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画面:我所经历的99年7.20北京上访


【明慧网2004年3月5日】1999年7月20日上午10点,我和两位同修从绥中站坐火车去北京上访,我和其中的一位同修原来都晕车,那天我俩不但没晕车,反倒觉得非常舒服。

刚下火车到北京车站,我们三人和很多大法弟子马上就被警察劫持到了一个地方(据说是车站收容所),那里已经有很多大法弟子了,先登记,然后就被送到了丰台体育场,进体育场的时候每个人被再次强行登记。我们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很多很多来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了,不断地有载满大法弟子的车进入,同时也不断有载着大法弟子的车开出,每进来一辆车,里面的大法弟子就鼓掌欢迎,掌声雷动,场面非常感人。

刚进体育场,我们就看到一位男同修被4个警察在地面上拖着走,后背已经在地面上擦出油来了。又听说刚刚有一个女教师大法弟子挨打。当时正是盛夏,太阳很毒,人都被晒得口干舌燥,体育场的地面上什么都没有,我们直接坐在滚烫的地面上。在场的同修一同背起了《论语》、《真修》、《洪吟》,大家不断地背,任何一个角落的同修开个头,满场的同修就一齐跟着背,声音响彻整个体育场,盖住了诽谤大法的录音喇叭。在场的警察被齐刷刷、洪亮的声音震惊了。

傍晚时有同修说看到法轮了,我也抬头去看,我清楚地看到了天空中有雪花一样的亮晶晶的法轮。后来又有人大声喊:“师父来了!”在场的所有同修也都紧跟着喊:“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很多同修激动得哭了。警察们也往天空看,不知道他们是否看到了。到得早的同修说:早晨9点多的时候,大法轮显现了,常人都能看到。

当时有一个老太太跟警察讲自己通过炼功身体受益的事实,一个警察对老太太却非常凶恶,根本不听。

警察们看到大法弟子齐刷刷地背法,紧张得不得了,赶快找来车,强行让大法弟子上车,想分流大法弟子。在离开体育场之前我们被第三次强迫登记。有的同修不上车,喊:“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先前讲真象的那个老太太可能是遭到了警察的虐待,哭喊着。

夜里11点,我们被拉到了北京火车站。东北三省大法弟子装了满满7节车箱,据说是东北三省大法弟子专列。我们在车上不断地跟警察洪法。

我们在锦州车站下车,被第四次强迫登记,然后就被送上了到兴城的火车,在兴城下车后,第五次强迫登记,绥中公安局的车已经在兴城等着了,我们被带回了绥中。到在绥中公安局的时候屋里已经有一些大法弟子了,公安局的警察给每个人做笔录,这算是第六次登记了,警察挨个问每个人“还炼不炼?”后来公安局一个警察说:“法轮功心真齐,真了不起,没有一个说‘不炼’的。”我到家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6点多了。

这就是我所经历的99年7.20,整个过程叙述起来好像很平淡,但回想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我至今仍被深深感动,仍能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和同修们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