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十周年述职 回避法轮功


【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1994年的愚人节4月1日,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正式诞生。

今年是开播十周年。

《焦点访谈》以舆论监督而著称,曾被誉为“中国舆论监督第一品牌”,一直被视为舆论监督的“晴雨表”。

央视提供的数据显示,1998 年,《焦点访谈》舆论监督内容占到47%。但是,2002年,这一比例下降到17%。近两年,那就低得央视都不愿透露了。

新华社的薛记者在一篇相关评论中,引述了一位网友在央视国际网站表达的对《焦点访谈》态度的转变过程,说是:

“由几年前的每日必看、到后来的可看可不看、到如今遇到焦点访谈就换台。”

当然,节目时间并没有减少,舆论监督少了,别的东西自然就多了。

其中,增加的最重要的内容就是“舆论宣传”,更贴切点,“舆论打手”。

央视称98年舆论监督达到最高峰,为什么从99年起反而下跌了呢?

就是因为1999年7月,江泽民开始了全面镇压法轮功,揭批成为重中之重。

从那时起,《焦点访谈》播出了数十集诽谤法轮功的专题节目。特别是“天安门自焚案”(自杀型)“傅怡彬京城杀人案”(杀家人型)“内蒙古打死警察案”(杀个别他人型)“浙江温州陈福兆杀乞丐案”(集体屠杀型) 等等一系列诽谤法轮功的重磅炸弹,外加数不清的“受害者控诉”“当事人忏悔”等名目繁多、不同角度诬陷法轮功的访谈节目。

这一轮舆论诽谤又直接导致了国家总体上更大范围的对所有事物的“舆论钳制”。

这样,《焦点访谈》就“自然”完成了从“舆论监督”到“舆论打手”的角色转换。

栏目主持人之一敬一丹坦言,《焦点访谈》在舆论监督上创下“三低”,“内容、收视率、观众期望值均历史最低。”

这是《焦点访谈》面临的空前危机。

在十周年之际,栏目组精心制作了一期名为《责任》的特别节目,回顾《焦点访谈》的10年风雨历程。

令人意外的是,在这40分钟的特别节目中,《焦点访谈》绝口不提这几年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制作的“法轮功”专题节目。

《焦点访谈》对法轮功的批判,早已上升到“亡党亡国”“危及国泰民安”“残害亿万人民”“阻碍民族发展”的高度了,好不容易“打到一个比老虎还大”的东西,怎么能在十年“述职 ”中,一个字不提呢?

看来《焦点访谈》有些醒悟了,生存危机使得它实在想甩掉“舆论打手”的帽子了。

《焦点访谈》在十年述职中避提法轮功,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他们制作的那些法轮功专题是经不起“回顾”的。

有人出来说《焦点访谈》中专门制作诽谤法轮功节目的记者“李玉强”(几乎从不在电视中正面露脸) 其实并不是央视的人,而是上面特别外调来的。

主持人翟树杰多次在《焦点访谈》上愤怒声讨法轮功,在他的个人网页介绍中,本来在重大报道活动里列出过“报道法轮功”,后来,他把这一项“业绩”拿下去了。

在《焦点访谈》做了8年记者、编导工作的王同业更是说,最近两三年《焦点访谈》的舆论监督报导少了,作为栏目的成员,他和同事都很着急,心里也有压力。

可是,被《焦点访谈》的“舆论打手”伤害过、蒙蔽过的无数百姓,岂不更着急?

“天安门自焚案”是《焦点访谈》10年来制作的影响最大,骗人最多的一个节目。

但是呢,这一案中的破绽又是最明显,最有说服力的。天无绝人之路。

慢镜头清楚显示,当场死亡的刘春玲是被警察用重物打死的;“烧”得黑乎乎的王进东两腿间装汽油的雪碧瓶居然完好无损,他左前方的地面上还能看到一个麦克风 (要不,他的口号声音怎会这么清楚),12岁的刘思影“重度烧伤”,记者还能在她被抬上救护车的空档儿,把她拦下,要录下她撕心裂肺地喊“妈妈”……等等等等,破绽百出。

解铃还需系铃人。

《焦点访谈》真有勇气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就应把“天安门自焚案”的真相还原给全世界人民。

这才是《焦点访谈》的十周年特别节目《责任》中真正的责任。

《焦点访谈》要想找回“中国舆论监督第一品牌”的感觉,首先就要监督江泽民,揭露他是如何在迫害好人的。

不拿出实际行动,谁能相信《焦点访谈》不故罪重犯?

(转载自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