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所长送我去上班

【明慧网2004年4月2日】我因曾经去北京和平上访,被非法判刑拘一月后,又被派出所罚款并交一千元的保证金,规定一年内未上北京,就退回保证金。一年后该退回时,派出所通知我去拿钱,我想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讲真象,于是我就去派出所拿,结果恶警不仅不退反而威胁家属还要交钱,不然就劳教。

当时所长与我谈话时问我还炼不炼?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向他讲真象,并不停地发正念。

恶警把钱拿在手上欺骗说:“只要你说不炼,就把钱退给你,你看钱都给你取回来了。”我看了看也没动心。想到真象已讲,该回去了。便要求要走,可恶警拦着不让走。我说:“我有很多事还没处理,是抽空来的,有什么事也得给公司一个交待。”

所长气势汹汹地拦住门说:“不许走!派出所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那么随便?”

我说:“你叫我拿保证金,保证金不拿,又不放人,你们是知法犯法,非法扣押人。”

所长说:“你去告嘛!叫你的同修来救你嘛!不说不炼,就判你劳教!”

我说:“不是你说了算,神说了算。”当时我的心很坦然。

所长叫一个恶警拿笔、纸录口供。问第一个问题,没回答。另一个恶警说:“写上沉默。”又问第二个问题,我还是没回答。恶警又说:“写上沉默。”接着一个一个的问题,我都没有回答。口供没录成,就这样不了了之(讲真相时我都不停地讲,到录口供时就不说了)。当晚,同修得到消息,就打电话向派出所要人。

所长惊慌地说:“她怎么知道人在派出所!”可见邪恶最怕曝光的,见不得人的。

当晚恶警吃过晚饭便叫来了政府里的一批人及我们村上的干部来做所谓的“转化”工作,一个恶人叫我爱人不要让我去外面打工。

当与所长谈话时,我感觉到不对劲,我立即不说话,稳住自己的心态,正自己的空间场,才没被动摇,心态稳定下来。恶警见转化不了,找来一对青年看守,我又给他们讲真象。

整晚我就是讲真象、发正念。困了就打会盹,醒了就又发正念。不知不觉到了天亮,心想:我还呆在这是干什么呢?我该去送货了,于是便往外走,被恶徒拉扯到派出所,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要走,并说:我有事。同时同修又打来电话要人,所长说:“正在请示书记,一会就送你去厂里。”

结果他们真的用派出所的轿车送我回公司上班。在路上所长说“我的上司来,我都没有送,他来就来,走就走。”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在自己坚定的正念下,堂堂正正闯出派出所,有力地震慑邪恶。

注:1、当时我没有一点害怕判刑、失去工作(因当时我的工资还算比较高的)、失去挣钱、失去家庭等的杂念,心比较纯净。
2、也是在这之前不久,听了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的体会,所以师父要我们一起切磋、交流是多么的重要,在过关时才能过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