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正念否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5日】师父说:“所以对于这些邪恶来讲,对于它们的安排来讲,你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在证实法的过程中,通过我四次摆脱了邪恶迫害的亲身经历,切实体悟到了: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宇宙的正神也会帮我们,不论我们遇到什么磨难,都能化险为夷,并能从根本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下面谈一下我经历的四次情况,与同修共勉。层次所限,请同修指正。

之一

2001年7月6日中午12点多,我去一位同修家送炼功带,顺便带上三十多份真象资料(用信封装的)。在楼里刚发了二十多份,被一民工发现,举报了便衣警察。当便衣拿着两份资料追问我时,我心态很不稳,出现的第一念头就是:我得赶紧跑掉!一转身正好遇上一位很熟的同修迎面走来,她一看就明白了,马上去迎住便衣说话。我趁机快跑,转进一家小超市。便衣紧跟在后面,盯在超市的门外。他已打了电话在等警车来。

足有十几分钟,我的心态一直不稳,心扑通扑通直跳,什么发正念、念口诀全都忘了!就是一个想法:你走开,我要跑掉!结果还是没跑掉。当警车到了,三个警察来到超市门口时,我才如梦惊醒。我这是干什么?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吗?!心跳什么,怕什么!应该坦然面对,不能就这样叫他们抓走,要揭露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径。这时心态也平静了,被推到开着门的警车跟前时,我突然大喊一声:“师父给我力量!”然后我双手紧紧抓住车框顶部,双脚死死踏住踏脚板,身子紧靠在门框,就是不进去,嘴里在不停的洪法讲真相。身后三个年轻力壮的警察连推带拽,使劲全身的力气,我仍稳如泰山(几天后,我的左前臂出现一块5×3厘米的黑紫色淤斑)。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警察没办法了,只好给领导打电话,请领导来一趟。这个地方正是十字路口,又是中午一点多钟,来往行人及车辆很多,正好利用这个大好机会洪法,讲真象,暴露他们是如何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我的嘴一直没闲着:“我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他们放着坏人不抓,专门抓好人!大家不要相信电视上演的,那些全都是造谣诬蔑……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我喊了一阵子,有十几分钟。虽然这时外面的气温高达三十多度,但我一点也没觉得热,只是口干。

到了派出所,我心态坦然,正念足,立刻想到了师父告诉的:“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建议》)只要有机会,我就向警察、保安洪法,讲真相。他们绝大多数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但也有人说:“你们在家里怎么炼都行,千万别出来和政府对着干!”我就进一步和他们讲为什么要出来讲真象,不是和政府对着干,是为了救人。当天下午三点多钟,市分局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领导,亲自审问我。我心里暗暗高兴:讲真象的机会又来了。正好利用我自身的有利条件(我是一名有着三十多年临床经验的内科专家)从头讲起:我是一名西医大夫,为什么坚信法轮大法;文革中见到的善恶必报真人真事;炼功治病与用药治病的根本区别及关系;“自焚惨案”的漏洞及疑点……等等,把我想到的都说了,最后我说:“法轮大法遭受的是千古奇冤,但不允许申冤,不允许讲真话。我们到了北京,好不容易刚刚找到了中央信访办的大门,就被抓回来了。那我们只好冒着极大的危险,自费印制真象资料,告诉大家真象,救度受骗的众生。这样做也是被逼的。”结果本来是“审问”我的场面,却变成了洪法讲真象的环境。最后那名干部说:“看来你还是很坚定。”我说:“对!‘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那名干部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在我刚到派出所时,他们就派四名警察非法抄了我家,结果抄到八百多份真象资料,还有光盘、讲法录音带、大法书等等。看到这些珍贵的东西落在他们手里,我真是心疼心急,又后悔自己没做好。拿到这么多的证据,按他们的规定,就是劳教三年。第二天,由两名警察、一名保安陪着我去医院检查,从头查到脚。一开始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说了:“师父,查体的结果应该怎样,您就怎样安排吧!不管是什么结果,弟子都能承受得了。”在我心里一直坚信着:“他们想劳教我,没门!我修炼的路是师父给安排的,他们说了不算。只要我正念足,就是我师父说了算,师父就看弟子一颗心。”我在心里一直不承认他们的安排,而且发出一个坚定的正念:“用不了两天我就回家。”念是很正,但下一步应该怎样做我还是不知道。当静下心来双手结印发正念时,就在想我应该找机会闯出去。一往这方面想,结印的双手就发凉发麻,全身发紧不舒服,几次都是这样,也不知是该走不该走。后来就不去想了,随其自然吧。

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机会来了。因为恰好是周六,下午除值班警察和保安外其他人都休息了,这时看管我的保安只剩下一个,另一个办事去了。听着外屋没什么动静,我就开始找机会行动,第一次拿着水杯到开水房打水,刚出来,保安就跟在后面说他来打水。第二回,我什么也没拿,发着正念:“叫保安不要动,值班警察也看不见。”就不紧不慢的往大门走,结果真的走了出来!我站在派出所大门边打车,不一会儿先后过来三辆出租车,第一辆是从正面开过来的空车,我使劲儿招手也没停,开走了;第二辆是从左后方开过来的空车,还是看不见我招手,从我身边开走了;第三辆车又从正面开过来,这一次看见我招手了,可是司机摆摆手,告诉我车里面已经有人坐了。这时我突然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不该这样走。悟到后我立刻转身又从出来的大门走了回去。这时我看到,值班室内坐着三名警察,从大玻璃窗正看着我,我没理他们一直往里走。这时里面突然喊了一声:“老王!”那个负责看我的保安从里面走出来,没听清警察说他什么。等这个保安进屋后我问他:“他们叫你干什么?”他说:“他们还有好话?!”我想肯定是批评他没看好我呗。通过讲真象,我和这位保安已经熟悉了,他对大法及大法弟子也有了正确的看法。

回来后,心一下子就放下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安排吧,弟子听您的。”到了晚上六点多钟,派出所叫来了我单位离退办的负责人。一见面负责人对我说:“咱们走吧。”我说:“上哪去?”他说:“今晚先回家,明天八点半再来学习学习。”就这样回家了。我心里想:“他们叫我回家,可能是有目的的,是不是因为没问出资料的来源,让我回家看我跟谁联系,以便查出送资料的人。”所以到家后我什么也没做,也没想躲到别处去。第二天早晨五点多钟,我丈夫下楼后发现有一名年轻的保安在楼门口守着,拿着手机。保安说:“我们在楼下守了一夜,听说大姨的事挺严重的。”我丈夫回来后说给我听,我心也没动。到了八点多钟,那位离退办的负责人到我家叫我,并说单位的保卫处长及车都在楼下等着。我和他们一块又去了派出所。几十分钟后,值班警察对负责人说:“因为查体不合格,有严重的‘冠心病’,所以改成到学习班去学习。可以先送回家准备准备。”接着又用车送我回家。

刚一坐上车,我突然悟到:“这不是师父又送我回家吗!”我的悟性也太差了,师父两次送我回家,可我现在才悟到。这次回去后可不能再配合他们了。一到家我就将里外门都锁上了。过了半个多小时,负责人打来电话叫我下楼,我告诉他:“对不起,我不能去学习班,我哪也不能去,我家有九十多岁的老母亲离不开我。”马上保卫处长又打来电话说:“你这样做我们不好交待。”我说:“没什么不好交待的,责任不在你们。”就这样他们再也没打来电话,也没有人来找。回到家后我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地学法向内找。一口气将六本大法书通读了一遍。这六本书是师父给弟子保护下来的,师父为弟子真是操尽了心。虽然警察来抄了两次家,翻了个遍,可是这六本书就放在很显眼的地方(在正对着门的音响上面的塑料袋里),他们就是看不见。我用心去学,边学边向内找,找出自己很多常人的执著心。悟到这次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就是心里对学法不重视,每天忙忙碌碌干事心很强,不能静下心来学法;再就是对发真象资料这么神圣的事,不是以一颗纯净的心去做,而是用人心顺便做一点,又没发正念,很不严谨。尤其当被人发现时,心态很不稳,正念不足,所以被抓。

之二

2001年9月27日晚六点左右,我刚准备好晚上要出去贴的四张大的真象不干胶,这时一同修来电话说:“今天外面风大,你别下楼了,哪里也不要去。”一听我心里明白是有什么事,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当天晚上就没有出去。第二天早晨同修的丈夫到我家来告诉我具体情况(他也是大法弟子,但警察不认识他)。他说:“楼下有一辆白色面包车,是610的车,里面埋伏了四、五个人,在等着抓你,他们还经常往楼上看。”听他说后我到北窗往楼下一看,果然在马路边的大树下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离楼门不远。当时我心一点没动,坚信他们不敢上来。我有天龙八部护法神,又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师父就是看我的心,只要我心正念足,他们就不敢动我。

头两三天在家发正念、学法、炼功,到第四天也就是十月一日(阴历八月十五)那天,我就想今晚应该出去证实法,把那四张大的真象资料贴出去。白天一有机会就发正念。到了晚上7点多钟机会来了,家里人都不在,一看楼下面那辆白面包车也不在了。我就边发正念边拿东西下楼,很顺利地上了公交车。因为只有四张,想到一个繁华人多的地方,充分发挥他证实大法的作用。到了一个往来人很多的车站下车,一看今晚外面人格外多,都出来看放礼花。我在想怎样能又快又安全地贴上去呢?突然发现有机会了:每当放礼花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天上的礼花。正好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在事先找好的地方,又快又准确地贴上一张。虽然在不远的地方周围都是人,但我发着正念:“大家都看(礼)花不看我。”心地坦然,很顺利地一张接一张都贴到了想要贴的地方。等我回到家时,家里人还都没回来。有一位同修晚上八点多钟去她女儿家,一下车就看到了讲真象的不干胶贴,她既高兴又惊奇:在这么醒目的地方,人这么多,又这么大,是怎么贴上去的?

白面包车守了五六天也没抓到人,急眼了,到处找人想方设法骗我下楼。光我知道的就找了三个人。其中两个是曾写过“不炼了”的学员,另一个是楼下的邻居。到第一个学员家去的两名警察,让她给我打电话说下楼有事,被同修拒绝了。10月3日下午,他们又到另一个学员家,让他到我家骗我下楼。这位同修一进我家就实话实说:“警察到我家找的我,让我来骗你下楼,他们的白面包车就在楼下等着,你千万别下去。”结果恶警没骗成,他们又让楼下的邻居两次来敲我的家门,我告诉他:“对不起,不能给你开门。”(就是他去举报我9月24日在楼里发真象资料。)这辆面包车,时隐时现,人员换来换去,在楼下守了大概八九天的时间。其实在这期间,我下去过五次,白天黑天都出去过,看看下面没有车,发着正念,心里坦然就出去了,办完事很顺利地就回来了。他们守了那么多天,就是不敢上来。这使我又一次体悟到,正如师父说的那样:“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之三

2001年10月18日晚八点多钟,我出去粘贴不干胶的真相材料,在回来的公交车上,摸摸兜里还有三十多张(此时已贴出近百张),这时我心想:我提前一站下车,到对面居民区贴完。下车刚走了几步,左膝关节剧痛了几下,马上悟到不该去了,该回家了,就又拐奔回家的路。过一条大马路时腿不疼了,这时主意又变了,打算再贴一点就回家,左拐顺着大马路贴了一段。就在这时候被警察盯上了。等我拐到回家的路上,正在贴时,一辆110警车突然停在身后。因为来往车辆多,噪音大,没听到警车过来,等我回头看到他们时,两名警察已经到了我的身边。其中一个说:“我们已盯了你一路了,上车吧。”当时我心里挺平静的,并且马上反应出来:我不能就这样跟你们走,虽然这里天黑人少,但附近有几家小商店,我要揭露你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连拉带拽地推我上车,我就是不上,并且大声喊:“我炼法轮功有什么罪?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罪?我不上车。法轮大法好……”我这一喊,围上来不少人。他们推了三次也没把我推上车。

到了派出所,已是晚上8点40分,只有值班的警察和保安,他们又叫来了市分局的专管人员,去我家非法抄家后,已是半夜11点了。抄来了真象光盘、图片和大法书。分局的人拿着抄家抄来的东西(数量不多),在我面前说:“这次你可真的麻烦了,这些东西从哪来的?看你这次怎么说!”分局的人说完就走了。我想好了,什么也不说,就是不答理你。夜深了,静下来之后,我在向内找,这一次又被抓,漏洞在哪里?一是不听师父的点化,我强为的执著心、做事的执著心,又一次狠狠地暴露出来;二是在上一次被抓后,回到家里在炼功抱轮时,曾出现过这样的念头:以后做讲真象时,如果再被人发现,我应该如何如何打出租车摆脱掉等等。这一念有多大的漏洞,能不被魔利用吗。师父说:“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讲法》)

第二天上午分局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上一次那名干部。一见面他就说:“这一次你可真的麻烦大了!”说完就进屋了。我心里明白:“什么麻烦大了,我的心里正念很足,只有我的师父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这次还像上次一样,用不了两天我就会回家的。还有很多重要事情要我做呢!”心里根本就不承认他们的安排,比上次更坚定。这一次“劳教”这两个字脑子里都没出现过。分局这两个人与派出所的有关人员研究了一个多小时,出来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下午三点多钟,从我单位派来一名退休的女同事。她一见面就说:“派我来陪你去查体。”我说:“查什么体,上次刚查完,再查还那样。”我的心一点没动,然后请她坐在我身边,给她洪法讲真象。听后她直点头,还提出几个我单位的具体问题。坐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去查体,又叫她回家了。她刚走,我丈夫又来了,说叫他来办手续,交上5000元保证金后领我回家。我告诉他:“一分钱也不能交,如果不交钱就不让我走,就算了,你就自己回去。”结果钱也没交,手续也没办,就让我回家了,说以后再补办手续。当时我就想:“这次回家比上次还要快还要简单,真象材料是从哪来的都没问就完事了。就是因为我的心放的好。”这件事用常人之理是无法解释的。十天前就是他们在我家楼下守了七、八天要抓我,想方设法、费尽脑汁,到处找人骗我下楼,都没能达到目的。现在我就在他们这里,而且他们还口口声声说我这次麻烦可要大了,可是只呆了一天一夜,就放我回家了。按常人之理是说不通的。但我心里明白:师父就看弟子一颗心,我的心比上次更正更纯,所以离开的就更快更简单。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正如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的那样:“……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因为它们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也就不碰他了。”

到11月14日派出所突然打电话来,叫我丈夫去补办手续。我说他不在家,他说你来也行。本来不想再去补办什么手续,但这一下提醒了我,马上想到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现在正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就是这次抓我到派出所时,我的两个裤兜里还有没发出去的六十份真象资料。当时我想:“这么珍贵的救人的资料不能落在他们手里,一定要找个地方藏好,等有机会时再取走。”想来想去只有放在过道的文件柜后边可以藏,但是那时旁边有三个保安一直坐在那里。当时想,不管他,把心放下,发正念,一定会成功。我将六十份资料夹在报纸里面后,出来迅速塞进柜子后边。左边坐着的三个保安一动没动,没有任何反应。当时想:“以后我一定要取走,发出去。”可是第二天下午通知我回家时,一直没有机会取走。现在机会可来了。我到派出所后,走进这里一看,柜子左边坐着一个保安。我先进屋去办事情,很快办完了。出来后,我转身到柜子右边,快速伸手到柜子后边掏。由于当时塞时怕被别人拿走,使劲儿往里捅,结果现在往外掏时可就难了,手怎么也够不着。这是一个来往过道,只要有人进出,就能看见我。我心想:“谁也看不见我,这是我的东西,我就是要拿走,一定能拿出来。”再一使劲儿,手指尖真的碰着了,用两个指尖用力往外夹了出来。这时“哗”得撒了一地。当时心一点没动,迅速蹲下来用身体挡着地上的资料,急忙往包里拾。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这么珍贵的资料,不能落在他们手里。这是我的东西,就是要拿走。谁也看不见,谁也管不着。”从掏出到装好,足有五分钟时间,却没有人来往。我背上装好的包,直奔派出所大门而去。过了马路刚走了一百来米,突然从后边开来一辆110警车,车开的不快,在离我两三米的路边停下了,也不下来人。我的一念就是:“车跟我没关系,它是等别人。”我继续往前走,等快走到车跟前时,车慢慢左拐过马路开走了,又考验了我一把。说也奇怪,从一开始我这心就一点没慌。真象资料在派出所撒了一地,心就那么坦然,稳如泰山。我深深体悟到:以一颗纯净的心,去干神圣的事,就能干成。接着就到了一个居民区,我将真象资料顺利分发到各户,为又有很多众生可以得救了而感到欣慰。

之四

2003年1月16日下午四点,有人敲门说是物业看煤气表的,开门一看是三名警察,两男一女。其中一名我认识,他曾经抓过我,来抄过我家。一进门他就说:“我们不得不骗你开门,刚才有人给你送来的东西,快拿出来吧!”我说:“什么东西?给你拿什么?!”他说:“刚才送来的。你不拿我们可要亲自动手了。”我一听就知道了,是半小时前来送资料的同修出事了,可能就是在来送资料时被盯上了。

警察又说:“你还得跟我们去一趟,说明白这些东西是谁给你的!”我说:“我不能去,你看看我上有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下有个这么小的小孙女,我走了她们怎么办!”他问:“你家里人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得六点多钟。”他们立刻打电话请示领导,然后对我说:“那就等你家里人回来后再跟我们走。”我没说什么,但心里很明白:我是坚决不能跟他们走的。可当时又没想出有什么摆脱的办法。但我的心态很稳,边发正念,边请他们坐下,倒上水。心想:我先稳住他们,然后再想办法。师父会帮我的。我就开始给他们洪法、讲真象,先从善恶必报讲起,从文革中我原单位的真人真事讲起,讲原单位恶人遭恶报的事实,又讲恶警遭恶报的真人真事。他们三人在静静地听。我又告诉他们一定要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这样对他们自己和他们家人都会有福报。谈话的气氛很宽松平和。两位不认识的警察也开始谈了,知道了我是一名内科医生,就谈起了他们有什么病,咨询一些有关知识。我心里可是没忘了一有机会就发正念。

小孙女今天的表现真是奇怪,以前别说是来了生人,就是熟人她也很难给表演弹钢琴的,但今天就在我们话谈得差不多的时候,她竟然自己主动走到钢琴边打开琴盖,要为他们弹琴。他们很高兴,也很欢迎。这时我腾出身来马上到屋里床上发正念求师父帮忙:“师父,弟子现在遇到困难了,我决不能跟他们走,请师父快告诉弟子我该怎么办?”这时脑子里立刻反应出来:从窗户出去。我心里一下子亮堂了,有底了。这时那个熟悉的警察走进来,看我在床上打坐,走到跟前问:“你在干什么?”我说:“发正念。”他问:“你发的什么念?”我说:“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一听马上用手一挡脸,边后退边喊着:“哎吆吆,哎吆吆!”转身就出去了。我立刻趁机收拾我所需要的东西。来来回回在各屋走了好几趟,将我所需要的东西都拿到了有阳台的屋子,方凳也搬到了阳台的窗户下面,同时将小孙女的东西也收拾好了。

从警察到我家之后,我接过三个电话。第一个是大儿子说他到晚上来接孩子;第二个是来我家帮忙的亲戚,告诉说要出去见一位朋友,今天不能回来了;第三个是我丈夫,说他现在去办点事,不能马上回来,到晚上六点他去幼儿园接孩子。这三个电话不约而同,明白的告诉我六点之后,家里才能回来人。到那时天已经黑了,而且也正是小区开后门的时间,是我走掉的好机会。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助弟子。以前我丈夫每天都是下午四点左右回来;那位已住多日的亲戚从来不出去,正巧今天不在家。小孙女弹了半个多小时的琴,我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到了晚上六点三十分,我丈夫领着孩子进屋了,警察马上迎上去,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对我说:“咱们走吧!”我说:“我得换换衣服。”便转身进了有阳台的屋子,将门反锁上。虽然有一名女警,但她也没跟我进屋。很快我穿好了外衣裤,到阳台换上鞋,毫不犹豫的踏上方凳,开开窗户,翻身到窗外,从阳台的晾衣架下去,双手抓住防盗护栏,一点都没紧张,一不慌二不怕,很轻松地从二楼下到了地上。觉得就好像踏着已搭好的梯子下去似的,非常顺利地闯出了大院的后门。十几分钟后,我已经到了要去的地方。警察还在我家楼上楼下的察看,他们一定在诧异: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三个警察的眼皮底下,只一眨眼儿的功夫,就无影无踪了?!

我深深体悟到:只要心正念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管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只要做到金刚不动,稳如泰山,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都能化险为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