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恶警刘志英折磨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4年3月9日】我在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劳教,刚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就有一个叫刘志英的女恶警对我进行搜身,我身上仅有的二百多元钱全被她掠去,她还邪恶地说:在这里,不许念经文、不许打坐。我连买生活用品的钱都没有,都是同修给我钱,帮我买的。那个刘志英非常邪恶,指使别的恶警和一些犯人时时盯着学员,不让我们学法、炼功。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打坐炼功,一个恶警把我叫到办公室,刘志英又叫来了两个恶警,他们恶狠狠地把我踹倒在地上,说:叫你炼功。它们逼我跪在地上,叫我脱掉上衣,把我的双手背到后面用绳子捆紧,让我面壁。十分钟后给我解开绳子,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这些恶人又开始给我上第二次上绳,它们使劲把我的两臂背到后背,用绳子捆紧。我痛得汗流满面,又过了十分钟,才给我解开,有个恶警骂师父,我告诉他:你别骂我师父,我师父是来救人的。他不让我说,还用胶带封住我的嘴,随后拿来一个小瓶子,里面也不知装的什么水,往我脸上喷。我被送回号时,他们还不许我把刚才迫害我的事说出去。

那天正是农历大年三十,到了夜里十二点,几个班里的大法弟子都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也接着喊起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师父是救度人来了!”

因为喊大法口号,我被刘志英再次叫到办公室,这次她把我用手铐铐了七天七夜,不许我睡觉,到了第七天,它让我回号里写不炼功、不喊口号的条子,我不写,刘志英接着把我关在一个偏僻的小黑屋里又铐了七天七夜,不让我睡觉。到了第七天,他们见我还是不写,一个恶警拿起电棍向我后身狠狠地打了两棒。

有一次,一个姓崔的恶警见我正在背经文,就朝我脸上狠狠地打了两耳光,他还打了其他同修。一次我们正在打坐炼功,这个姓崔的恶警进去就把一个同修的两个胳膊拧到后面,使劲往上翻,使同修的脸趴在地上。

后来,为了达到不让我们学法炼功的目的,就把我们大法弟子隔离开,几个班来回调动,一到晚上,恶警刘志英带着一帮恶徒们,手里提着电棒走进每个班检查,说:我看你们谁炼功,谁出风头,你们哪一个先炼功,我们就把你们哪个先开刀。这些恶警为了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对大法的正信,用电棍电,上手铐、不许大法弟子睡觉等恶毒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强制写“四书”。有一天,刘志英逼我写“四书”,我不写,它们就开始电我,电我的脸和脖子,有的同修脸上、脚上都被电出了大泡。他们把我推到一个小屋里,让犯人倒着班看我,七天七夜不让我睡觉,并且逼我在墙边站着,不许靠墙。到了第七天,刘志英见我还是不写“四书”,又把我叫到三楼,又是三天三夜不让睡觉,用这种恶毒的方式来折磨我,它们还找来一些人给我灌输诬蔑大法和师父的谎言、谬论。到了第三天,我觉得自己的意志和肉体再也顶不住了,在神志不清时被迫写下了“四书”。

从劳教所回家后,有个同修来帮助我,我又看到了师父在各个法会上的讲法和其他大法资料,使我从邪悟中彻底清醒。在那八、九个月的迷途中,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错事,我越想越可怕。从现在起,我一定要做好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以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编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另行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