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伪善”


【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在学法中,渐渐明白了旧宇宙生命的基点是为私的,而我们要从旧宇宙的理中脱出来进入新的宇宙,就要从根本上彻底的放弃在生命中已经扎根很深的执著的自我。我悟到师父讲的法在层层破迷,也在层层的破我们生命深处旧宇宙偏离了的理。

师父讲的法理越来越明了,而大的法理在自己脑中扎根得也愈来愈深了。在日常的修炼中自己表面的行为上好象也越来越能按法的要求去做,但总觉得似乎总还差那么一点,让自己和‘真修’擦肩而过。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终于让我发现了这“一点”。

最近一次报纸写作的任务因为自己电脑坏了而被耽搁了,虽然通知了编辑的同修,但是自己也知道通知晚了。同修于是写了一封简短的电子邮件提醒我以后要重视起大家的配合。看了邮件后心里一紧,这是在说我啊。马上意识到要向内找,因为师父多次讲了凡事都要找找自己的原因。可是越找越发现有很多客观原因的,这个原因那个原因,于是觉得很有必要和同修解释。可是解释的话又显出自己有执著啊,于是又找到师父讲过的关于弟子间合作要多沟通的法,认定自己如果是不带执著的和同修解释是符合法理的,于是给同修回了一封大概解释原委的邮件。而这封短短的邮件又经多次修改,每改一次都认为自己在按法理不断调整自己心性的位置。而语言上由一开始的生硬步步调整,到文章落定时,认为已经可以体现自己的宽容,所承认的自己的疏忽足以体现法中所指的凡事向内找,也足以表现自己在处理这件事上的所应具有的善。一句话说白了吧,虽然你这样说,可我还是善意的解释,而且在找自己的不足,这样做完全符合法的要求了。最后满意的将邮件发出。

果然,同修收到邮件后马上给我回复,并指出上一次所发邮件自己语气上生硬了一些。读着这封回信的时候心里不禁觉得自己这次做的不错,掠过一丝隐隐的快意。然而,这一丝快意却让我清醒而感到恐慌了。

同修这一颇具歉意的回信让自己感到高兴而满意了,那么自己写这封邮件的目的归根结底是为了什么,是出于什么心哪?!越往心里隐藏的最深处挖去,就越发觉自己埋藏的那颗可怕的心。写这信的目的是不是想让同修看到她语气上的不善哪?是不是想让别人看到自己修出的‘善’呢?这不正是维护自己吗?而维护的自己归根结底难道不是为了一个“私”吗?而这“私”不正是旧宇宙生命走向坏灭的根本吗?自己维护这一根本不正是抓住旧宇宙的变异特性不放吗?那么自己和那些死死维护旧宇宙变异理的旧势力神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于是想起了师父讲的关于旧势力神的法,因为是神嘛,表现上是善的,可真正目的却是为私的,而表现上的善却更能自欺欺人。虽然表现上看不出来,心里差的那么一点,却是本质的不同。自己在这件事上的用心和旧势力的做法简直是如出一辙,这个走向还不可怕吗?这时脑中突然跳出了一个词──“伪善”,原来“伪善”还具有这一层含义啊!之所以被钻空子,还不是因为自己当时的思想符合了它们的“伪善”的理吗?

当我悟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又找出了同修最早那封提醒我的邮件,这一次,我丝毫看不出同修在说我(自我),她所讲的语气道理在情在理;句里行间,我真的看到了她向着大法工作的心;这次我为自己体会到的“真善”落泪了。

(注:文中用的不是师父原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