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相


【明慧网2004年4月18日】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我亲眼目睹了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手段之残忍。劳教所分7个大队,每个大队各有1-2百多人不等,一大队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大队,所以被劳教所评为所谓的”先进大队“,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是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之后,才放出去。

一大队的大队长闫立峰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狠,教导员李影是个笑面虎,一个黑脸,一个装白脸的,如果管教有对大法弟子不凶狠的,闫立峰就会大叫说,管教工作不负责,会装好人。稍有善心的管教在闫立峰的淫威下也不得不对学员大发雷霆,连喊带骂。

长春一大学英语教师王淑清因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迫害,被强行灌食,被恶徒绑在床上灌食。李志玲遭电棍,嘴被电得肿得高高的,好几天都不消肿。张化云因坚修大法不写决裂,管教就指使邪悟的帮凶孙红光和已几次进宫的盗窃犯张静等把已经写好的决裂书强迫签字。张化云不签字,恶徒张静、孙红光就用笔狠狠地扎她手指,不让睡觉折磨她,张化云因腰痛不能做操,也遭到邪恶的管教多次电棍,后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

项利杰因炼功不准回台湾,项利杰的丈夫是台湾人,不但不准回台湾,还强行劳教,她不服,绝食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恶警多次给她灌食,食物中有很少玉米面和豆粉,几乎全是盐水。几个邪恶人员张静、孙红光等刑事犯一面给项利杰灌食,一面对她强行洗脑,逼迫她写决裂。项利杰先后被灌食40多天,折磨得只剩一把骨头。

闫立峰召集各个小队的人员声称项利杰绝食对抗政府,为了救她的命才给她灌食,让大家签字证明,如果死了与各个管教无关。

每次灌食,鼻子都流不少血。邪恶的管教后来干脆把灌食的鼻管子用胶布粘在脸上,晚上也不给拿下来,整天整宿戴在脸上,连她母亲和姐姐接见时都不给取下,故意让亲人看着揪心。每天还给打7-8瓶药水,并给药水里加碘折磨。项利杰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实在不能走路,才放回家治疗。

法轮功学员李桂新有心脏病很严重,因拒绝写决裂书,遭张静、孙红光等毒打,现还被关在所里不放。管教说她是装病。于文艳、郭文帅都是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时才放回家。50多岁的老太太张淑清,因不写决裂书,遭闫立峰手下的多人狠毒的做活用的针扎十个手指、胳膊等处。这里需要声明的是管教每天晚上收工都要检查学员全身的,如果不是管教,学员根本拿不到针的。

吴立娟50多岁的老太太,因不配合邪恶被逼成精神病,每天一边干活,一边胡言乱语。被逼成精神病的人很多,邪恶一直不放,还每天跟大伙一样干活。

法轮功学员被迫超负荷的劳动,每天早5点起床,晚上9点收工算早的,一般都是10点11点,有时加班到2-3点钟,到第二天早上5点照常起床,每天粘小鸟出口到美国、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如果晚上加班,所长查时,管教就通知马上收工,所长走了再照常干,其实都是骗人的。劳教所在新盖的大楼里面墙上挂了很多学员在学理发呀、裁剪呀等放大照片在镜框里面专门给上面领导检查时参观的。其实,每个学员每天被强加的生产任务都是很难完成的,根本就没有学过什么理发、裁剪等技术,都在骗人。几个月都不让洗澡,上面来检查时才让洗一次,而且由管教看着,象催命一样喊,10分钟就得必须出来。

一大队共设了6个小队。一小队苏桂英管教特别邪恶,一脸横肉,每次在管教室只要有打学员,电学员的事,都有她和叶烟参与。后来在别的大队新调来的张管教也经常打骂,训斥学员,尖叫声,嚎叫谩骂声不绝于耳。所里规定每个周五开一次周小结,每个学员都得逼迫发言,有说的不符合他们要求的,不按照他们讲的那样讲,当时就拖去管教室施淫威,有的当场就打就骂。

每当年底各地派出所非法搜捕法轮功学员,因为上面要名额,下面的为了凑数,为了奖金,到处抓人,有很多被抄家、没有翻到任何法轮功书籍的,也同样被抓,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行为,真是罄竹难书。

在这里我真诚地奉劝劳教所管教,你们也同样是女人,为人之妻,为人之母,只为了暂时的利益而毫无人性地折磨大法学员,你们的良心哪去了?你们的道义哪去了,你们敢扪心自问你们的良心哪去了吗?

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萨达姆在鼠洞被抓,江泽民已在全世界许多国家被告上法庭,你们所做的恶事,到时江泽民会替你承担吗?文革时那些打砸抢的造反派,他们当初不也是听上面的吗?可是文革平反后,该枪毙的枪毙,该判刑的判刑,谁都逃不了。

====
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公开投诉电话:0431-5384312转8006 0431-5384312转8013 0431-5384312转8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