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映电影,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4年4月14日】从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来,江鬼不断利用海外中文媒体散布诋毁、诬陷大法的文章,如天安门自焚事件等,毒害了无数众生。许多海外华人受蒙骗而对大法产生误解。为了让更多人能了解真相,大法弟子开始寻找与常人沟通的渠道,积极走入人群,讲清真相

零一年,几位中国弟子首先在中国城放真相片,讲清真相。据一位中国学员说,一开始他们推出电视机在坚尼街与孔子大厦前等人潮汹涌的地段放映“伪火”真相片。来往的行人有时会驻足看上几眼,往往十至三十人,且一见是有关法轮功的影片,便掉头离开。

零二年三月,我有个机会到新泽西的Rutgers大学和一群观众谈我在二月与其他西人学员到天安门讲真相之事。稍晚几位当地的学员在现场架起大屏幕,放映真相材料吸引了周围大批民众观看。看到这一幕,我心想如果我们能在中国城以此办法讲清真相该有多大的影响,多好的效果。

隔周我回公司上班,并把这个想法告诉公司的一位老学员,他也觉得在中国城用大屏幕讲真相是个好主意。当我们开始构思放映的地点时我们想到了孔子大厦,这个地点不仅人多而且过去许多日子学员们常在这里发传单、炼功等。

于是我们两人开始进入准备的阶段。一开始的几周进展不是很顺利,但经过我们不断的努力,我们总算拿到了场地的试用许可。在我们告诉了更多学员我们的计划后他们都大表支持并纷纷加入,看着事情渐渐顺利展开,我深信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那个周末,我们许多中国和西方学员齐心协力放映了我们在孔子大厦的第一场影片,现场的反应比我意料中还要好上许多。大大的屏幕将真相展现在大厦前来往的民众面前,在远远的三条街外就能看到。由于我们利用专业的PA扩音器与 DVD光碟机,在场的民众不仅看见了真相,也清楚的听见了真相。

那晚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往行人停下来看真相片,开始是几个人接着变成十个,二十个,到最后整个广场挤满了人。他们面部的表情从好奇、悲伤,到惊叹到了解。我记得那晚我站在屏幕后,一个学员笑着对我说:“这真是太神奇了!”而我感动得几乎掉泪,看着那些看真相的民众,看着学员们的一言一行,我真正体悟到师父对整个活动的巧妙安排。

有一天,我们听说加拿大学员利用放映电影的方式将真相片穿插其中,且在中国社区收效显著。我们于是如法炮制,借由放映娱乐性的电视剧、电影等来吸引更多人群,把真相告诉更多众生。

我们先放了“西游记”和“济公”。这些连续剧对男女老少都有吸引力。因为故事有关佛家修炼,它们也逐渐地使我们观众中有更多的人相信“神的存在”。

过了几个星期,我们的观众开始增加。然而由于深受江××宣传的毒害,许多观众会在休息期间我们放真象片时离去。有一些被中领馆收买的人,会故意制造麻烦,比如在放映中吹口哨、喊叫、谩骂法轮功。几个学员在开始准备放映设备时,受到言语威胁。一些学员被告知如果我们继续在公园放电影,他们会殴打我们;一些人说他们会向我们扔石头。在那段时间,警察或者在放电影时出现,或者在那个地区巡逻一、两次。经常有10到20位学员发正念正场。所有这些努力都是为保证放电影能够不受干扰地进行。

从那时起到现在已经三年了。在这三年里,我们已经在许多方面改进了我们的节目,吸引更多的人和更好地讲清真象。为了更好地了解我们的观众,我们设计了调查表了解他们喜欢什么样的电影,征求建议和意见,并更好地和他们沟通。我们在报纸上登广告,在附近的餐馆及商店贴海报,还在交通高峰期派发传单。至于影片的选择,我们尝试放映大众喜欢而又有意义的片子,比如“活着”和“秋菊打官司”。这些影片讲述了在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它们不仅吸引了观众,也曝光了中国政府使用的迫害手段和秘密。

在这三年里,我们从夏日的公园到冬天的学校礼堂,从口耳相传到报纸广告,从投影屏幕到电影屏幕(学员做的),从20位学员发正念到现在整个放电影仅需6-7位学员(包括设备准备,引导观众,散发资料,派发传单)。观众人数也从10-20人升到几百人。

随着正法不断地向前推进,更多邪恶被铲除,更多的众生在觉醒。我们看到的最大变化是我们的观众对法轮功的看法以及他们对学员的态度。刚开始放电影时,有一些干扰,流氓威胁如果我们不停止,就要向学员扔石头。两年后,这样的事情极少发生了。去年,我们想把我们的节目从一周一次增加为一周两次,但没能从当地官员获得使用公园的另一张许可。我们向观众解释被拒原因时,他们许多人自愿参与一个签名活动来支持我们。

许多观众亲自或通过回答调查表示了对我们的谢意。据一位中国学员讲,有一次他碰到一位观众眼含泪水地说“够了,这场迫害应该结束了。象你这样的好人不应该遭到迫害。”也有更多的观众索取有关法轮功的资讯,并从我们的摊位索取讲真象的文章。一次一位观众要扔掉讲真象资料时,被另一位观众制止,“别扔,这些资料都是他们(学员)用自己的钱印的。看了这么多场电影,你知道那五套功法吗?”许多次电影放完后,观众会来问我们类似这样的问题“法轮功真的这么好?”,“我能不能借本《转法轮》看看?”,“你们的炼功点在哪儿?我能借教授功法的录像带吗?”有许多次,老年女士们握着我们的手说“非常感谢你们给我们放电影。”这些都是与大法有缘的众生。他们知道了真象而表达感谢。

我们最难忘的一段经历发生在去年8月份新英格兰地区大停电期间。由于停电,中国城失去电力整整29个小时。虽然困难重重,我们决定不取消每星期五晚上在中国城的罗斯福公园放电影。天很黑,极难准备放映器材。一个难点是要决定在哪儿竖起屏幕。大约有800个中国人坐在公园里等着电影开始。公寓里没有灯和电,他们又能做什么呢?我们最后发现了一个所有人都能看到电影的地点。看着这么多人即将知道迫害真象,我深深地被感动了,但也担心器材的安全。由于黑暗,将会很难对任何不测事件做出反应。地铁停止运行,许多学员来不了,我们人手也不够。

8点半的时候我们最终能够开始放映“西游记”了。这是一个取材于猴王修炼故事,很受欢迎,是很有趣的中国电视连续剧。周围仍然没有光亮,一个小小的汽油发电机为投影仪器提供着电力。我看着人们的脸,心想很少看到中国人这样开心。大人和孩子都很高兴。

大约9点的时候,电来了。许多观众开始回家。10点半左右,我们结束了放电影和放映法轮大法短片。一位组织放电影的西方学员最近对我说,“我不再觉得我们(学员)是我们和他们(华人)是他们。当我去中国城时,我觉得是在访友。”我同意,并觉得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我们能和几百位朋友一起在中国城是多么幸运。

因为我们过去三年的正念正行,地方警力、学校与官员都逐渐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干扰事件也越来越少。当地警察提供协助来维护我们的活动秩序,地方官员也愿意接受我们的请求让我们租借场地。即使偶而有干扰,但大法弟子的正念与救度众生的使命往往令我们克服困难。

从这个活动中我也看见自己,参与的学员和被救度的民众的改变。当西方学员开始经常在中国城出入参与活动时,矛盾也开始发生在中西方学员之间。那是因为大家虽然参与同一活动,但由于语言等彼此很少沟通与交流。有时当西方学员交流时,中国学员没有参与,而当中国学员交流时,西方学员也没有参与。

这个情况在慢慢的在改善,我们有几次中西方学员坦诚的交流。从学法中我们的心胸也变大了,变冷静了。慈悲心也出来了。渐渐的我们的互动自在多了,我们不再只是想把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或一犯错便急着为自己辩护,我们也不再只是坚持己见而不管他人的看法。越来越多的学员愿意在学法交流中发言而不是几个人挑大梁主导全局,也越来越多的学员愿意耐心倾听。

这些改变都和学法密切相关。一个瑞典来的学员告诉我,他每天读两讲《转法轮》,他说:当我们学法不足时,我们的心很小,而我们的思想动的很快。但如果我们多学法,我们的思想便慢下来而我们的心变得很大,所以我们能拯救更多的人。他的一席话深深的打动了我。我想如果我们只用常人的思想去关心中国城的人们,我们会因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争执,如果我们敞开我们的心,学好法,并放下我们的执著,那么我们就能更深的打动人,救度众生。

因为放映电影,我们在华人社区无私的付出使他们的生活更愉悦。通过这个活动我们也认识了许多中国朋友,他们都知道我们是法轮功学员,也慢慢了解了我们,并开始喜欢我们。我希望有更多的学员在听完我们的发言后,积极走入华人社区。不要因为他们有可能对法轮功抱有成见而像个陌生人一样不愿走入华人社区和可贵的中国人接触,我们必须成为华人社区重要且受肯定的一部分,将法轮大法的无限美好带入中国人的心里。

(2004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