害而出走,抓回后,被打得脸上身上全是青的,脸上脖子上被电起了许多大泡,还被扒光衣服往身上泼水,用电棍电乳头和身体其它部位。一中队弟子卢洪伟因多次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被恶徒用铁棍把门牙撬掉两颗。二中队的弟子雷秀华因拒绝转化被队长用皮带抽、罚站。另一名弟子王桂华被吊起来不让睡觉。一中队弟子李晓秋被宝希等几名刑事犯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把嘴堵上不让喊。

2003年5月,李晓秋被送转化班,5月20日,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可恶警们不相信,还继续对她进行迫害,李晓秋身上多处是伤。后在7月份被释放,李晓秋至今仍未恢复正常。

2002年9月,劳教队参加劳教局举行的劳教人员考试,强迫法轮功学员也参加,考试当天管教科派人拿着电棍在考场巡视,一中队弟子杨春香、刘春艳因拒绝参加遭毒打,电棍电。

2002年9月,邪恶看强行转化不行就改变了办法,用不让睡觉,4名犹大采取疲劳轰炸的战术,妄图改变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尽管当时有的学员一时被蒙蔽,但都很快清醒,马上声明不符合大法的所言全部作废,坚定修炼。现在劳教所对新绑架进去的法轮功学员,仍采取这种办法进行迫害。

2003年1月19日,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再次联名上书要求无罪释放。一中队联名的有:马秀琴、刘立红、赵淑云。其他的还没有签就被发现了。刘立红因签名遭到殴打。二中队有20多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全部签名,并有董俊英、孟祥玲、郭亚洁、毛春兰、刘玉兰、鄂影荣6人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这六人均遭到了迫害。当时在场的有管教四科的领导,劳教队的郭影、贾梅、周国玲,还有劳教队的干事、中队长,保安等一帮人。他们把学员叫进办公室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强行下胃管灌食(当时刚绝食了一顿饭),62岁的毛春兰被打得几天都无法下地走。董俊英因坚持绝食,遭毒打后还给下了两次胃管(董俊英原来曾患有严重的三七型肺结核开放,是在当地公安局恶人的一再要求下劳教所才勉强收的)。孟祥玲一进屋就被踢倒下胃管,有踩脚的,有踩胳膊的,有踩头的,还有拿电棍电的。在下胃管时有的恶警说:给她拉锯(指上下拽)。当孟祥玲提出要找有关领导谈话时,郭影和贾梅说:“你想找谁谈就找谁谈?”孟祥玲说:“这是我的权利。”管教科有一姓张的科长过来就打了孟祥玲两个嘴巴,当时孟祥玲就被打得满嘴是血,腮帮子都被牙磕破了,门牙也被打松动了,没多长时间就掉了一颗门牙。姓张的恶警还说:“你不是找领导谈话吗?这就是谈话。”孟祥玲说:“这是迫害。”结果遭到了张的更疯狂的殴打。董俊英和孟祥玲因绝食,当晚没让睡觉,站了一宿。

2003年3月,劳教队把一中队和二中队合并成了一个中队,有恶警尹桂娟主管。对不喊口号的学员进行迫害,罚站,罚抱头蹲,不让睡觉等。有一次出工有学员不喊口号,尹桂娟和劳教队的很多干警在门口打学员,对不喊口号的挨个打,八所队长马洪云在院里听到后也到门口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中队大法弟子赵素艺因经常绝食抗议迫害,多次遭谩骂,毒打,侮辱,被折磨得皮包骨,吃不下东西,吃了就吐。2003年3月送医院治疗,出院后没回劳教所,不知去向。

在此正告图牧吉劳教所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每个人无论做了什么坏事都会最终大白于天下,并由自己承担这一切后果。希望你们赶快清醒过来,停止作恶,挽回损失,否则你们自己所做的一切恶事必将由你们自己来偿还!

图牧吉劳教所恶人榜:大队长周国玲、郭影、贾梅,管教科的肖科长、张科长,干警王桂荣、尹桂娟,八所队长马洪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