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百姓返乡探亲被拘押并威逼当特务

南昌国安为大陆国安增添新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四月二日】台湾居民李鑫菊女士2004年1月29日返回江西老家为老母亲祝寿时,一下飞机即被挟持到一莫名地点。在被关押的96小时期间,李鑫菊受到搜查和审问。南昌国安并企图威逼李女士当特务,收集台湾及全世界法轮功的活动、台湾的选举等等情报。

* 李鑫菊女士今年1月底在家乡江西的经历

在法轮功受迫害的几年中,大陆国安局一直扮演着阴暗的角色。继世界各地回大陆受到大陆国安拘押和威逼的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上揭露出上海、天津、南京、广州、深圳等地国安的迫害行径之后,今日又爆出南昌国安的丑闻。

据大纪元网今日报导,台湾居民李鑫菊女士今年1月29日返回江西老家为母亲祝80大寿时,一下飞机即被当地海防员警拦下,搜查背包并做笔录。随后,进来几位便衣,强行将她挟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进行审问。据她从桌上的信封看到的是写有「南昌市国安局」的信封。

李鑫菊女士说,在被关押的地点,便衣们又重新搜查她的全部行李,扣押了所有证件、手机、美金等,进行不人道的搜身,脱光衣服,只留下了内衣,内裤。上厕所、洗澡都不准关门。

据称,李鑫菊的丈夫于去年10月也曾返乡探亲,并告知当地国安局副局长程成大,说妻子炼法轮功,很好,回来可别抓她。结果,她们的电话即被程成大长期监听。

此次李鑫菊回家乡,程成大早已知道她在2004年1月29日要从南昌入境。她说,「当天我一下飞机就遭劫持。第二天,8点半,他们拿来了一张监禁令,让我签字。」

据李鑫菊介绍,她因为随身携带有「法轮功书籍和炼功音乐带」即被南昌国安局认定为非法而遭拘留,警员并称带这些东西进来就是犯法的。她告知警员:「只知道国际上规定带毒品,枪枝弹药入境是犯法的,没听说带教人向善的书籍资料是犯罪的。」

警员反复追问带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回南昌有什么目的,并问是受谁指使。「我告诉他们没有人指使,因为炼功后身心受益很多,每天一定看书学法炼功,所以必须带这些书和炼功音乐。」李鑫菊说。

据称,在搜身和审问的过程,他们以车轮战来对她进行精神轰炸,并口出恶言对法轮功进行诬蔑。

她说,第三天在吃完午餐后,大概经过20分钟左右,就发现心跳加快,全身忽冷忽热,手在颤抖著,坐立不安,就像血管心脏要爆炸似的。她问看守的人是不是在食物里面放了什么药?看守人以她这两天太累了引起高血压来敷衍。结果直到下午3点多,才渐有好转。

李鑫菊在遭到拘留期间,南昌国安局人员即反复的对其审讯,并逼问:「台湾法轮功的总部在哪儿?谁是头?你们活动的经费哪来?美国有没有资金给你们?」她告之:「所有法轮功的活动都是学员自己自掏腰包的,没有要任何国家、个人资助一毛钱,任何活动都是公开的。」

到了第四天下午,来了一位他们的上司,声称明天即可让其回家看母亲,但是监禁还没撤销,要随传随到。她说:「程成大并逼我写悔过书,又说 2001年时就想让我帮政府做点事,挑明讲回去后要我帮他们收集台湾及全世界法轮功的活动、台湾的选举等等情报,企图逼我为他们当特务卖命。」

她说,「第五天早上9点左右放我回家,在返家前,他们还一再交待,被关的事不能告诉家人和任何人。」李鑫菊从下飞机起整整被拘留了96个小时。

回家后,他们仍然对其家里的电话和她儿子的手机进行监控。在她要回台湾的前一天还被叫去一个宾馆要配合他们,并一再威胁家人和子女,母亲都在中国大陆,藉此来逼她就范。

她说,「在我被非法关押这个期间,我的儿子去找大陆海关警员要人,海关人员说没事,没事,你6点钟等电话」。结果,第二天没等到电话,我儿子就到海关跟他们说:「我马上打电话到海基会,向海基会报告我妈在你这儿失踪了,叫我台湾的姐姐在台湾向全世界记者发布消息,说我妈在你这儿被绑架失踪了。」海关人员一听赶紧说:「我马上打电话去询问,你要相信我们。」我儿子说:「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你们又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昨天说6点会打电话给我,但是我等不到电话。今天我不来向你要人,你会理我吗?我妈的人身安全谁保障?」

在这段时间,李鑫菊的二妹也受到迫害。2004年2月2日,当地国安局把其二妹找去,对她进行了一天的逼供,要她说出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和李鑫菊有什么联系。在审问中,她二妹一天没吃没喝,连水都不让喝一口。二妹被放回家后,因为安全原因,只好离家出走了。

据悉,李鑫菊的二妹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抓了两次、抄家一次。由于李鑫菊的子女支持她,并叫她不要担心,回台湾一定要揭露「南昌市国安局」的行为。

* 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们也受到大陆国安的迫害

瑞士日内瓦的王兴国、吴凤姣夫妇、美国的李涓(女)、美国的辛勤(女)、新西兰惠灵顿的刘毅(男)、台湾的林晓凯(男)、德国的章君安(男)、加拿大的范子愚(男)、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朱颖(女)、日本的蔡英姿(女)、香港的万正天(女)等,均曾受到大陆国安的骚扰迫害并在明慧网发表文章讲述自己的遭遇。

王兴国、吴凤姣夫妇,一名是具有三十多年党龄的中共党员和三十多年工龄的退休干部,一名是过去由国内派出、现仍在联合国机构供职的国际职员。目前二人居住在瑞士日内瓦市。二人于2003年12月10日向明慧网投书一封,披露了他们回中国大陆探望老母时受到大陆国安纠缠与强行转化的遭遇。

王兴国夫妇在信中这样写道:

今年我们分别于九月中旬及十月份怀着对家乡的思念之情,回国探望两位都年近八十的老母亲。想不到的是我们这两个为了祖国的强大也流了几十年汗水的人,回到自己的祖国后,仅因为我们在国外坚持修炼于身心健康极为有利的法轮功,而遭到安全部的一些人员的监督、跟踪及纠缠。强行进行所谓的“谈话”三次之多,最长的一次达七小时之久。

十月下旬的一天上午,当王一人到市场去为老人购买些东西时,突然一位中年人出示一下他的安全部证件,没等他看清,就要带他去进行所谓“谈话”,而且不许他通知亲属。

王兴国对此感到很吃惊,这种明显类似“绑票”的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竟然发生在当今国内的光天化日之下。这不由使他想起一位朋友告诉他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市场买菜时,突遭安全局绑架而去,二十多天音信全无,急坏了全家的事。

我们告诉他们这样做是违犯国际法的,而他们中一位李姓工作人员竟然蛮横地向我们说:“你们给我讲什么国际法?”俨然一幅无法无天的神态。当吴凤姣对他们的这种非法行为抗议时,李姓人员竟然蛮横的说,“你国际职员有什么了不起的,美国公民我们都敢办,你不说清楚就别想离开这里!”

另外,居住在纽约州的美国公民李涓女士今年3月在明慧网发表文章,讲述自己于2004年1月24日曾受到地方国安局的关押和威逼。

事件发生在李涓于农历春节回国看望病重的父亲、住在父母亲家期间。在李涓被非法审问和关押的时候,女士未修炼的妹妹和妹夫也同样被大陆国安关在宾馆分别审问,大陆国安并曾找借口企图搜查李涓父母的家并带走拒不接受非法搜查的李的弟弟。

1月24日下午李涓的妹妹和妹夫开车接她到大哥家过生日时,被一辆黑色轿车堵到一个立交桥下面,从三辆车上急匆匆下来一帮人,敲打李涓的车窗,大喊着:“把车门打开。”这些人把车门用力拉开,把李的妹妹和妹夫从车里拉出来,另两个跳进车的后座,分别从左右两侧把李涓夹在中间,李涓的妹妹和妹夫则分别被隔离在其它的车里。随后,李涓妹妹家的车被一便衣特务驾驶,跟在一辆黑色的SUV越野车后急速离开。

据李涓回忆,当时车开的十分快,无视交通规则,也不管红绿灯。问他们是干什么的、要带自己去哪里等等,便衣不耐烦地回答:“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李涓在后来才知道,在自己被大陆国安盘问和威逼期间,一个片警带着三到四个自称是国家安全局的人要对其父母家进行搜查。李涓的弟弟要求对方出示搜查证,对方不能提供,李涓的母亲也挡在门口。警察便试图要把李涓的弟弟带到警察局去,理由是他没有积极配合政府工作说服自己的姐姐向政府交代她的行踪。这样持续了45分钟,那伙人见无法进屋才灰溜溜的离开了。

* 真的是为了国家安全吗?

中国大陆的国家安全机关成立之初是为了国家的安全,由于工作的性质,很多事情都严格保密。在其运作模式上也是如此,由安全部相关局直接指导各省厅、地市相关处室的工作,平级部门互不干涉。然而,江泽民利用了国家安全机关秘密运作的特点,直接操控各地国安部门,实现他个人目的,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例如:浙江省宁波市国家安全局的某些人竟然毫不掩饰地说,他们的工作任务就是江泽民直接给的,他们只对江泽民负责。

对于迫害法轮功,陕西省国家安全厅的工作人员说,那都是老江(指江泽民)让干的,国安主要负责监视法轮功负责人,并调查谁和谁联系,由公安负责抓人。

广州市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说,这几年国家经济条件好了,也给我们上了很多先进器材和设备,可未曾料到现在大部分设备用于对付法轮功。

重庆市国家安全局一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诉苦,一天的工作就是听(指电话监听)着一帮老太太在聊天,很没意思。

一名已移居美国、不愿公开披露姓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说,和外交系统一样,国家安全局这些花着巨额老百姓血汗钱的国家安全机关已不再是真正为了国家的安全,而是服务于江泽民个人的。(明慧记者楚天行报道)