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摆脱病魔 说真话累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我今年42岁,是1999年喜得法轮大法。我没修炼以前,身体有多种病,对生活没有了信心,脾气也不好。我身上最重的病是生第二胎月子得的病,从第一个颈椎开始一直到腰,和一面的腿、胳膊还有两脚的脚后跟都痛得不知啥滋味,白天黑夜的痛,腰直不起来,特别到了晚上,更是难熬,一躺下,后背就痛得像万根钢针扎一样,连身都翻不动,还得别人扶着翻身,一翻过来,自己的骨头就象散了架一样,挤压得更是痛得难以忍受。就这样整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站起来脚后跟就像有钢针往里扎,连两分钟都站不了,经多家医院治疗都不见好,再加上其它的病症,鼻咽、咽炎、舌头痛、心脏不好、便秘,真是整天花钱治病,就是治不好,整天生不如死的和病魔斗争着。

有一天晚饭后,邻居家的大嫂到我家向我说:你炼法轮功吧。我问她:法轮功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她说:法轮功是教人修真善忍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打人、不骂人、不偷、不赌、不嫖,光做好事,不做坏事,你照着师父的法做,你有病师父先给祛病,叫清理身体,可是你得把治病的心放下。我一听这么好的功啊!我说:“我学”。

从那以后我就炼起了法轮功,照着师父讲的做,炼了半个月,奇迹出现了,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我脊背不痛了,晚上也睡着觉了。一个月以后,胳膊、腿、脚后跟都不痛了,其它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没有了,使我感到没病一身轻的幸福和人生的美好。我对生活重新充满了信心。脾气变好了,事事照着大法做,做事情先考虑别人,别人触及到我的时候,我也做到了不动气忍住了,真是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幸福美满。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下达了一道恶令,不让炼了,还组织了一个“610恐怖组织”,专门打压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从那以后,大法弟子就陆续到北京信访局讲明真相。可是妒忌心使江××这个邪恶头子不让好人讲话,谁去抓谁,还制造一个自焚事件的骗局陷害法轮功。

大法弟子根本没有说理的地方。我18岁的女儿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她看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资料后,写了一篇小报到复印店复印,结果被举报,遭到班主任郭翔东的打骂,班干部的职务也被撤了。610、刑警队去学校把她的东西全部搜去,把她带到拘留所,严刑拷问,问跟谁学的,这些东西哪来的。我女儿说:法轮功是好功,我妈学了法轮功后,全身的病全没有了,法轮功是叫人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我不过就是写出了法轮功受迫害是冤枉的,我哪里有错?

就因为我女儿写了一篇真象小报,610头子也不让她上学了,把她从拘留所又送到了潍坊转化班洗脑迫害了10天,还强行向家里勒索了5000元钱。就在我女儿被绑架的第二天,我也被当地派出所强行绑架。我家的屋门被用镢头给砸开,来了40多个人,6辆车,把我强行绑架到了车上,拉到当地派出所,接着把我家抄了个乱七八糟。当时就我老父亲一人在家,他怎么制止也制止不住。派出所的人说:你再阻挡连你也一块拉去,真是没有一点人性,就象一群土匪一样。

恶徒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以后,就把我背铐着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还不让上厕所。在派出所关了6天,接着又把我送到了县拘留所,关了15天,要了300元钱,说是生活费,接着又把我送到了潍坊洗脑转化班。610头子陈晓东又向家人勒索了5000元钱。

我被关了半个月。回家后,丈夫因为我被抓,又急又气,病倒了。我细心照顾丈夫,可丈夫病刚好,派出所又把我骗去,被潍坊洗脑班又把我强行拉去。潍坊派出所对我逼供,叫我说出其他大法弟子的下落。我不说,邪恶之徒就毒打我,派人看着我,大小便都在屋里,不让我出去。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因为不说,恶徒逼她昼夜站着,站了24天不让睡觉,还专门从青州市找了一个叫郭文杰的邪恶帮凶,专门变着法子整大法弟子,邪恶的双手使劲打头,满身又拧又掐,说是“除邪”。

我在那里被迫害了两个多月,最后被勒索了1500元钱,叫我丈夫拿钱去领人,就这样我又回家了。

我们这些学法轮大法的哪里有错,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反而受到这么不公平的对待,我们大法弟子为了给大法讨个公道,说句真话,就被拘留、劳教、抄家、流离失所、被打死。善良的是人们,你们分清正邪,留下善念,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是正法。

恶人郭文杰,现在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电话:3225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