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迫害都不能改变我修炼的心


【明慧网2004年3月4日】我叫李素云,我只是众多普通修炼者中的一员。大法修炼带给人们的都是好事;有病的祛病,无病的强身,还重要的是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身心得到升华。正因为大法这么好,我才走入大法修炼的。

记得99年7.20以前,整个城市到处是炼法轮功的人。那是因为更多的人都有一个愿望――谁不想好哪?当时全国有一亿人炼法轮功。“7.20”以后国家不让炼了,还造假诽谤大法,大法好,这谁都知道。他们的宣传是假的,是骗子造谣。我坚持学法炼功,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他们就抓我,投入拘留所,押入马三家教养。马三家教养院是邪恶的黑窝,那里的警察凶狠、残暴;采用各种酷刑,肆无忌惮;整个人间地狱。他们对真、善、忍信仰的大法弟子,更是用尽邪恶之所能。假、丑、恶、斗、凶、邪在这里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对外还掩盖其罪恶,谎言蒙骗善良人;粉饰自己多么好,一派胡言。

大法给我新生,大法教我懂得了人生意义:人活着要有道德,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人。由于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按他们要求的去做个谎言人、伪君子,他们就打我,骂我,还拼命的侮辱我。天天打,有时都不能被人认出――头大如斗,嘴、脸变形;30万伏的超高压电棍一上就是几根,最多时八根电棍同时电击――心象被亿万蝇虫在吞蚀,身上冒起青烟;那是电火花烧焦皮肤发出的。那气味,满屋,满走廊,整个一栋楼都充满了。都飘散到外面去了……我在马三家教养院四个多月,120多天里就是这样过来的。溃烂的皮肤望着不去的层层血泡――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他们看我不行了,没几天活头了,才肯放我,办的是保外就医。那时的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几乎耗尽所有;身上瘦得只剩一层皮,伤痕累累。刚到这里时体重120多斤,现在只有68斤。

回家后的我,身体极度虚弱,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由家人照顾起居。孩子时时望着我:妈妈那些人,怎么那么狠,把你打成这样,难道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吗?做好人太难了!每每这时我们娘俩就相望流泪,任那滚烫的泪啊!尽绝流淌……

这期间我写了好多好多的信,有写给公安部的,有写给龙城区公安分局的;写给各级信访办的;还有我认识的参与迫害我的警察们的,向他们讲真象;讲这场迫害给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带来的伤害,给社会、家庭带来的伤害;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人都是好人,大法带给人们的都是美好。信写完,落款处,我都写上自己的名字――李素云。我觉得这是一份真诚,也是修者一颗不可改变的心。

回来一个多月后,由于精心调养,身体恢复的很快。6月20日,我去北京上访,刚到信访办,就被山东省维纺市驻京办事处的公安人员非法绑架了。他们误以为我是他们那的人。问我叫什么,我只说:“大法是正法,我来上访就是要政府还大法清白”。他们脱衣检查。在没有找到任何能证明我身份的有效证件后,就把我同其他十二名来京上访的山东省法轮功弟子一同带往了山东。在山东省维纺市公安局,他们没有问出我的姓名、地址。我只有那句话: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我们信仰自由••••••他们把我送拘留所关押了一夜,第二天就把我放了。以后我又来到了北京,走向了天安门。在这里我遇到了来北京上访的其他省份的同修,有湖南的,广州的,还有四川来的法轮功弟子。大家来上访都被恶警挡住,不让进,还抓人,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完全被剥夺了。

大家相见心里甚是高兴,也很凝重。经过商谈,我们决定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一日到天安门广场上去证实大法。既然国家、政府剥夺了公民上访的权力,不叫人说话,不让人诉冤,那我们就到天安门广场上去;向人民群众去说;向世界人民去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晚,我们找旅馆住下,到小吃部吃了一顿饭,这也是我自6月20日从家里出来吃的第一顿饱饭。这顿饭叫我吃得感觉是那么的香甜,又是那么的丰盛。

7月1日,第二天,我们走向了天安门――喊口号,打横幅,我们向人民群众讲述着大法的美好;向威严的天安门诉说着我们的冤屈;向政府呐喊出善良人心底的呼唤: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还我们信仰自由!天为之流泪,地为之震颤,群众愕然了……这发自心底的呐喊声啊!不正是大法弟子那颗不可改变的心吗?仅几分钟的功夫,警车就把我们包围了。群众被野蛮地驱散,我们也在呼喊声中被抓上了警车,送往法轮功弟子集中营。法轮功弟子集中营是北京专门收监来自全国各地进京上访大法弟子的地方。所有进京上访的全国各地法轮功弟子全部被绑架到这里,在这里登记、注册,再按地址通知所在省、市、区驻京办事处,驻京办再通知当地派出所,移交绑架回当地进行下一轮新的迫害。

当我们抱着一颗善心,怀着正义去向人们讲出真象时,这却成了邪恶迫害我们的借口,“扰乱社会秩序”。是谁扰乱了社会秩序?不是你政府剥夺了人民群众的信仰自由权吗?不是你政府造假剥夺了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吗?诽谤,侮辱,打、骂,罚款;栽赃,把好人关进监狱;进行非人迫害;不是你政府在扰乱社会治安吗?这一切的一切正是他们自己的所为。说“扰乱社会秩序”,其实正是他们自己。

我们刚被绑架到集中营,就有警察过来审问:你们是哪里人?干什么来了?不说地址的,他们就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审问我时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大法教人向善,大法是正法;我要求政府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他们警察就用电棍电我,还有用拳打的,用脚踢的,我被打倒在地。昏昏然隐约听一警察说:“这几天没有一个是辽宁的,辽宁省挺好”。我忽地站起来,摇晃着身子对他们说:“我就是辽宁省朝阳市的李素云”。一干警说:“挨打完了才招”。我说:“辽宁最邪恶,好人都被关在监狱里,我是保外的”。他们不语了。打电话朝阳驻京办来接我又给了几个耳光子,然后给家里打电话。所长张富贵来北京绑架我回朝阳。

火车上,我把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事给曝光了,弘扬大法。全车厢的人都听我讲法轮大法好。我还告诉大家:法轮大法是人们能否获得幸福仅有的希望;今天政府不叫人民说话,大家都生活在一片谎言中;别有用心的人,恶人,还紧随妒嫉小人江泽民起来反对法轮功,栽赃、诬陷法轮功,挑拨人们仇恨修炼人;还抓、打、罚、骂,把敢于直言说真话的法轮功弟子判刑、劳教。修炼人都是好人,是按真、善、忍要求去做的修炼者,是人类道德、人性良知仅有的维护者。你要说假话,怎么坏他不管,你要说真话他就不许你;你要为挽救正义、人性良知去直言上访,他就抓你,迫害你,说你“扰乱社会治安”。不明真象的人还随声附和。现在你们不就看到了么,看,我的脸、头还肿胀着那,眼睛黢青,都是在北京上访时被打的。现在北京到处是便衣,只要你是上访的,说真话的就抓,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完全被剥夺了。践踏宪法的是制定宪法的他们自己。权大于法从中国建国以来就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巨大而又触目惊心,三反、五反、镇反,文化大革命山河一片红刚刚过去,六四学生运动就遭到了血腥镇压;法轮功传出几年人们刚刚看到一点希望,当道德良知开始在人们心中萌动,邪恶的江泽民出于小人嫉妒担心好人太多纠集一伙恶人又开始了对真、善、忍的迫害,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国家一切可利用的工具大肆诬蔑法轮功,造假栽赃法轮功,密令对修炼真、善、忍的人,说真话的人,可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政策。还在全国范围内成立了类似德国直接受“希特勒”掌管,服务于“希特勒”本人的“盖世太保”式的恐怖组织“6•10办公室”,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对好人直接进行残酷迫害;对敢于说真话的人进行打击、镇压。还利用手中操控着的媒体-电台,电视台,向人们灌输毒素,粉饰自己,欺骗着群众;为自己的恶行找借口,拉人头,营造环境。有人还认为对,麻木的人已正邪不分。更有恶念者为捞取眼前一点好处,竟放弃了做人的最起码准则;参与着对好人的迫害。今天大家在车上相遇就是有缘,我就把这个真象讲给你们,叫大家明白。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而是邪恶的江泽民及其一小撮恶人利用人民赋予他们的权力在迫害着我们,其实,大家也都在被迫害之中啊!包括那些紧跟江泽民行恶的人。要知道当人类的道德被破坏至尽,当人们的良知在那邪恶的冲激下荡然无存时,那真正的灾难就将开始。人们就会在极其痛苦中偿还因自己做错了事而带来的一切后果――疾病、瘟疫、凶杀,天灾人祸。现在大家不是已经看到了么――林立的高楼下,宽阔的马路边,街灯下,到处是不法的人,到处是罪恶;工厂倒闭,一家人因失去工作而围桌哭泣……小偷,强盗,妓女,随处可见;病人,孤儿,乞讨者,南北无助。大家做下来,就是钱、就是利。什么亲情、友谊,公益道德,似乎已是昨天的事。现在变异了的人的思想已品味感受不到全盛道德时期带给人们的欢乐、幸福……。全车厢的人都在听我讲。我感觉到了人们可望知道真象的迫切心情,愤怒、无奈,获得拯救的祈盼。

我被绑架回七道泉子派出所,在派出所被关押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派出所洪志文问我:“法轮功怎么炼”,我说:“炼法轮功首先要做个好人,做个有道德的人,要与人为善”。我准备给他演示功法,他上前就踹了我好几脚,打了两耳光。接着又来一干警,记得穿灰色衣服,上前就打,拳脚相加就是一顿。当时,我就被打得面目全非了。旧伤未去,新伤又添。龙城区公安分局“黄殿相”(政保科科长)来审我看我这样不发一语说我有病,送看守所不收,马三家不要。我表现极度痛苦状,他们把我送医院检查,医生说:我有病,不易震动,有生命危险。回到派出所,他们不让我回家,后转到下河首大队‘郭军’办公室。我不吃饭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迫害,一天一夜后,在敲诈了我们家200元钱后,才肯放我回家。这次北京上访使我懂得了很多道理――自由的可贵,人权的重要,专权跋扈给人民带来的危害;利益小人当权给人们带来的只能是灾难。回到家的第二天友邻来看我说:七月一日那天,你们家可热闹了,市公安局、龙城区公安分局来人把你家都包围了,警车好几辆是来抓你的,说你写的上访信被中央打回来了,你没在家,他们就向你丈夫要钱,说没有,公安局要把他带走,只好向亲戚借了四佰元给他们,恶警们才肯走。

真是好人难做呀!这是什么世道?受冤了上访挨抓,写上访信还要被打回来倒成了邪恶迫害好人的借口。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诉啊!良知在罪恶中泯灭,正义被压制,盗匪猖獗,恶徒遍地。受害的亿万民众啊!让我们都起来共同抵制邪恶,挽救那尚未完全泯灭的人性良知吧!那是人们能否获得未来生存、幸福的希望啊!这次进京上访回来他们说:“大法好你就在家炼么,非上北京干什么?只要你不进京,就没有人找你”。我相信了他们的话,在家学法炼功,没想到他们是在骗我。中秋节的那天下午,我正在家胡同里与邻居唠家常,看见前面过来四个人,派出所的穿便衣,我就往家走,他们迎面对我说:“李素云在家哪”?我说:“在”。他们四人一同进屋。因看我修炼的书在写字台上放着就说:“你还炼功哪”?我说:“是呀!不是你们叫我在家炼的吗?我永远是炼功人,这颗心是不可改变的”。他们四个急了:“还炼那!”把书装在他们包里。郭长友对我家开始进行非法搜查,翻箱倒柜,一片狼藉。家里遭了强盗。当时我就急了,跟他们要书,阻止他们对我家进行的非法搜查,要求他们停止野蛮强盗行为。我们五人扭做一团。后来,他们把我抬出院外,姓张的所长说:“去,把车开过来”。

这会儿,我才知道他们是开车来的。邻居们说:“让她换换衣服”。“不行”!就这样我又被他们抓进了派出所。郭长友审我说:“你太笨了,我丈母娘炼法轮功不象你,来人就不炼,没人就炼”。我说:“她没做到真,说真话,办真事,这是人起码要做到的,如果都说假话那还是好人吗”?郭长友就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菜刀、电棍各种刑具威胁我。我是好人,我不怕。难道好人还怕坏人吗?正义怎么能被邪恶吓倒。其实真正害怕的应该是他们――那些做恶的人。最后,他们耍尽了手段,看我不屈服,就叫恶警张富贵开车把我送回了家。经过这一场事件又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对修炼人、好人所采用的都是欺骗,是手段。如果你不理智,正念不强,就容易被他们钻空子、入圈套遭到邪恶的迫害。

由于派出所不断的对我骚扰,抄走大法书;我妹妹也因炼法轮功做好人被他们抓走送马三家迫害到期不放;我找他们理论不能得到答复;为讨回公道,寻求正义我又一次踏上了去北京的路。到了天安门,我就被抓了。送到“集中营”过来一女干警问我:“谁叫你来的”?我说:“大法是正法,好人受迫害……”他就抓起玻璃杯向我打来。下巴被打歪了,说不了话,合不上嘴,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次是郭军(刑警大队干警)把我从北京绑架回来的。在龙城区公安分局黄殿相(政保科科长)审我说:“你要签字,保证以后不再进北京”。我说:“我向谁保证,向你吗?你能保证今后不迫害好人吗?你能保证今后不再迫害修炼人吗?还大法清白吗?只要正义还没得到伸张,好人还在受迫害,我就去”。他们无言以对打电话叫我丈夫来接我。等到中午他才来,进屋一看我被打成这样,浑身是伤,脸、下巴还肿胀着,就对我说:“别再去北京了”。

我费劲地对他说:“冤情没有诉,好人还在受迫害,我就去”!他扭身就走:“我不要你了”。黄殿相还有几个警察他们一看急了;人被打成这样你不领回家出了人命要我们包呀!追出去,拉住我丈夫:“好兄弟!快把她接回家去吧!毕竟你俩夫妻一场,再上北京我们都不怨你,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家,她得天天去北京。好兄弟了”!就这样方可回来带我回家。我又一次为伸张正义进京上访。虽然这次上访我又挨了打,但我那颗为法的心,为正义呐喊的心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丝毫影响,反而更强烈:揭穿邪恶谎言让人们知道真象。

2002年清明前后,为使更多广大的人民群众明白邪恶迫害真、善、忍,迫害好人的真象;这场邪恶的迫害完全是建立在虚假的谎言上的事实,我决定步行进北京,沿途讲真象;进一步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不再受谎言欺骗;不再被邪恶利用;不再因随恶做恶最后遭恶报。下午三点我离开家,沿着火车道走,见人就讲真象,不分白天黑夜。困了随便找个土坎、草窝睡一会;渴了路边捧口水,就这样一直往前走…往前走…朝着北京的方向――当我走到凌源三十家镇的时候,路边有很多人在播小麦,我就走过去向他(她)们讲真象。一公安妻子急跑回去报了案。当时我不知道,讲过真象后,我就继续沿着铁路往前走,边走边讲。一会儿,就看见一辆摩托车向我冲来,来人上前抓住我,让我跟他走,我不去,他就急急骑车走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去当地凌源宋杖子派出所叫人的。我没有怕,也不跑,我行的正、做的正,我是好人。我把这个真象告诉大家,就是让大家明白,不要再上恶人的当。再往前走,两辆警车挡住了我的去路,要我上车跟他们走,我不去,他们就把我抬上车拉到宋杖子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审我我不语。他们诽谤大法,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大法是正法,修炼人是好人,我们是冤枉的。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天要黑了,他们把我送凌源又送拘留所,说是拘留半个月。我没有做坏事,反而做的都是好事;我向人们讲真象,告诉人们什么是正的,什么是好的,这有什么不对?其实是你们不对;怕人们知道你们的恶行,才给好人扣大帽子从中欺骗群众掩盖自己所做的丑事、恶事。其实,现在社会上不管那儿,只要发现有真象小册子、传单,讲真象光碟,警察们就去搜、去收。目的就是怕他们的丑行被世人知道,没有了他们靠欺骗、掩盖使自己仅能获得的一点赖以生存的环境。当官的更怕;怕失去这个到处充满罪恶的环境――腐败成风渗透到社会阶层的各个领域。因为这个环境正好适合于他。如果人人都为善,世人人人讲道德;明白了真象的人们、清醒了的人们,就会起来反对他,排斥他。那时的他们就将被淘汰,人们从此过上舒心、安逸的幸福生活。

回来后到了夏季,他们要我去“法治学习班”。“法治学习班”也叫“洗脑班”是邪恶迫害好人、修炼人最为残酷的地方;也是他们实施最卑鄙手段充分展示其罪恶行为的地方。名字冠冕堂皇,干的都是违背道德、人性良知的事。耍手段,还想叫我放弃正信,象他们一样满嘴胡话、脏话,助他们去欺骗更多的好人。他们说:“去吧!管接、管送,还管吃”。我说:“我不是贪官,我不看重这些,我不去”。我说:“你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修炼人是好人,还要迫害?我今天郑重告诉你们:我这颗坚修大法的心是没有什么可改变的。纵使邪恶用尽招数、耍尽手段也无济于事”。我又告诉他们:现在江泽民在海外已被多国起诉,正义的呼声正在一浪高过一浪,这场邪恶对正义、好人的迫害已维持不了几天了。要想到,当这场邪恶的迫害过去后,你们怎办?谁为你们负责?所做的恶事都得自己去承受偿还。他们听了,十几个人谁也没有吱声,最后都灰溜溜地走了。

路就在我们脚下,怎么走是自己的选择。大法弟子走出来告诉世人真象也是帮助你选择一条正确的路。不要你一分钱,无需你为我们做什么,只要你能明白,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大法慈悲众生,但威严同在。今天我把我上访的经历写出来,目的也是让大家认清、知道修炼人是好人。不是修炼人做错了什么,而是妒嫉小人利用手中的权力纠集一帮恶徒迫害我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人是好人,我们是正义的,所有的罪名都是诬陷、造谣、嫁祸。我们去上访,只是去向政府诉说我们的冤情,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是因为您有权知道这个真象。明白了真象的您会生活的更加明白,人生更加光明,充满希望。

谎言终究不会长久!一切做恶的生命都必然地会受到正义的审判和历史的淘汰!

赤子丹心何所惧
忠骨正义叩人心
揭穿谎言讲真象
大法救人正当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