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前后判若两人 真心向善反遭江氏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9日】80年代-90年代,我是安徽建工学院的教师,当时身体虚弱,患有糖尿病、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上课时站不住,抵着课桌讲课。四堂课只上一节课,身体就撑不住,对学生也没那么负责,中途又溜回家给自己的儿子做饭或干私活去了。

1998年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无病一身轻,上课也不用老是带着个水罐子,不停地找水喝。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待学生就象是自己的子女一样,尽心辅导,毫无保留的将自己自费高价购买的国外先进教材给学生使用。这是我在修炼前做不到的。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常以自己是“教学骨干”自居,以自己是名牌大学毕业自傲,去图书馆时总听到别的老师的夸奖和羡慕,说我最勤奋、专业最强、最聪明、最时尚,我表面上很谦虚,可心里想的是:“我就是比你们强。”争强好胜,爱慕虚荣。修炼之后就真正从内心改变了,去掉了这些不好的心。以前教学不备课,凭自己的喜好讲课,为了表现自己,经常给低年级的讲高年级的内容,给高年级上课又抱怨他们基础没打好,没有考虑学生的接受能力和感受。直到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开始认认真真地备课、讲课才发现有那么多急待改进教学的地方,从那以后我的教学真的越来越好了。

修炼以前,有一次我妹妹给我介绍装修工程做。一个900元的工程,我加价一倍要人家1800元。后来又通过手段多要近2000元,在暴利上又加利,总共收了人家近4000元,只分给妹妹100元,实际收入根本不告诉她。学了法轮大法后,我主动将多收的暴利还给原来的商家,商家感动地说:“这年头许多人都是见利忘义,还没见过退钱的,你真是活雷锋呀!”我说:“这是学了法轮功才让我知道自己的自私自利,以前的做法是不对的,做生意也应当公平交易,不能牟取暴利。”他高兴地说:“真想不到当初你为了一个钱都和我讨价还价,现在还退钱,法轮大法这么好,少见,少见。”

修炼以前,我对公家的东西也想占便宜,把水龙头开到最小,水表不动,长年滴公家水,电表上做名堂,公家收不到我的水电费。修炼之后我知道了这些都是贪心,人有了贪心,没有地位时小拿,有地位时大拿,修炼就是去人的不好的心。我再也不做那样的事了。

修炼以前,丈夫有时为了生活琐事打我骂我,我感到委屈,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不但得不到回报反而遭虐待。通过学大法我明白了真正对别人好是不要回报的,以后无论丈夫对我好或不好,我都乐呵呵的,同时我还认识到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于是马上改正。

丈夫因为我的变化而有所改变,现在我和丈夫两个人在一起画画,生活得很好。但是由于公安的迫害,老是来我家骚扰,经常抓我,把丈夫和孩子都吓坏了。

师父告诉我:遇事要先考虑别人。学校厕所卫生间的下水道,多年的垃圾粪便结成块堵在下水道,要用手一点点抠下来,又脏又臭,学生和工人都不想干。我悄悄地把它清理掉,清理了一次,被人又弄脏了,我又清理,一次又一次,一般说,副教授在学校地位较高,出于维护自己的面子,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可是我想这样做对大家都有好处。

修炼前,我一身是病:患糖尿病、心脏病、妇科病、颈椎增生、乳房肿块、腰肾虚弱、鼻炎咽炎、弱不禁风,吃了成麻袋的中西药都没能治好我的病。药多得吃不完,我就把一些药卖给收药的。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直到有幸遇到了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我一身病全好了,从此,上班、家务都干得一身劲,还给学校省了一大笔医药费。我还把以前卖药的钱退还给了公家。

自从江××一伙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被当地的邪恶之徒抓到女教所,警察指挥劳教人员,打、骂法轮功学员,警察也动手打人,打完了当众撒谎赖帐。劳教人员不让我说话,往我嘴里放沾了小便的卫生纸,塞满是血的卫生巾,用抹布堵住我的嘴,再用细尼龙绳捆住我的嘴。双脚被铐,睡都睡不了,只好脸朝下趴着睡。在最冷的冬天也不给早睡,必须到12点以后,一床被子放在没有任何垫子的水泥地上。第二天天还没亮,一夜睡不热的被子就被抢走。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夏天最热的时候被关在只有3个平方的小棚子里,只有一个约25公分的窗子。门外是垃圾场,苍蝇、蚊子都来了,我四肢被铐着躺在铁床上,近2个月不给别人看我,更不给梳头洗脸,他们就是这样迫害我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