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劳教院和马三家劳教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6日】我是95年喜得大法的。当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我一下被书中所论述的做好人的道理所吸引,我渐渐发现这就是我苦苦追寻和等待的。这里是那么的纯、那么的正。从此我由一个不信神、不信命的“唯物主义”者走入了真正的佛法修炼。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与幸福。好景不长,1999年7.20,一块浓浓的黑云倾刻间遮住了天空,并压了下来。江泽民由于心中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的邪恶镇压。

*被关押在大连教养院

大批法轮功修炼者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而陆续被抓。我也于2000年10月,因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抓,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关押在大连教养院新成立的女队,也叫法轮功女子大队。关押期间为了坚持炼功,有许多人遭到了恶警的毒打。其中有一位老年学员被几个年轻的男恶警拳脚相加,并用高压电棍恶狠狠地按在她的脖子上拉来拉去电击。为了抵制暴力,争取炼功环境,学员们集体绝食,被强制进行野蛮灌食。恶医用很粗的胶皮管狠命地插入学员的鼻腔、经咽喉、食管插到胃。插进后,又说没插好,打折了,拽出来重新插,一屋近二十人,只用一个胶管,从一人的胃里拔出,不经任何清洗消毒等处理,就插到另一人的胃里,很多学员的鼻子都被插出了血。我第二次被强行野蛮灌食后,鼻孔肿大,嗓子红肿,造成声音嘶哑。有一位叫孙莲霞的大法弟子持续绝食二十多天,被折磨得身体极其虚弱,后送到医院死亡。队长极力地隐瞒这一迫害事实,对学员及外界谎称她还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一次学员在操场走步时,大声背《洪吟》,队长把几名认为是挑头的学员先后拉到办公室,办公室里早已聚集了很多队长,女队长们就蜂拥而上,连踹带踢,把学员打倒后,一顿拳脚,揪头发拽起,再打倒,这样一个个地打过后,又让几位学员两腿叉开,两臂抱头下弯180度蹶着,动一动就照后背打。那次被折磨后,我的腰行动不便,才意识到有的队长专往腰肾部要害部位踢。

*大连教养院3.19事件

大连教养院对法轮功男、女队全体学员最疯狂地大面积迫害是2001年3月19日,被称3.19事件。那天我们吃过晚饭不久,大队长带着几个队长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手里拿着谩骂师父和大法的字条往墙上到处贴,并让我们双手抱头下弯180度蹶着,每人前面放一张写有诽谤大法的纸,此体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饭。其间一但有学员坚持不住倒下,就被队长拉出去强迫写所谓“放弃修炼”之类的签字。如不签,就拿电棍电或毒打。走廊里不时地传出学员凄惨的叫声。我室一位不到30岁的学员被拉出去后,因拒绝签字,被队长用电棍电,头部电伤后流的血淌到了衣服上。临室有一位女学员被拉到办公室,几个男队长骑到她身上轮番毒打她。在这次血腥镇压中,造成女队学员一死一残。

紧接着院里找来了从马三家第一批提前解教的11名犹大们组成的所谓“帮教团”,由省司法厅领导带领来到大连教养院,用它们的歪理邪说欺骗学员们放弃修炼,所说之歪理极其荒唐可笑,对不听它的学员有的人就动手打。不久队里把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到一个屋进行严管,屋里没有床,每人一个草垫子就是床,那时天气还较冷,屋子又在阴面,又冷又潮,还安排了两个犹大看管我们,并用报纸把靠走廊的窗和门全糊上了,只留一个很小的小洞供队长窥视。那两个犹大对学员非打即骂,并扬言:“这是队长交给我们的权力,让我们代表政府教训你们。”有一次,其中一人在打我脸时,因用力过大,把大拇指打紫了,另一个又接过来打,它用手握成拳,用骨关节最硬处打我脑门,并恶狠狠地说:“今天非把你脑门打出包来不可,叫你脑袋不开化,那么顽固”。

*在马三家教养院邪恶的“攻坚战”

过不久院里把我和另外几名坚修的大法弟子转到了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继续迫害。此地已改名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初到时,队长先利用一帮犹大用邪悟了的歪理进行诱导,用伪善的谎言进行哄骗,见我们不上当,就凶相毕露,加重迫害。除不叫睡觉、罚站、罚蹲等肉体迫害外,同时叫犹大们对着学员念诽谤大法及师父的书,进行洗脑式地精神迫害。所里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所谓“严打整顿”,对坚定者加重迫害,队长把它叫“攻坚战”。

2002年12月初,那一次迫害简直是疯狂至极。首先政委王乃民在广播里做了一番“战前动员”,每天的劳动及其它事项全部停止,每个分队把各室的坚修者逐一叫出进行洗脑加体罚,其他学员在室内被强制收看99年7.20以来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诽谤大法及其师父的录像,全天滚动播出。气氛突然变得更加紧张、压抑,使人透不过气来。被叫出去的学员先是被罚蹲,同时强制叫听犹大们念的漫骂大法与师父的书进行洗脑。如不听从,就被带到单独房间或僻静处加重体罚,所采用的方式有:用很细的塑料绳背手反绑脖子处,勒紧反吊在床头,同时把绳越勒越紧,不久会使双手因血流不通而肿胀发紫,疼得全身是汗,并用胶带把嘴层层封住,用手铐吊铐在暖气管上,脚似离地非离地,长时间吊铐,把腿强行双盘后,用绳子紧紧捆上,绳子绕到脖后再绑到腿上,使上身不能直立,五花大绑,长时间不给松开,不让上厕所,有的疼昏过去好几次,严重者可导致残疾。有的甚至大便都拉到了裤子里。用绳子把学员长时间倒挂悬空、关小号,让学员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当时正值寒冬,手脚用铁链子锁上,每天给吃凉窝头、咸菜,很少让上厕所,有的甚至尿了裤子。从小号出来的学员,手肿得长时间不能拿东西,胳膊腿疼得晚上睡不好觉,造成生活自理都困难。用电棍长时间电击各部位,甚至把电棍插到嘴里电击。电击学员是各分队队长直接参与迫害,其它体罚是队长唆使犹大们去具体实施。还有叫学员穿很少的衣服到外面冻等等。以上列举只是部分,并不全面,也是较普遍使用的体罚。体罚迫害时,都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进行,昼夜循环迫害,对坚定者到期不放,超期关押更是屡见不鲜。

*把好人变成坏人-人间地狱马三家

学员一但妥协了,就要经常被逼着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和“心得体会”,要求是写得越邪恶越好,对大法和师父谩骂,攻击得越狠越“合格”,也就是它们所说的思想“改造”得越好。同时可受到“记功”减期的“优待”。有的甚至被慢慢“教育”毒害成对坚修者大打出手而毫无愧色,失去理智和人性的人面兽心的狼人。把以“真、善、忍”做为做好人的唯一标准的好人们,强制成不能说真话,只能说假话,对攻击师父和大法麻木不仁甚至心安理得。有的打了你还伪善地说这都是“为了你好”,把通过学习修炼变得身心健康的人硬强制成心理扭曲、身体有病的人,把好人转变成坏人,把正的“改造”成邪的。这就是邪恶所宣称的“转化”,也只有在这迫害法轮功的特殊历史时期和这人间地狱般的特殊劳教所与邪恶的政权操控的地方,才能把好人“改造”成“变异人”,这就是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所倡导的“思想教育”。

参与迫害的有关责任人:

大连教养院;赫宝坤(司法局副局长)
赫文帅:(院长)
张宝林:(副院长)
陶军、高成有、马××(女队大队长)
隋子强:(女队中队长)
大王军:(队长)
小王军:(队长)
高××:(恶医,女)
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邮编:110145
孙××:(院长)电话:024-89210049
苏境:(所长)电话:024-89210822
王乃民:(政委)
张秀蓉:(二大队大队长)
周谦:(二大队副队长)
王正立:(队长)
齐福英:(队长)电话:024-8921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