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市吴广成夫妇屡遭关押迫害 孩子被剥夺受教育权利 【明慧网】

开封市吴广成夫妇屡遭关押迫害 孩子被剥夺受教育权利

【明慧网2004年4月17日】家住河南开封市文庙街的王德平(女),是市公路局职工。93年患双肾结石,多方求医也没能彻底治愈,几年中饱受病痛之苦。爱人吴广成患乙肝三十年,先后多次住院,并几次出现病危,不知花了多少钱,受尽了病痛的折磨。到95年已无法正常工作,97年几乎卧床不起。97年9月夫妻俩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病情就明显好转。当时就连给吴治病的专家都感到奇怪。几年来夫妻俩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家庭、邻里也都和睦,身体健康,家庭美满,单位、同事、邻居无不交口称赞。

然而,99年7月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却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灾难。迫于上级压力,派出所、居委会、单位频繁的到家查看,搞得家无宁日。99年12月王德平因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期间零下好几度,一个年轻管教在地上泼上水,让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脱掉外衣在院子里从晚上7点坐在地上到夜里11点),期满那天龙亭公安分局政保股硬让家属交4500元的“公安辛苦费”和“押金”(没打收条),不然就不放人。2000年王德平所在单位每职工发给200元的生活费,节假日加班别人发加班费却不给她。2000年7月全家到外地探亲,单位又派人跟踪,弄得亲戚都不得安宁。公路局有个叫刘随生的副书记(已调离),为了保证王德平的“安全”,夜里竟派几个男人逼她卷铺盖到单位住(后被家属制止),接着又用一辆汽车日夜停在她家门口监视。当时给小区居民都造成了恐怖,影响很坏。后来恶徒干脆下班不让王德平回家,并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将其劫持到开封市劳教所洗脑。2000年12月初这个刘副书记又让几个人到王德平家逼其写“辞职信”,在威胁和“劝说”下直闹到夜里11点才拿到了满意的“辞职书”。

在被逼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王德平只得再次上访。为问出她的下落,当时北书店派出所所长孙学江(已调至西区分局任副局长)派人将她正在学校上课的儿子从课堂上硬弄到派出所关了一天,还将其本家的一个姐姐挟持到派出所关了一天。2001年元月,王德平在北京和唐山两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近一个月,又被劳教三年(最长的期限)。2003年8月被释放时她骨瘦如柴。单位尽管没除名却不让上班,导致生活一直没有着落。2004年2月18日晚她被抓到北道门派出所,当夜值班恶警对她进行了殴打。第二天被转到北书店派出所。为搜集“证据”北书店派出所又出动7名警察,强行撬开她家防盗门抄查(象这种抄家记不清有多少次了)。然后王德平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王德平的爱人吴广成是某单位领导,早在2000年初就因炼法轮功被免职。2000年11月被非法刑拘,后又转行政拘留15天。2001年元旦他请假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殴打。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据称是东南亚最大,全国“设施”最全、“待遇”最好的看守所)。关押期间被残酷殴打,受尽非人折磨。被强逼洗冷水澡,坐“喷气式”,指甲在铁门缝中被夹掉,脚指、手指被几个人摁在地板上用脚跺烂,鼻梁及小腿迎面骨被用塑料鞋底砍得鲜血淋淋……,号里犯人说“这都是管教让搞的,你们来之前所长专门给号长开了会”。当时在号里不时能听到管教在走廊上大声提醒犯人“要多关照法轮功人员”。(吴当时被关押在2筒4号,窗子上贴有“文明监号”字样,管教姓张,40岁左右,部队转业干部,警号好象是100003)。有个犯人对吴广成说“还没给你上电刑呢,昨天夜里一个被电的法轮功学员半死不活,不知被送到哪里去了。”

当时,吴广成脸上、手上、双腿都是伤,腰被打得无法躺卧站起。2001年元月9日吴被押到开封后,北书店派出所所长孙学江又让人用两把手铐将吴的两胳膊分开铐在铁床上,第二天,吴广成被送到看守所后,监号管教看到情况后,怕承担意外死亡责任,还让吴广成专门写了一份“证明”,证明不是本监号打的、是北京打的。而几天后公安部门却又以一个月前行政拘留的同一理由又将吴广成劳教两年。(据说后来吴广成向一个政法部门的领导说起此事时,这个领导竟说,劳教可以一个案由处理两次,令人瞠目)。

2002年12月,吴广成被劳教所放回(释放前,吴广成在劳教所受过没有人性的侮辱,殴打,曾在社会曝过光)。可是到家不到两个月,2003年2月28日北书店派出所副所长李同合,片警于涛突然闯入家里,不出示任何手续到处翻查。以“报户口”为名将其挟持到派出所关进铁笼。吴广成质问为什么随便关人?片警于涛说:“我就关你,到哪你都告不响。”当天晚上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几个警察竟威逼吴在刑拘卡上滚按指掌印(副所长李同合强摁住吴的手),之后才又组织七、八个人到家“抄查证据”。后吴广成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一个参与此事的警察说,劳教你的理由主要是怕你“在家不安全”。

王德平的儿子更是无辜。因父母炼法轮功儿子竟被株连。当时孩子所在的第六中学领导也想把孩子推出校门。2001年元月,龙亭区“610”办公室竟从学校把他弄到专为法轮功学员开办的洗脑班进行什么“转化”。所在的北书店办事处还向家属索要3000元的什么“押金”。2003年3月1日,那个副所长李同合半夜一点多钟竟还到他家打门找孩子“说事儿”。2004年2月恶徒非法关押他妈妈时,孩子由于受不了这种多次抓人、抄家的恐怖刺激,吓得跑到外地的亲戚家。就这样有的领导还怕他在外“不安全”,还想派人把他强行“接”回来。后来孩子就读于第五中学,2003年9月学校又因他的父母修炼法轮功,怕承担责任,又把他赶出校门。孩子的亲属曾多次向校长胡立志要求让孩子继续上学,均被拒绝。至今孩子仍被拒之校外……

现在已近五年了,这个家仍在磨难中、妻离子散……

(附:河南省开封市,邮政编码:47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